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

第七年的信 (2)

红豆小姨妈:


  • 现实延伸 


  • 半架空/半娱乐圈,重逢 


  • 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2


 


BGM


 


据说,眼皮突然跳动是在预示即将要发生的事,人常说左吉右凶,可到底是好是坏,似乎也没个准确定论。




易烊千玺自然不信这些迷信,他的眼皮从早上开始就在跳,左眼跳完换右眼,好在中午的时候停了下来,不然他觉得他整个眼部都要痉挛了。




出去草草应付了午饭,易烊千玺习惯绕远路散散步,每天中午他都会从弄堂的这头穿到另一侧的大马路上,沿着镇上中学的围墙走一个上坡,绕一圈下来,再走回舞蹈教室。




现在正巧是中学的午休时间,在山坡上走着,总能瞧见从校门口小跑着出来的女学生。




说来也怪,平时中午这个点儿出来买饭的学生早就回教室了,这条路应该很冷清才是,可这几天也不知是何原因,总能瞧见女学生往学校外头跑,大部分是三五个结伴,跑出来的时候各个都神色飞扬的,掩不住的兴奋和激动。




 “一个个书都不读了,没得点名堂!”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易烊千玺听见门卫室里头的大爷略带粗暴的骂声,他没明白那大爷指的是什么,估计是在说那几个女学生?




算了,这不关他的事,继续往前走吧。




易烊千玺双手插进大衣口袋,上了坡,沿着围墙走到另一头,今天的气温比昨日略低,没出太阳,但天气还不错。路两旁的树已经有了几许绿意,虽比不得他以前见惯的林荫道,但已足够让人的心情变得稍稍轻盈一点。




易烊千玺抿唇笑了。




并不是所有生物都像他一样埋在不能释怀的黑暗里,它们会抛掉过去,努力新生,骄傲的活在这个黑夜与白昼交替的世界上。


 


*


 


为了照顾学生们的时间,易烊千玺的舞蹈课只有在周末才安排在白天,周一到周五都是安排在夜里的七点到九点,所以大部分时间他都能自由支配。不过,他在这里没什么相熟的朋友,又是一个人住,比起待在家中,更多的时候他都会选择待在舞蹈教室,看书听音乐,做些其他的事情。




回来的这一年里,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选择在深夜飞一趟北京,去看看自己的爸妈,和已经是高中生的弟弟。




至于航班那么多,为什么非要选择在深夜,他对自己解释说是这么些年还残留在自己身上那些该死的明星气,可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他自己心里清楚得很。越是清楚,才越要用这样的借口搪塞和麻木自己。




这两天天气较之前沉了不少,天空乌压压的,总感觉要下雨,却迟迟未见雨下,压得人心口有些难受。




“看来今天也用不上你了。”易烊千玺看着手中折叠得整齐的雨伞笑了笑,将它放进包里。






天色见昏,下课已经过了十几分钟,但还有几个男生还挤在窗口,伸着脑袋往外头看。易烊千玺想早点回家,便问:“你们在看什么?我要关门了。”




站在中间的男生回过头,“易老师,街上围了好多人啊!好像有大明星来我们这儿拍戏诶!”




大明星?拍戏?




易烊千玺并未听说这几日会有明星来此处拍戏的消息,再说,这里的街道又窄又小,普通到没一点特色,是什么戏还会找到这里来取景?




正想着的时候,另一位男生笑着朝他喊:“易老师,你以前不也是明星吗?过来看看热闹呗!说不定是以前认识的人呢?”




易烊千玺闻言怔了了会儿,很快又摇头笑了——他早已切断了与过去所有的联系,哪还会有什么旧识。




 “好了都别看了,该回家吃晚饭了。”易烊千玺站在原地,开始下逐客令。




几个男生又往外头看了大半分钟才不舍的收回视线,想想还是直接到街上去看热闹更直观,便迅速收拾好东西跑了。




舞蹈教室又恢复了冷清,易烊千玺走到窗台前,隐约看到楼下街道两旁站了许多人,大部分都是女孩子,还有举着横幅和灯牌的,阵仗还挺大,让原本就不宽的街道看起了更窄了。




易烊千玺弯唇,似乎不管多少年过去,粉丝追偶像的招数都是没太大变化的。剧组明星他倒是没瞧见,兴许是还没到吧。




 


老式建筑楼的灯是声控的,逼仄的楼道上,好几支灯泡早就坏了,好在天没黑透,还看得清路。




眼皮突然的跳得有些厉害,心头也跟着突突直跳,易烊千玺闭上眼,再次睁开的时候眼皮已经停止了抽动,可莫名紊乱的心绪愈发稳不住了。




“怎么回事……”易烊千玺蹙眉,站在楼道口,伸手抚上心口按了按。




难道是因为太久没见这么多人了,害怕被人认出?可被人认出也没什么吧,他早就没名气了,更何况人家都是冲着大明星来的。




心里这么想着,易烊千玺还是从包里拿出了鸭舌帽戴好,将帽檐压得很低,这才继续迈步朝外头走。




出了巷子,街上围着的人比在楼上看到的还要多,基本都是女学生,有安静站在一边等的,也有按捺不住激动大喊的。




易烊千玺回家必须穿过这条街,他往人群处眺了一眼,沉了口气,低头打算迅速的从粉丝堆里穿过去。




他今天穿的是一件单调的深灰色风衣,帽子是黑色的,他沿着街道里侧走,走得很快也很轻,可无奈原本就出挑的身形和气质,还是吸引了一些女孩儿打量的目光,在他背后窃窃私语:没想到这地方破破的,还有这么极品的帅哥。不过他给人的感觉还是太过清冷了些,似乎一点都不想与人为伍,也对周遭的一切漠不关心。




可越是这样才帅啊!要是当明星的话……




一个举着爱心灯牌的女学生,目光止不住的想要追随易烊千玺,人群突然开始骚乱起来,她身旁的女生赶紧推了她一把,兴奋得叫破了音:“来了来了!啊啊啊啊!我看到车子了啊啊啊啊!”




这一嚷就像号令一样,街上顿时炸开了锅,人全往一处挤,完全不复刚才的秩序。




易烊千玺凝眉,看见拐角处驶来了几辆不同款式的车子,愣是从拥挤的人群里挤出了一条路,艰难的驶过街角,停靠在街边。




照理说,挡路的粉丝都跑到街对面去围堵了,他现在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走回家,可他却鬼使神差的停住了脚,望了过去。




车门前脚挨后脚的打开,下来好些个人,拿着摄像机,单反,话筒,全是电视台的娱乐记者。




粉丝瞧见下来的并不是自己在寒风里苦等了好几个小时的偶像,失落的哀叹了几声,可既然记者来了,想必她们苦等的人也离这不远,过了会儿,大家不再围着这几辆车子,逐渐散开。




易烊千玺看着从马路对面走回来的粉丝们,忽然眉心紧蹙,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




他看见了她们手中举着的灯牌,上面赫然写着,那个人的名字。




——王俊凯。




那些五颜六色的灯牌,每一个都是王俊凯的名字。






心跳开始不受控制的加快,猛烈的撞击着胸腔,插在衣兜里的手掌握成拳,易烊千玺想挣开,但拳头全然不听他的使唤,越握越紧,指甲都要嵌进掌心的肉里。




这不可能。


怎么会是他……




再重来一遍易烊千玺也不会想到,这些粉丝等的人原来就是王俊凯。




来这个不起眼的,他想躲上半辈子的县城里拍戏的大明星,竟然会是王俊凯。


 




天渐渐变黑,昏暗的路灯亮了起来,街上刮起了细细的冷风,带着轻微的湿气。短暂失神过后,易烊千玺脑子里唯一想到的,就是要赶紧离开这里。




——“啊!他在那儿!”




人群里突然蹦出一道尖锐的女声,随后就见两道明亮的光束闪入眼帘,一辆黑色的保姆车从易烊千玺左前方的拐角驶了过来,像是早找准了位置似的,停在离他不远的街边。




仅在分秒之间,街上零散的粉丝全都蜂拥而至,将没停稳的车围了个严严实实,她们边尖叫边大声喊着王俊凯的名字,一些行为疯狂的粉丝更是用力敲打着车窗。




记者们也迅速跑了过来,这条街道瞬间人满为患。




这时候,前头又驶来一辆汽车,下来了四五个高高大大的保安,挡在保姆车前,将贴着车身的粉丝逐一拉开,也不晓得是谁大吼了几句,粉丝们虽然还在嚷嚷,但秩序却好了不少,至少离车一米内不再敢靠近了。




暖黄色的灯光下,车门缓缓打开,刚从片场离开的王俊凯,此时已经卸了妆,穿着简单的黑色运动装,一身清爽的出现在大家眼前,引得刚缓和下来的场面又沸腾了起来。




他下车和粉丝们简单的寒暄了几句,没有明星的高傲架子,亲切得像一个大哥哥,难怪这些粉丝愿意死心塌地的跟了他这么多年。




空气里的氧气正在被一点点抽走,易烊千玺心里的杂乱超出了他所能控制的范围,他不敢回头,也无法相信他与王俊凯,会在突然之间只相隔数步之遥的距离。他将帽檐又往下压了压,后退几步,想趁此机会快速离开原地。




还噙着笑的嘴角一冷,扬起来的视线越过人群,落在不远处准备转身离去的背影上,唇畔再度勾了起来。




“Hey!”




那声音算不上大,但恰好能清楚的让易烊千玺听见。




“……”易烊千玺滞住脚步,藏在口袋里的拳头握得太用力,关节都泛起了白。




“千玺。”细眸微不可见的黯了黯,王俊凯弯唇,朝那人喊道。




人群里登时冒出不少讶异的吸气声,大大小小的目光顺着王俊凯的视线移了过去,便看见了站在街角的易烊千玺。




咔擦卡擦的快门声此起彼伏,上下打量的视线与碎碎私语纷沓而至,易烊千玺早已不再习惯这样的场面,可双足却像是被钉在了地面上,寸步难行。




王俊凯向前迈了一步,熙攘的人群就按着他步伐的方向让出了一条道,无声往两旁散开。




一步。


两步。


五步。




周围的景物仿佛在刹那间褪去了原有的颜色,易烊千玺的耳边不再充斥其他嘈杂的声音,只有一抹被放慢了的脚步声,重重的踩在他心上,一步步从身后逼近。




“你要去哪儿?”




王俊凯的声音已经近在耳畔,透着一股老友寒暄的暖意,易烊千玺身子一僵,好几名反应敏捷的记者已经在此刻跑到他的正对面,举起相机对准他的脸猛拍不停。




白晃晃的闪光灯在灰暗的天空下异常扎眼,易烊千玺不适的撇过头,手臂被人用力握住,拉着他往跟前一带。




那人抱住他,在他耳畔轻声笑道:“好久不见了。”




易烊千玺愣住,那个瞬间他的脑子里又太多的震惊和问号,令他无法思考这一分钟里头发生的事儿。




刚刚王俊凯说了什么……




他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对,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


 




粉丝一旦八卦起来,比记者有过之而无不及。从王俊凯一出道就跟着他的老粉丝们几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王俊凯抱着的人,不是别人,居然是那个从娱乐圈消失了六年的易烊千玺?


 


“你……”易烊千玺的问句还卡在喉咙,王俊凯已经拍着他的背,松开了怀抱。




他背着光,橘色的灯影落在他的刘海上,阴影遮住眸子里的神情。薄唇在靠近易烊千玺耳畔之时,他压低嗓子,冰冷而快速的说:“不想住址再曝光的话,就别开口。”




易烊千玺双眸微睁,不可置信的瞪向王俊凯,王俊凯只是望着他笑,而后自然的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丝毫看不出用了力气,却是带着易烊千玺往保姆车的方向走。




果然是自己想多了……易烊千玺在心里苦笑。




他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怎么可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跟自己友好的打招呼?


 


“我和千玺多年没见,趁这次来湖南拍戏的空档才有机会找他叙叙旧。”像哄小孩儿一样,王俊凯笑着对面前的粉丝们说“大家不要追车哦。”


粉丝们愣了两秒,才接连的点着头,纷纷保证绝对听话,绝不追车,然后乖乖的将路让了出来。




王俊凯搂着易烊千玺走到车前,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往车内淡淡一瞥,示意易烊千玺进去。




易烊千玺沉默看了他一眼,低着头,坐进了后座。




“天黑了,外头也冷,大家小心感冒。”王俊凯上车,坐到易烊千玺身旁,对外头的粉丝挥手,“赶紧回家,今天谢谢你们。”




粉丝们恋恋不舍的道着别,追着车跑了几米,车便消失在拐角。


 


*


 


三月末的天,不到下午七点就已经黑透了,县里的路灯总是不太明亮,给人一种灰蒙蒙的感觉,只有街边小店里的灯光够敞亮,可以看见老板正和他的家人围着桌子吃晚饭。


 


车行驶了二十分钟,车上的一路无言,冰点般的气氛令人浑身紧绷。


 


喻子扬有些坐不住了,回头问王俊凯:“那什么,去茶馆儿?”


 


王俊凯侧头,看着从上车后就一言不发的易烊千玺,笑道:“你应该还喝得惯中国的茶吧?”


 


这话近乎讽刺,易烊千玺看向窗外,没有回答。


 


王俊凯倒是没介意他的不回应,弯了弯唇,对喻子扬说,“去。”


 


在大路小路里绕了好几个圈,半个小时后,才在一家装修清简素净的小茶楼面前停了下来。


 


一路上,易烊千玺的心绪已经逐渐平稳,对于他如今的性格来说,今天这样已经是近两年来最没能稳得住的时候了。


 


下了车,余光注意到两抹黑色的影子,易烊千玺的回过头,喻子扬也跟着看过去,便发现对面巷口里躲着两个女孩。


 


喻子扬啧了两声,对王俊凯竖起大拇指,“太牛了,这样都没甩掉。”


 


王俊凯望向巷口,那两个女孩儿立马就躲进了巷子里。看她们心虚的模样,不像是追车的私生,应该是当地的小粉丝。


 


“不碍事,随她们去吧。待会儿记者来了,你注意好好应付。”王俊凯说完,瞥了易烊千玺一眼,便走进了茶楼。


 


看着王俊凯的背影,易烊千玺的拳头不自觉握紧又松开。


 


六年不见,他看起来比电视里头还要消瘦些,但气质比镜头里看到的更好。依然比自己高小半个头,依然和从前一样英挺帅气,褪去了十几二十岁的稚嫩,现在的他更加风采卓然,也更有男人味儿了。


 


只是没想到两人会这么快就相见,还是在这样的场合,以这样的形式开头。


 


……算了。


 


易烊千玺轻轻舒了一口气,跟着王俊凯走了进去。


 


-


 


茶楼门面虽小,里头倒十分宽敞,古朴清雅,易烊千玺在这里住了一年之久也从没发现有这么个地儿。


 


上了二楼,绕过一件实木雕花屏风,易烊千玺随王俊凯走进一间包厢,里头依然是仿古式的装修,圆形的矮木桌,两边各摆了一个柱形的木凳。


 


王俊凯自顾自的坐下,易烊千玺只好坐在他的对面。


 


“两位想喝点什么茶?”这家茶楼的老板娘看起来四十几岁,似乎没有认出王俊凯,把茶单递过去,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问。


 


王俊凯翻着茶单,“通常来这喝茶的人都喜欢点什么?”


 


“像毛尖啦,黑茶这些,喜欢的人比较多。”老板娘回。


 


“那就随便来一种。”王俊凯将茶单还给她,老板娘应声接过,退出了房间。


 


门被轻轻带上,包间内少了一个人,却愈显狭小了。


 


古色古香的茶楼,色调是沉稳的暗,吊顶的灯也是仿的古时候的纸灯笼,整个包间的光线都算不上明亮,气氛一时沉寂了下来。


 


十几分钟后,女老板端着一壶茶敲门而入,给两人分别倒了一杯,说了声‘慢用’后就出去了。


 


只剩下两人的包间,安静得有些过分。


 


王俊凯端起茶杯,轻轻晃着杯子里的茶,“最近过得怎么样?”


 


茶楼的窗户没有关严实,总有一缕冷风直直的往易烊千玺身上吹,他伸手握着杯身,让上面的温度暖和自己的手心。


 


“挺好的。”看着沉在杯中的茶叶,易烊千玺说。


 


王俊凯挑眉,唇边的笑意若隐若现,抬眸又道:“不问问我?”


 


易烊千玺顿了顿,才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王俊凯没在意他的不答反问,抿了一口茶,放下杯子,“你指的是这个镇,还是你现在住的地方?”


 


“都是。”易烊千玺抬头,望向王俊凯。


 


王俊凯笑了一声,道:“终于敢看我了?”


 


易烊千玺愣住,没料到王俊凯会注意这个,别过视线,绕回之前的问题,“是谁告诉你我在这儿?还是说,你有在调查我?”


 


王俊凯闻言,脸上浮现起浅浅的讽笑,“你身上有什么值得我去调查的东西?”


 


易烊千玺握着杯子的手不由收紧,“那你为什……”


 


“你一个大活人,没人知道才比较奇怪吧?”王俊凯低声打断他。


 


“……”


 


死水一般的沉默。


 


良久,易烊千玺才声音很轻的开口,“王源,他怎么样了?”


 


有那么一瞬间,王俊凯感觉心里压抑的那把火就要烧起来了,若不是常年生活在面具之下,他恐怕不会只和易烊千玺面对面的好好说话。


 


半晌过后,王俊凯浅笑了出来,慢条斯理的说:“现在是我坐在你对面,你不应该先关心关心我?”


 


杯中的茶开始变凉,易烊千玺不再接话了。


 


“算了。”王俊凯无所谓的笑笑,“反正我也懒得说,你也懒得做样子。”


 


易烊千玺哑然。


 


他该和王俊凯说什么?说他从来都很关心?


 


在这种情况下面对王俊凯,他的反应根本无法顺应本心,不知从何说起的话,还是别说的好。


 


易烊千玺清楚,他心里的疙瘩,并没有因为时间增长而消失不见,反而像滚雪球一般,越积越厚。


 


“王俊凯……”


“易烊千玺。”


 


几乎是同时喊出了对方的名字,易烊千玺抬起眼帘,两人的视线在赤裸的空气中相遇。


 


“客套话说完了?”王俊凯依然弯着唇,眼里的温度却在逐渐变冷。


 


这样的目光让易烊千玺心头一寒,他感觉自己的四肢都要被那样的目光给钳住,只得与王俊凯这样对视着,听他冰冷阴沉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那我们可以开始叙旧了。”


 


 






 


时间会稀释了解,分离会生出鸿沟。


住在心里的人,也会在你想要放软的时候,将你伤得措手不及。




 


 






Tbc


 


 


 


 


 


 

评论

热度(1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