Monica

boompeak《王与骑兵》③

璨慕臻:

『破晓前的黎明,懵懂的心,铭记忧和伤。盛夏的黄昏,真挚的爱,忘怀爱与欲。你爱我因为我像谁,我爱你因为你是谁。』


boom突然想吃点甜的,家里是一定没有的,他不喜欢的东西家里一样也没有。
“我想吃蛋糕。”心里是有期待的,期待有人可以为他拿一个peak妈妈做的那样甜蜜的蛋糕。
“回少爷的话,我这就去准备。”
boom尝了一口咸味蛋糕,轻轻的放下呼出一口气。
“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坐在amy旁边这几天,boom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他讨厌现在这样勉强自己的感觉。
“回少爷的话,知道。”
“你知道?那你告诉我什么是喜欢。”
“回少爷的话,你吃甜蛋糕时的表情就是喜欢,你吃这个咸蛋糕时就是不喜欢。”
“啊?谁说的,我告诉你,我最讨厌甜,甜的了,连看见都不行。”
“回少爷的话,你不想看见是因为你知道,你一旦看见就会忍不住把它吃掉,但你明明不应该喜欢甜蜜的东西,所以你在逃避,无论是为了谁,反正都是违心的做法。”
逃避,现在对于peak,也是在逃避吗?
司机端来一个草莓蛋糕,“少爷,还记得最初的感觉吗?”
……………………哈哈哈分割线………………
“哈哈,你的玩笑真有趣。”烟花已经结束了,现在的天空沉静而安逸,一丝火花都不复存在。
“小花猫,我不是在开玩笑,我们在一起吧。”lion一脸的真挚,在这样的青葱年纪,就是可以这般洒脱,不会怀疑此刻的真心,也不去想以后的结果。
“那个,太晚了,我先回家了。”
这应该算是逃跑,可是lion的行为实在是有些犯规,吓到了peak。
路灯照映着lion的影子,lion放慢脚步,或许他这次实在是太过冲动,可是好不容易遇到一个除了那人之外,想在一起的人,他不敢慢慢来。


peak飞奔到家,躲进被窝里,闭上眼睛,脑海里一直回放亲吻的场景,难道下次lion会说都是烟花惹的祸,那样的烟花太美太温柔?
难怪lion总是看起来很孤单,原来是因为他喜欢男生,可是peak心里明白,他不喜欢lion,更加不会喜欢男生,他对他的亲近一切都是出于朋友间的友谊。
接受是一定不可能的了,可拒绝不就表示自己也讨厌lion了吗?明明没有讨厌的啊,该怎么办呢?
爱有千千万种,不拘泥于任何形式或人物,都是听心的答案罢了。
失去初吻的第一天,纠结了一晚,以至于第二天早上起不来被老妈念到出门。
上课眼皮也一直在打架,所以被hn邀约周末去鬼屋玩儿的时候,peak没过脑子就同意了,忘记了hn是boom的死党,也忘了有hn的地方boom肯定在场。
选择性遗忘是个好东西,没到周末peak就忘了那个吻,顺便忘了去鬼屋的约定。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没打着,碰见小松鼠,几只小松鼠,我来数一数,一二三四五,五只小松鼠……”手机铃声吵醒了沉浸在美梦中的少年。
“喂~”是小小的哈欠声和糯糯的带有怪罪口吻的睡音,周末吵醒想自然醒的人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peak,你怎么还没到啊!”
“hn?到什么啊?”peak揉揉头发,努力的坐起来。
“不是约了今天来挑战世最恐的鬼屋嘛?!”
“啊?什么时候?!”
“哎呀,你就别回忆了,快点过来吧,都到了就在等你一个人呢。”
hn本是无所谓╮(╯_╰)╭,他的目的就是玩儿,和谁玩并不重要,况且当初邀请peak也是boom让他说的,可是今天约的人都到了就差peak一个,boom就说什么也不进去,非要等peak来才行。
看着amy看向boom那含情脉脉的眼神,hn心里的疑惑是越来越大了,三个人的爱情怎么理都理不清。
peak是紧赶慢赶的,看到坐在外面长椅上的几个同学楞是不敢走过去了,还真是所有人都在等他一个,这种尴尬的场面真是应付不来。


本想临阵脱逃,但看到amy也在就有些害羞的过去了。amy穿了漂亮的长裙,长长的头发就快及腰,peak心里小鹿乱撞。
“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boom看着peak,那人穿着清凉的夏装,不知是热的还是害羞小脸蛋儿红嘟嘟的。
“都到了,进去吧。”似乎没人在意peak的窘迫,boom发话以后,大家都涌进鬼屋。
amy特意的挨着boom进去,peak特意挨着amy进去。
“哎哎哎,一会儿最后一个出来的,晚上请客啊!”hn在最后时刻来了点彩头。
进门时是一个挨一个的,结果转个弯就都走散了。
peak闭着眼睛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适应黑暗,脑子嗡的一下,鬼屋?有点糟糕的状况,一直迷迷糊糊和都快忘了是鬼屋,boom那个家伙明明怕黑又怕鬼,真不知道来鬼屋干什么?
peak完全没意识到他第一反应是担心boom而不是寻找amy有什么不对。
眼睛适应了了黑暗就可以快步搜寻了,鬼屋里这些恐怖音效和特效人偶对于peak本就是小菜一碟,他不害怕。
隐隐约约看到前方有一个瑟瑟发抖的背影蹲在角落,peak心安一些,慢慢靠近。
boom心里已经骂了司机一百遍了,说什么最初的感觉,最初觉得peak特别大概就是因为黑暗中温暖的那一双手吧,所以特意交代hn叫几个同学一起出来玩,就怕只约peak会让peak觉得奇怪。
一句话也没说,peak直接过去牵上boom的手,手指不停的摩擦boom的掌心,希望可以缓解boom的紧张。
boom真是看上去太紧张了,让peak越发的担心,这可比在图书馆严重多了。
boom看不见身旁的人,眼前就是一片黑暗,掌心袭来的温度却实在是太熟悉,抓住就想要握紧的,那唯一的一双手。
夏日炎炎的一缕清风,雪花飘飘的一个暖炉。
这黑暗又恐怖的环境中那温热的手掌。
就像上次在图书馆,最害怕时牵住的那双手一样。
男生喜欢男生,到底和男生喜欢女生有什么不一样。
也许没什么不同,之前的胆怯突然迎刃而解,喜欢就是喜欢,真不知道前些天的纠结到底有何意义。
突然传来狼的吼叫,boom就顺势搂过peak,peak还不习惯和情敌这般亲近,小小的挣扎了一下,boom就抱他抱的更紧。
“你怎么这么胆小?”peak见挣脱不得,只好任由boom抱着。
“因为我遇到你以后,心变的大了一点儿,毕竟要把你装进心里,需要不小的地方。”确认了心的小家伙,连回话都大胆了些。
peak耳朵烫的发紧,黑暗中看不清boom的表情,不过这话可是听的一清二楚。
可他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因为两个人都喜欢amy,所以作为情敌的自己让boom费心了?
“那个,走吧,还是快点出去的好,不然要请客的。”peak小心翼翼的拉了拉boom的衣角,语气也是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鬼屋里的『鬼』不可怕,可怕的是boom突然改变的态度。
boom达到了来鬼屋的目的,彻底明白了自己的心,现在这种心情是16年从未有过的,心脏这么认真的为另一个人跳动,喜欢一个看似完全不可能的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不同寻常的经历。
boom也不着急出去,仗着自己的夜盲症,拉着peak一顿乱转,顺便偷偷的吃豆腐,搂着小蛮腰,摸摸小脸蛋儿。
“boom,peak,是你们吗?”听着这软糯的声音,boom心里一下子蒙层灰,peak眼睛里一下子有了光。
“amy,是你吗?我们在这!”peak忙的招呼amy过来,boom握紧peak的手,紧的peak骨头疼。
“我有点害怕。”amy一过来就在不停的撒娇,听的boom浑身难受,三绕两绕带着两个人出了鬼屋。
三个人安静的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等着另外的几个人,“amy,你渴不渴,我去给你买喝的吧。”peak站起来,他以为是因为有他这个电灯泡在,所以场面才这么尴尬。
“我和你一起去吧。”boom放弃玩儿手指,也跟着站了起来。
“要不我也…那我在这等着你们吧。”amy本想也跟着一起,不过boom的眼神有点冷冽,似乎是在拒绝,所以话没能说出口。
“那,boom你去吧,我也在这等你。”peak看着amy有点尴尬的样子,又坐下了。
boom板起脸,看的peak心里毛楞愣的,“那,peak你在这等吧,我和boom一起去。”amy又站了起来,如果喜欢是伤害,那么就是除了自己喜欢的那个人以外,伤害谁都可以,包括自己和喜欢自己的人。
boom讨厌这种混乱的状况,他只是想和peak待在一起罢了,怎么amy就要捣乱呢?不能如愿,boom一赌气就走了,amy急忙跟上。
peak傻傻的坐在长椅上,看天空飞过的鸟儿,自由自在,心未明晰。


“boom,你想喝什么?boom,boom?!”“啊?”
“你要喝什么?”“随便吧。”“哦。”
一路上amy都不停的找boom搭话,可是效果不佳,boom一副状况外的样子,明明坐同桌时boom已经在笑着和她讲话了,可现在boom这忽冷忽热的态度让amy心焦。
boom和amy回来的时候,hn他们已经从鬼屋里出来了,正在叽叽喳喳额的讨论,amy把饮料发给大家,boom拿了他和peak的饮料坐回长椅上。
“给你。”
“蟹蟹。”peak刚一接下,boom就发现了peak手上的伤口,“你这里怎么了?刚刚还没事呢!”
“我要说我刚才追鸟去了,你信吗?”
“然后呢。”
“我就是追鸟啊,然后一不小心撞树上了,然后就把手刮了。”
“你觉得我应该信吗?”
“当然了,我又没做坏事,╭(╯^╰)╮”
“你几岁了,还能撞树上!”boom从钱包里拿出创口贴小心的拉过peak的手指。
“我17岁了,刚实践过了,可以撞树上。”
“你是不是傻啊?!”
“你才傻!”
hn被两人无厘头的对话吸引过来,“boom,一会儿去吃饭啊,有人请客。”
boom看了一眼peak,“你去吗?”
“我不去。”
“那我也不去了。”
“那我去。”
“那我也去。”
“你干嘛!”
“防止你和amy单独相处。”
“谁说是单独了!大家都是一起的!”
“你敢说一会儿吃饭你会不创造机会和amy坐在一起?”
“哼。”
boom担心的是peak和amy亲近,peak以为boom是担心自己和amy亲近,看起来一样,但根本不是一回事。
hn恍恍惚惚的,有点心疼插不上话的自己和站在那边不敢过来坐的amy。
最后还是大家一起去吃了饭,boom抢先坐在amy旁边,amy的另一侧当然是她的闺蜜van,peak为了不坐boom旁边,索性就坐到van旁边去,这可气坏了boom,不过倒霉的依然是hn,谁让他不明状况坐在boom旁边的。
van似乎对peak有点特别,一直和peak讲话,其实peak不擅长和女生聊天,所以就是随意的附和两句,peak挂着正常的礼貌微笑看van,不过boom可不这样想,在他眼里那就是赤裸裸的勾引笑,筷子已经快被他掰弯了。


“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吗?”
“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要是和van在一起,amy可就……”
“你说什么啊,我告诉你,我对van没有别的意思。”
“真的吗?真的吗?”
“你烦不烦啊?!”
“嫌我烦,你上车啊!”
“不上。”
司机似乎已经习惯了配合peak的步频操控车子的速度,少爷的新爱好,坐在车里和步行的peak聊天,司机的新爱好,和蜗牛乌龟飙车。


第二天上学,peak发现boom又坐到了自己旁边,“我同桌呢?”
“什么你同桌,你同桌不就是我吗?我们的座位可是老师安排的,这就相当于领了证受法律保护的,况且我这才离开几天啊?你就把我给忘了,冷血!”
“我只是觉得hn坐在我旁边我会更开心。”
“切,那我就不让你更开心,哎?也就是我坐你旁边你也开心嘛?(⊙o⊙)。”boom少爷似乎有点满足。
peak是不懂什么叫像领了结婚证,反正面对情敌的奇怪追问,必须强势的怼回去,“amy坐我旁边我最开心。”boom少爷内心的热火又瞬间被浇灭。


自这天开始,boom天天侧着身子盯peak,以至于脖子都僵硬疼痛了。
不过最倒霉的却是hn和后桌,天天的被boom命令捏肩膀捶后背的,苦不堪言。
………………海绵宝宝章鱼哥分割线…………
英语课peak有点饿,翻书包翻了半天终于翻到了一个草莓果酱的面包。
撕开包装时,手上没用力,竟是拿脸在使劲,生怕会弄出一点儿声响。
boom看着peak纠结的面目表情,也觉得可爱,就枕着手臂一直盯着看。
peak三口两口就解决了一个面包,草莓果酱沾在嘴角,boom看着peak红润的嘴唇,还有甜蜜的草莓酱怎么看怎么觉得诱惑,情不自禁的想到那一晚他吻过的冰凉嘴唇。
“你老看我干嘛,你是不是也饿了,可是我没有吃的了啊。”peak一扭身子,boom发现了他脖子上的红印,“你这是什么?”boom摸上peak的脖子,peak立马痒的往后躲,“什么什么啊,这是我的脖子啊。”
“我说这红红的是怎么弄的?”
“红红的,可能是蚊子咬的吧。”
boom一脸的不相信,而且表情太过暧昧,弄的peak有些不好意思,“你想到哪里去了你,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儿。”
“谁不正经了啊?”
“哼╭(╯^╰)╮,就是你不正经。”boom心里窃笑,peak这样白嫩嫩的皮肤,如果种上粉红粉红的草莓一定是另一种风情,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boom发现peak有时会因为早上起不来而不吃早饭,所以上午二三节课就会饿的一直找吃的,通常是没什么正经食物的,所以叫司机准备了水果和点心。
常用的理由就是吃不下,讨厌甜的这种,peak也不再多问,不客气的接过来就吃。
今天吃的是芒果起司卷,peak吃的时候奶油不小心沾到了手上,本着坚决不浪费的原则,peak小心的舔食手指,boom瞪大眼睛,就感觉身体内有一股热流。
peak慌乱的掏出纸巾,“boom,你怎么鼻子流血了?!!”
………………天热分割线………………
这天中午吃完饭,boom比peak先回来的,就看见peak桌上可疑的白色信封,理智和情感大战三百回合后,boom还是拿起了信封,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打开,peak就回来了,吓的boom一下子把信放回peak的桌子上,peak看着boom一脸做贼心虚的样子,心里有点疑惑。
“你干嘛呐?”
“没干什么。”
“哦。”peak拿起信封看了看,“这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说不定是谁给你的告白信!”boom看似无意,其实注意力都在peak手里的这封信上。
无论是谁写的,boom肯定是要他遭殃就对了,boom少爷的人别人也敢觊觎?
peak拆开信封,看了一眼,“想看吗?”
“不,不想。”boom喝了口水,紧张的差点呛到。
“给你的。”peak把信拍到boom桌子上。
“给我的?你给我的?”
“什么我给你的哦,应该是哪个女生给你的吧,迷迷糊糊放错了位置。”
“哦。”
boom也忘了把信随手放在哪里了,反正不是女生给peak的也就没有打开看的必要了嘛!对吧。


boom是越来越控制不住对于peak的情感,尤其是身体的欲望已经越来越强烈。
peak傻傻的,平时boom碰他摸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神经大条的不像话。
……………………Tom&Jerry分割线…………
中午去食堂吃饭,ton和peak追追打打,peak不小心碰撒了一个男生的餐盘,谁知道对方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立马把桌子上的饮料淋到peak头上。
peak可没被这样对待过,连ton都吃惊的傻站在原地。
boom看见这边的闹剧,生气的走过来,顺手拿了邻桌的热面。
peak就感觉手心一下子温热,然后刚才还嚣张的男同学一下子全身挂满了面条,boom把碗往桌子上一摔拉着peak就走出了食堂,对方似乎并不准备善罢甘休,朝两人扔过来一把叉子,不过并没有砸中任何人。
“哎,你干嘛啊,我还没和他道歉呢!”
“道歉,他淋了你一身的果汁,我没让他和你道歉已经很对得起他了。”
“那你也不能把热面泼向他啊?!”
“我这都算轻的了。”boom不以为然,和不讲道理的人讲道理难道不是自讨苦吃嘛?!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啊?”peak不喜欢太热的感觉,现在站在外面被太阳直接温暖,身上的果汁也变得黏腻起来。
“回家。”boom拽着peak的手,大辣辣的在校园里走来走去。
peak丝毫没觉得被boom牵着手走向校门口有什么不正常的,反而看到boom家的车停在门口时觉得惊奇。
“boom,你家司机不会一天都待着这里吧。”
司机下来给两个人开车门,“你一天都待着这里吗?”
“回少爷的话,不是。”
“他没一天都待在这。”
“我听到了,你干嘛又重复!”
关好车门,司机毕恭毕敬的问到,“少爷,先送peak回家吗?”
“对对对,先送我回家。”peak计算好了,这个时间回家换衣服,再回来应该还来得及上下午的课。本来不想坐boom家的车,不过这样可以快一点,也就勉强的麻烦一下boom了。
“直接回家。”peak听见boom的话,眉头一皱,准备开车门下车,boom拉住他禁锢好他的手,司机马上用最喜欢的速度往家中奔驰,总和蜗牛乌龟飙车也是会累的。
“你干嘛?!我要回家换衣服。”peak不解的看着boom,这个人又是在闹他什么呀?
“去我家换衣服。”
“你有病吧,你家能有我穿的衣服吗?”
“你好好笑,本少爷的家要什么没有啊!”
peak赌气的不再说话,也许是因为boom家离的比较近,所以才这样的吧,自我安慰是个好东西。
peak不是第一次来boom家了,第一次没能好好参观,这第二次仔细一看,boom家真是华丽的闪着金光让人睁不开眼。
boom推peak进浴室,“你先去洗澡,反正想用的随便用就对了,我去给你找衣服。”
peak愉悦的进浴室,虽然很想体会一下辣么大辣么大的按摩浴缸,不过还是选择了速战速决的淋浴。
boom就是故意的,选了自己穿都长的裤子,想着一会儿看peak滑稽的样子心里就发笑。DuangDuangDuang的敲门,peak正在自嗨的唱歌,听不清敲门声,boom就急了,“我进来了啊。”
peak一听见门开了,脑子嗡的一下,马上乖乖的闭了嘴,虽然他不害怕被人看见什么,不过他现在这副K歌之王的样子还是别被发现的好。
boom拿着干净的衣服,站在门口看着peak,微烫的水珠淋到peak乌黑的发丝上,然后流到胸口,没有腹肌的小肚几…啦啦啦…笔直的大腿上,光滑的肌肤粉嫩嫩的。
boom尴尬的咳嗽一声,衣服没拿住掉在了地上,“那个,我再去给你找件新的啊!”
“哎,不用了,我就穿这个吧。”peak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只觉得不应该给人家添麻烦。
“不行!”boom态度强硬,强装镇定。
飞快的逃离浴室,boom靠在门上回味刚才看到的美景,不自觉露出微笑,脸也红的滚烫。
吩咐司机把最短最短的裤子找出来后,boom乖乖的坐在餐桌旁等peak。


peak洗好澡,穿上司机给准备好的衣服,上衣还好,男生穿背心也没什么,裤子才是真的惨目人睹,peak觉得他前17年的时光里,除了纸尿裤时期就没穿过这么短的裤子,简直和没穿一样,不过人家给找的,他也不好意思拒绝,抱着侥幸心理,以为穿上效果会好一些,结果穿了还不如不穿,男生的这种长腿诱惑有什么用嘛?
peak不管那么多了,看到自己的校服已经晾在衣杆上了,也就放了心,反正就是暂时穿一下,一会儿就可以换回校服了,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他早就饿的没力气了,需要快点填饱小肚子。
下了楼,peak看不见等他吃饭的boom,只瞄到了一桌子的珍馐,迫不及待的坐下,伸筷子,开启疯狂添食模式。
吃着吃着peak就觉得不对了,吃饭时一直被人盯着可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boom也不知道为什么,并不动筷,就是眼睛都不眨的看着peak。
“难道是我吃的太多了?”peak心里默默的想,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下来,这毕竟是在别人家吃饭,还是收着点比较好。
boom看着peak若有所思的拿勺子舀空碗,心里发笑,拿过peak的碗又给他盛了一碗饭。
“不用了,我吃饱了。”peak像慵懒的小奶猫,小舌头舔舔嘴唇,小手拍拍小肚皮。
“真的不用了?”boom算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最近也不知怎了,peak做些常见的小动作,boom就都觉得诱惑。
“不用了,不用了,我得回学校了。”
“下午都是自习课。”
“那我也要回去。”
“可你衣服还没干。”
“那我就穿身上这个,我不管,反正我要回去。”peak站起来掠过餐桌。
“你确定你要穿这个走?”boom拉住peak的手臂,一个用力,peak就坐到boom的腿上了,轻轻的抚摸,果然是好手感,peak有点不适应,不过马上被boom接下来的话惊到,“陪我玩儿吧。”
“啊?!!”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个两个人的都要自己陪玩儿,peak完全忽略了一直在吃豆腐的boom的手。


peak觉得他以后或许可以开一个陪玩儿公司,就像那些孤单的人,落寞的人,都可以点人陪伴,生意一定爆火。
看着boom俊秀的脸被自己画满搞笑的图案,peak心里就痛快,让这个人平时一直欺负他,╭(╯^╰)╮边笑边继续在左脸画一只乌龟。
飞行棋果然是所有棋里最得peak心的,和boom一起玩儿可比和lion一起玩儿有趣多了,至少额头不用再遭殃了,哎怎么又想到lion了呢,距离上次的亲吻,两个人已经好久没见过了。
“你在想什么?”
“哈哈,我在想怎样给你画一个更有趣的图案。”peak敷衍过去,所以也没能看清boom眼里的温柔。
peak不知道自己的脸被化成什么样了,反正boom的脸可是精彩的不得了,就连一直不苟言笑的司机看了都没绷住。
两个人玩着玩着就又到晚饭时间了,愉快的时间总是过去的飞快,“你给我做蛋糕吧。”两个人摊在地板上,boom缓缓的开口。
“啊?!”peak累的不想动,玩儿也是很累的,陪玩公司的计划暂时被peak在心里画了个❌。
“你给我做蛋糕,晚上我给你吃肉。”boom抛出巨额诱惑,他就不信peak可以抗拒肉肉的魅力。
peak把回家回学校都抛在了九霄云外,一门心思的想着肉肉,民以食为天,peak以肉为先。
司机早就准备好了所有材料在厨房,“你就看着我给你露一手吧,肯定比我妈做的好吃。”说干就干,peak已经斗志昂扬的了。
“嗯。”
“嗯?我还以为你会反驳我呢?!”
boom给peak系上围裙,距离近的有点像backhug,轻咬耳朵,“我相信你。”
peak害羞的一下子从耳尖红到脚尖,“你出去吧,别在这里打扰我!”
boom嘴角挂笑,冲着peak wink一下然后晃出厨房。
peak是前所未有的认真,甚至已经超越了给amy做蛋糕的认真。


boom坐在沙发上,一副大爷的模样,司机就乖乖的站在旁边,“你知道什么肉最好吃嘛?”
“回少爷的话,知道。”
“什么肉啊?”
“回少爷的话,唐僧肉。”
“呵呵。”听着司机破天荒的冷笑话,boom也是破天荒的冷笑两声。
“晚上给他做最好吃的肉。”说着指了指厨房的位置。
“回少爷的话,了解了。”
peak脸上都是白色的面粉,细心的给刚烘焙好的蛋糕胚涂抹奶油,想着应该写些什么字,最后还是只写了boom的名字,犹豫再三又加上自己的名字,不留制作者的名字果然还是不甘心啊,看着红色果酱写下的boompeak总觉得有点奇妙。
peak端着完成的蛋糕,走到boom面前,“陛下,小的给你进贡了,请您笑纳。”
boom看着peak满脸的面粉,“小花猫?”直接上手抹了peak的名字放进嘴里。
熟悉的昵称,却是不同的人叫,让peak慌神,但随即因自己的名字被吃掉心里有了不满,“你怎么这么快就把我吃了?!!”
boom笑笑,“不然呢,你也把我吃了。”
“我当然要吃你。”peak也是直接上手,刮掉了boom的名字放进嘴里,还吸允了一下手指。
单纯无公害的peak当然不是故意的,而且吃掉彼此这件事他也没想那么多,boom可就不同了,他现在是微妙时期,peak一个轻微的行为都会刺激到他。
拉过peak欺身把他扑倒,peak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boom,boom心一横就要吻上去,“少爷,糖曾肉准备好…了。”司机没预料到这种状况,慌张的马上背过身子,boom闭上眼睛心里呼呼呼呼的压制了一下,伸手抹了奶油在peak的脸上。
peak果然没察觉到什么不对,只以为boom一开始就是要抹他闹他,推开boom朝他做了鬼脸,然后便开心朝着餐桌蹦过去了,他早就期待着这最好吃的肉肉了。
boom看着这打扰他好事的“糖曾肉”心里是大笑三声。
“boom,我怎么觉得这个菜的样子,特别像袈裟啊?红金的格子形状?”
“peak,这就是最好吃的糖!曾!肉!!”
peak已经不回话了,全神贯注的沉迷于糖曾肉。
再次放下筷子,peak一脸满足的看向boom,“真是太好吃了!!”
“是吧。”
“boom,boom,你天天都有糖曾肉吃嘛?”
boom复杂的看着peak,这菜明明是今天第一天听说,“我……”
还不等boom回答,peak就瞄到了墙上的表,“我的妈呀,都这么晚了!我得回家了。”
“我已经和你妈讲了,说你今晚睡我家。”
“唔,你怎么能这样!”
“你又不是第一次在我家睡,再说了我家有你吃有你喝,还有我这个大帅哥陪你玩,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明明是我陪你玩儿,╭(╯^╰)╮”
“你说什么?”
“啊,我说,我妈是怎么说的?”
“她让你安分守己有礼貌。”
“安分守己?安分守己是什么意思?!”
“安分守己的意思就是让你听我的话。”
“听你的话,听你什么话?安分守己什么时候是这个意思啦?!”
“听我的话,就是现在要睡觉了。”
“这么早就睡觉啊?!”
peak乖巧的跟着boom上了楼,坐到床上看着墙壁上的巨幅海报“boom你也太自恋了吧,房间里挂这么大这么大的照片。”
boom打开窗子,清风吹进来,peak凉快了不少。
黄昏晕染过的微光,暖暖的撒到俊颜的少年身上,“人不自恋枉少年。”
“你少来,这都是什么歪理哦,你想我也是青春年少,潇洒年华,我房间里就没我自己的照片。”
“所以你房间都是NBA球星足球明星吗?”
“你怎么知道的?”
“难道你还能有什么新意吗?不如下次挂我的?!”
“才不要,我又不恋你。”
“是哦,你不恋我啊?!”
“我们不会真的要现在睡觉吧?”回答不了的问题,反问一个新问题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要不要看电影?”boom来到电视柜下左翻右翻。
“好啊。”peak抱着抱枕坐到地板上。
peak也不知道电影看到了哪里,反正迷迷糊糊的,就觉得被人抱上了床,对方还贴心的为他盖上被子,这是专属于妈妈的温暖,peak缩进被窝里,“谢谢妈妈。”梦呓一句。
boom叉着腰,胡乱的哼一声,“要叫我的名字才对。”
拉上窗帘的房间只有一台小桔灯提供光亮,peak侧过身子睡的很熟,呼吸均匀,睡眠安逸。
boom躺到peak身边,也是侧着身子,可以清楚的看着peak的睡脸,peak穿的睡衣还是他的,没系紧的扣子裸露出雪白的胸口,或许领口再开一点儿,就可以看到胸前粉嫩的红樱。
夜盲症,所以小桔灯在无数的夜晚都是常亮,但刚刚却被boom关上了,静谧的房间瞬间漆黑一片。
人类对于未知的期待总是最强烈的,boom轻轻的靠近peak,一切都靠感觉,因为他此刻什么也看不见,心中有光,眼前有爱。
peak的身体香香的,是熟悉的沐浴露味道,着了魔一般的靠近再靠近,已经可以感受到peak呼出的热气迎在脸上,弄的boom痒痒的。
追逐着那气息,唇上的柔软带着些许甜甜的奶油味道。
对于两个人第二次亲吻,peak还是一无所知,不过boom的心已经改变了,他不再害怕,不再胆怯,他可以紧紧拥抱怀中之人,他做好了准备。


第二天早上peak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在boom的怀里,两个人紧紧相贴,惊的急忙屏住呼吸。
生怕自己一个大动作就吵醒boom,内心盘算着自己如此之差的睡相,下次还是不要在外面留宿比较好。
boom其实早就醒了,心里的小恶魔也已经苏醒,故意抱的peak紧紧的,peak想坐起来,轻轻的一推,boom马上松了手,害得peak没控制住滚下了床。
“哎呦,疼死我了。”peak揉揉自己的小屁股,把脸埋在床垫下,boom微微一笑下了床,拉开窗帘,温暖的光立即渗透到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体育课,peak躲开烈日的灼晒,偷偷的跑回教室,还没开门就听见里面的声音。
“amy,听说今天peak是坐着boom的车来上学的。”
“是啊,amy,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了啊。”
“什么关系好啊,还不是peak死皮赖脸的黏着boom,他就是知道amy喜欢boom,他没机会了,所以才靠这些给自己制造机会,你看boom最近都有点躲着amy了,一定是碍于peak喽。”
“对对对,我觉得要不是因为peak,boom早就和你告白了,boom就是太单纯了,才会被利用。”
“是啊是啊,peak就是故意接近boom的,故意和boom亲近,和他做朋友,惹得boom不好意思和他抢你。”
都是几个听不出来是谁的女生的声音,amy还没发表任何言论,peak迫切的希望amy可以懂他的心,别人误会都可以,只要amy能懂就好了。
可在门口等了一会,amy还是没替自己说任何话,peak有点灰心,同学们陆续都回来了,peak忧伤的坐回座位上。


静静的看着响了好久的手机,不想主动挂断,接起又不知该如何面对,对方也是执着的人,就是不挂断“喂~”“小花猫在忙吗?都不接我的电话。”“没有没有。”“小花猫,陪我玩儿吧。”“好啊。”还好只说了是一起玩儿,如果再亲密点,那他就该无所适从了,lion没提那晚的事真是太好了。
peak也不知道lion是否是有什么雷达,反正他难过的时候lion就一定要约他玩儿就对了。
peak特地没忘记带上衣服,周末一见面第一件事就是把衣服递给lion,lion却不接,让peak帮他拎着。
还以为两个人见面会尴尬呢,但是似乎完全没有,反正peak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他不会因为lion喜欢男生就避开他的,他说了会做他的朋友,那就会尽自己的力量给lion温暖。
游戏厅玩了一圈,两个青春男生的胜负欲都是极强的,投篮lion以微弱的优势赢了peak,摩托车peak小胜lion,跳毯peak又略胜一筹,力量对决难分伯仲,“想不到你力气这么大?”
“哼,你是觉得我饭都是白吃了吗?”
“饭?饿了,最后一个娃娃机,敢不敢?输了请客吃饭。”
“娃娃机都是情侣…就娃娃机吧。”本来觉得娃娃机太过女孩子气,不过太过敏感的话题,peak还是掠过了。
不过这娃娃机可是难倒了两个人,所有的游戏币都用光了,两个人楞是毛都没抓到。
“你请吧。”
“为什么是我,你也一个都没抓到啊?!”
“谁说的,我可是抓住了,不过我的娃娃会隐身而已。”peak说着就像抱着空气娃娃一般摆出了姿势。
“啊?”lion伸手摸摸peak的手,表情甚是苦闷。
“你不会要耍赖吧?只有愿赌服输的人才能看见我最可爱的娃娃。”
“好好好,我请,行了吧。”
“行。”
peak愉悦的拉着lion去吃快餐,势必要吃下三个汉堡,得到汉堡王的称号。
“我去洗手间啊,你点吧。”peak用跑的溜进洗手间。
lion心情很好,虽然上次没控制住情感,但是peak还是这样陪在他身边也是值得庆幸的,感情就要循序渐进才好。


刚回到座位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lion一下子变了表情,那人似乎也注意到他好久了,不停的回头张望。
并不打算理会那人,lion特意换了背过他的座位,boom看peak走开了,就直接走了过来,“你怎么会认识peak?”
“peak,谁是peak?”
“你别装傻。”
“哦,你说小花猫啊?我们认识与否和你有关系吗?”
“你和他的关系是和我没有关系,不过我要告诉你,他是我的。”
“boom,你幼不幼稚啊,怎么又是你的,怎么都是你的,你是不是觉得全世界都是你的?”
“全世界我不要,我就要peak。”
“呵呵,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哈,对了,你之前是不是也说过,candy是你的,你就要candy啊,怎么这么快就换了人。”
“lion,这次我是认真的。”
“这次?这么说以前你都不是认真的喽,呵,boom,我告诉你,我管你是不是认真的,小花猫我是要定了,这次我一定不会输。”
peak的心像在平静湖面投掷一颗小石子,一下子波澜,一下子晕开,他躲在另一张桌子后面听着这有些听不懂的话,从lion这次我是认真的开始。
boom和lion认识好像也不是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毕竟都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毕竟是在amy的聚会上认识的人。
“peak,你也来这吃饭吗。”hn的话一下子惊了剑拔弩张的两个人,hn拉着peak走过去也是一下子慌了的,“lion?你怎么会在这!”lion并不回话眼睛一直盯着peak,他要从peak的反应中确定peak是否听到了他和boom的对话,他还不能确定peak和boom的关系如何。
“你们和好了吗?我就说嘛,都是兄弟能有什么老死不相往来的仇啊?”hn自说自话是因为lion和boom站在一张桌子前而兴奋的。
“小花猫,我们去别的地方吧!”lion越过hn来到peak面前,hn愣了愣,看来状况并不是他想那般美好。
boom也拉上peak的手,“你怎么会和他认识?你们是什么关系?”
“你管我们是什么关系?!”boom刚刚的宣告主权是彻底激怒了lion,语气里都是不和善。
lion本来只是因为peak和那个人略微相似的感觉才接近peak的,这回他是没有放手的理由了,他一定要让peak爱上他。
“peak我们谈谈。”boom手上用了力,完全无视lion,lion一生气,(╯3╰)的在peak脸上亲了一口,“我告诉你,我们就是这样的关系。”
亲完就强硬的拉着peak走出了店门,hn完全搞不清状况,不过也不敢问boom,因为boom的表情像是要杀人似的。


peak一头雾水,尤其是在情敌面前被同性亲吻了,简直是世界末日般的灾难,万一boom告诉amy,amy一误会那一切就都完了,真是越想越槽糕。
“我们去吃别的,peak。”
“你知道了我的名字,lion。”
“你不是也知道了我的名字嘛,真讨厌,我们是通过别人知道彼此的名字的。”
别人,boom。
lion没问peak关于boom的问题,当然peak也没问lion和boom的关系。
脑洞实在是有点大,难道是lion暗恋boom不得?
一顿饭吃的食不知味,boom送peak回家,peak上楼前,lion紧紧的的拥抱peak,“你说,你会做我的朋友,对吗?”
“嗯。”
“无论如何你都不要选择别人好不好。”
“我会在你身边的。”peak不懂选择别人是什么意思,反正他是一个仗义的朋友,如果lion有事他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忙的。
月光清冷,peak上楼的时候,发现给lion的衣服,又被自己带回家了。
boom来回的在床上翻滚,是怎么也冷静不了,万万没想到,peak会和lion有瓜葛,而且看lion的样子似乎也是对peak有了别样的感情,难道一样的事还要发生第二遍吗?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peak有点逃避boom的问话,反正就是一脸你别问我的样子。
体育课,peak又光荣的逃了,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他需要站在高处清醒清醒。
没想到刚一躲进天台,嘴里塞满薯片的前同桌就来了。
“嗨,peak,你也逃了体育课吗?哈哈默契了。”
peak轻笑一声,接过hn递过来的零食,两个人心里都有话,可是谁来打破这僵局呢?
“peak,你怎么会认识lion啊,看样子你们关系不错耶!”hn心里藏不住话。
“我们是在amy的生日会上见过,最近才熟悉了一些。”
“哎,不过一直听说这家伙不交朋友啊,没想到会主动和你亲近。”
peak大概知道lion是孤单之人,只是还不清楚这一切是为什么,“哦,是吗?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hn犹豫一下,还是开口,“其实我和boom还有lion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他俩那时候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我还经常吃醋呢!嘻嘻。”hn说着就陷入沉思,那年少的时光总是美好的回忆。
“那怎么会?”
“其实,我们这个小团体里不止我们三个,还有一个女生。”
该来的到底还是来了,peak轻咬嘴唇,“他们两个都喜欢那个女孩子?”
“就算是吧,所以明争暗斗的,一直到candy出国才算结束,可是这结束,也就是他们两个互不理睬了。”
“那candy喜欢谁呢?”
“唉?这个我也很好奇耶,我一直觉得就是因为candy没有明确的态度,所以boom和lion的关系才越来越差的。”
“原来是这样。”
看着peak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hn突然兴起,“其实啊,我有时候还觉得你和candy挺像的呐。”
“我嘛?哪里像?长相嘛?”peak心里一惊,男生和女生怎么会相像,如果真是槽糕的相像,那……
“长相倒是一点儿也不像,就是一种感觉啊,性格什么的,还有就是candy也爱吃甜的。”hn不明白peak的顾虑,单纯的从自己的角度解释。
“candy爱吃甜的?boom好像不吃甜的。”
“没错,boom是在candy走了以后才不吃甜的了的,明明小时候喜欢甜口胜过一切,不过最近也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始吃了,candy啊就是喜欢甜食,不吃鱼。”
“你说什么?不吃鱼?”peak一下子心凉了半截,他还记得和lion第二次见面时,lion有喂他鱼吃。
“是啊,candy可是一点儿鱼都不吃呢。”难怪只见过三次,lion就说了喜欢,也许这喜欢不是对自己说的,只是,朋友可以,替身不可以。
peak有点难以接受,只好转移话题,“你选了和boom一起?”
“其实也不是我选,只是candy走了以后,lion就变的很奇怪了,他不和任何人交朋友,总是独来独往,虽然很多人想和他做朋友,不过他都通通拒绝就是了。”
“所以他才总是那么孤单……”
hn没注意peak的自言自语,想了想还是语重心长道,“peak,我们坐了这么长时间的同桌了,我就和你说实话,如果你喜欢amy,就勇敢追吧,boom对她一定不是认真的,candy走之后,boom就各种花心,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喜欢那个的了,我知道他心里的人一直都是amy,其他的都是幌子罢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不止boom,lion也是啊,虽然嘴里说的认真,可心里的人应该也是……还让他费心纠结这么久,原来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什么男生女生的,大概都是假象。
天台清风徐徐,两个人都不再讲话,peak本以为问过hn后事情会明朗一些,没想到却变更加糟糕了。


体育课后的自习课,班主任继上次军训后又是一脸搞事情的说,“学校马上迎来校庆,我们班也要出一个节目,我就暂定了舞台剧,所以这节课我们来选角。”
班主任以她高龄的少女心,定了王子与公主的狗血爱情剧。
选角异常的艰难,没人愿意当出头鸟,即使心里想,这个年纪的孩子也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更愿意被认命,所以老师正是抓准了这样的心理。
“既然大家都没有想法,那就我来安排角色吧。”
先定的自然是主角,无论是为了噱头还是符合角色的形象,公主自然是分配给amy的,即使有人心有不甘也只能情愿。
peak心有波澜,“那王子的角色我们就让…”“老师,我想当王子。”到底还是勇敢的说了出来,peak站起来,能感受到全班的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也听的清那些窃窃私语,青春时的勇气该用在何处,也许是对着喜欢的女孩子大声的告白,也许是终于对着父母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也许是不在意那些不属实的流言蜚语。
“老师,我也要竞选。”boom没想过要参加这种奇怪的舞台剧,可是他见不得peak认真,也不见得peak为amy的勇气。
peak像是预料到boom的做法,不过坚定的没有一丝退缩,对手很强大,自己就要更强大。
“那,还有人想演王子这个角色吗?”老师象征性的询问了一下,确定了只有这两人以后,又不急不慢的开口,“那我们玩儿个游戏吧。”
说着就撕开一张纸分为两份,并拿笔在上面写着什么。
“虽然大家票选很重要,不过我还是更相信缘分这个东西。”老师让boom和peak上前,选择她手里两个完全相同的小纸团。
peak心里祈祷,这真是听天由命了,也没多想,选了左手的,剩下一个自然是boom的。
老师饶有兴致的看着peak打开纸团,amy应该是除了peak以外最紧张的一个人,她也在默默祈祷,祈祷自己的王子是boom,天知道刚才boom站起来竞选王子时她心跳有多快。
peak看着褶皱的白纸上娟秀的[骑士]二字时,心里突然轻松了,他看了看boom,发现boom完全没有打开纸团的意思,于是又在心里自嘲了一下。
“看来,王子和骑士都定好了哦。那我们继续选剩下的角色吧……”
两个人回到座位上,peak没有不甘心,他就是没这个命当王子,可boom却不安起来,peak现在这副无畏的样子才叫人害怕。
可是真的不可以,boom不准备退让,无论如何他现在的目标就是让peak放弃amy,所以绝对不能再给peak和amy在一起的机会。
在还不确定peak和lion的关系之前,他只能先割除peak心里的amy。
喜欢原来是这么辛苦的事情,人类会喜欢高高在上的东西,人类会有奢望,所以才会努力,peak很努力,也很真心,可是奢望还是奢望,注定成为不了可以实现的美梦。


peak在路上晃来晃去,脑子也不知该想些什么,明明之前的自己一直阳光积极,最近却变得如此颓废,难道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吗?
走到家门口就看到lion等在那里了,peak慢慢的抬头,天空湛蓝,“小花猫,我一直在等你,你怎么放学这么晚啊。”
“你在这等我一下。”peak跑上楼拿了衣服下来。
把衣服往lion怀里一放,“给你,以后我们就互不相欠了。”
“小花猫,你干嘛这么严肃?”
“lion,我恐怕不能做你的朋友了。”
“那你是想…”“不是,以后你别来找我了,我不能再陪你玩儿了。”
“哎,小花猫,peakpeak。”lion叫了几声,peak都不理会,直接进了电梯。
即使你喜欢男生,我也可以做你的朋友,即使全世界都站在你的对立面,我也可以做你的朋友。
但我真的没办法做别人的替身,我不是战利品,仅存在于你和boom之间。
我也要有我自己的爱人,那才是真正的炽恋。


lion抓紧手里的衣服,狠狠的跺了一下脚,心里猜测一定是boom做了什么,他已经输了candy,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输了peak。


连着几天peak都不理会boom了,boom并不明白原因,当然了明白也不会退让,只好拿着厚厚的台词故意在peak面前熟读,默默的找存在感。


“peak,要不要和我对台词。”
“不要,我们又没有对手戏。”
“谁说的,骑士和王子也有很多对话呢,你要是觉得少,你就读公主的台词和我对戏嘛!”
“你只会让她伤心,我才会守护她平安,让她快乐。”
“啊?”
“你接啊,你不是要对戏嘛!”
“哦哦哦,你这是哪页的啊?哦哦哦我找到了。咳咳,你拿什么给她快乐,即使她在你身边,心里想的也都是我。”
“你说的对,那就请你和公主幸福的在一起吧。”
“啊?你说什么呢?词不对啊,哪有这么轻易放弃的骑士啊?”
“尊贵的王子,城堡和公主都不属于我,骑士注定战场为家,我会守护她和你。”
额(⊙o⊙)…boom不敢再找peak对词了,peak似乎知道了游戏规则,知道怎样伤害他了。
boom讨厌这剧的结局,为什么王子要和公主在一起呢,如果王子喜欢的是骑士呢?那还要让他勉强的亲吻公主吗?而那个挚爱远赴沙场的骑士,生死未卜,终生不得爱恋,谁为他着想了美好圆满的结局呢?


带着复杂的心情混沌的度过一天,回家之后,boom一个人在院子里来回渡步,天空蔚蓝,白云粲然,可是他的心却乱七八糟的。
不想拥有舞台剧一般的结局,如果要改写,只能自己努力,可是peak的心一直透明,那里一直只有amy的存在。
他可以现在对peak表露心迹嘛,amy还好,怕只怕再等下去,会让lion抢得先机。
“少爷,吃饭吧。”司机看着他家少爷揪在一起的面容就心颤。
“我问你啊,我有一个朋友,他想和他喜欢的男生表白,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回少爷的话,就当面说啊。”
“废话,要是当面能说的出口,啊,不是不是,就是问还有没有比较含蓄的方法啊?”
“回少爷的话,可以写信。”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写信,再说了写信告白都是女生干的事儿吧。”
“回少爷的话,你不是说你朋友要和他喜欢的男生告白吗?也就是说你朋友是女生啊,写信也没问题的啊,女孩子都害羞,不好意思当面说的。”
“哎,我说你行不行啊,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
“回少爷的话,可以发简讯。”
“那不是要等吗,等的那几分钟或者几个小时内心一定煎熬的要命,不行不行,我可受不了,哦不是,我是说我朋友是个急性子,他一定会疯的。”
“回少爷的话,那你,哦不,你朋友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问那个男生呢?”
“哦,对哦,既可以直接得到答案,还不用尴尬的面对面,简直棒呆。哈哈哈哈,你怎么不早说啊,行了,你回去吧。”
“回少爷的话,该吃饭了。”
“你先回去,我打个电话告诉我朋友一下。”
“回少爷的话,是。”
boom心里有点忐忑,冲动是魔鬼,冲动的告白更是魔鬼中的魔鬼。可是即使想要再考虑一下,也不知道要考虑什么了,喜欢是一定喜欢,想在一起是一定想在一起,那就别再错过别再浪费时间了吧。
boom掏出手机,心一横拨通了peak的电话,听着嘟嘟音,每一秒时间都有了秤砣般沉重。
“喂~”peak不认识这个陌生的号码,不过还是接通了。
“peak,那个,我有话想对你说。”
“boom?你怎么会有我的号码?”
“本少爷要什么有什么,哎呀,你别打岔,我是有话对你说,这些话我一直就想和你说了,我希望不会吓到你,我…”“boom,我会在明天彩排结束时和amy告白。”
“你说什么?”
“既然你今晚给我打了电话,我觉得你也是想和我说amy的事情吧,很可惜这次我没选中舞台剧王子的角色,不过我想在生活中当amy的王子。”
boom心里一急,不过没有准备呛着peak说,他还是想把自己想说的话说了,“peak,我不是要和你说amy的事情。”
“boom,我们是情敌对吧,我们都喜欢amy,我不想再和你纠缠下去,我想要个结果。”甚至连peak自己都不清楚,他这样一味的强调amy是在骗谁。
“peak你听我说,我不喜欢amy。”
“你不喜欢amy?”
“我喜欢的是…”“如果你不喜欢amy,那你喜欢谁都和我无关,因为我只喜欢amy。”boom,你知道吧,我喜欢的是amy啊,拜托你别再给我困扰了。
peak挂断电话,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他希望他的头脑可以足够清醒,喜欢的人不可以再搞混了。
“喂!喂!”听着嘟嘟音,boom啪的把手机摔在地上,天知道peak为什么一直在强调情敌情敌的,他们两个明明早就不是这样的关系了。


一夜无眠,boom决定见招拆招,他就不信peak敢当着众人的面,和amy告白。
peak对于amy的喜欢他了解,可是他不在乎,他会改变peak的,他一定会让peak爱上自己。


虽然只是彩排,不过也很正式,除了老师不在以外,演员全部到位,而且也来了不少同学围观。
女主角自然是挑大梁的重中之重,和王子和骑士都有着精彩的对手戏。
虽然没带妆,穿着出戏的校服,不过amy很是投入,也许因为男主是她的心上人吧。
boom倒是心不在焉,他一直注意着peak,他怕peak不知会在哪个不经意间对着amy冒出一句我喜欢你。
彩排很是顺利,演员们的台词全部脱稿,现在就差王子和公主最后的真情对白,就是完美的结局了。
boom嘴里说着不过脑袋的台词,眼睛就瞄到了不知何时来到amy身后的peak,boom一愣,peak手里还有红玫瑰。
peak往前一步,boom就紧张一些,peak轻轻的叫了amy的名字,amy正要回头,boom就赶紧搂过amy,吻了上去,amy甚至没有挣扎就开始享受的闭上眼睛。
天旋地转,场面一度失控,观众以为这也是剧情,不过还是口哨声欢呼声不绝于耳。
boom眼睛还看着peak,peak笑了一下,如果一切能在此刻结束那就是最好不过,公主该和真正的王子在一起。
扔掉手里的玫瑰,转个身出了会场,boom在身后叫他的名字,听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外面下着大雨,真好,和他的心情一样。
突然的温暖,整个人都被boom抱在怀里,后背感受着他胸膛的跳动,雨水淋湿两个人的衣服和头发,peak转身推开boom,“我承认我输给你了,行了吗?”
“peak,这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不想你和amy在一起。”
“boom,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累了,我一开始就不该和你喜欢同一个人,我输的很彻底,很狼狈,难道你还不满意吗?做你的情敌,是我自不量力。”
“peak,你听我说…”boom双手扶上peak的肩膀,peak头上的雨停了,是lion拿着校服外套遮在peak头上,顺便转过peak的身子,“你说不做我的朋友,那就是要做我的爱人。”
peak推开lion,不停的后退,衣服掉在地上,浸透了。
lion的表情也很真挚,boom的表情也很真挚,一切都很真挚,只是peak分不清这份真挚是给谁的。
“你们知道我是peak吗?”像是疑问,又像是喃喃自语。
amy站在屋檐下看着这一切,她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前一秒刚吻了他的男生,下一秒就追着情敌跑出来了。
漂亮的红伞突然出现在视线中,peak又笑了,笑的那么撕心裂肺。
即使被大雨朦了双眼,也看的清那伞下的姣好面容,candy果然名不虚传。
她停在boom身边,给他撑伞,顺手挽上boom的手臂,亲密的不像话。
lion身体一僵,视线从peak身上移开,落在伞下的那两个人,准确的来说是锁定在candy身上。
她回来了。
boom也是明显一怔,可反应最激烈的竟然是amy,她已经全身颤抖,站都站不稳。
peak闭上眼睛,“我是peak,喜欢amy的peak,即使不是王子,我也只想守护公主。”
五个人只有一把伞,这雨注定是停不了了。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62)

  1. Monica璨慕臻 转载了此文字
  2. bonnie璨慕臻 转载了此文字
    太好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