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

星晴。19

恋爱的尾巴-:

双向暗恋。校园。


请勿上升真人X3。


坑品保证。HE放心。


————————————————————


19 想亲我?


 


王俊凯被易烊千玺这一下弹得飘飘然,眯着眼看着易烊千玺背着书包重新走进光线里。夜风起了,用柔软的校服布料勾勒出少年修长的身线,王俊凯长手一伸把人搂在臂弯之下,正想侧过脑袋柔柔腻腻再添一句好听的话,下一秒胳膊就不知被谁重重地扯下,易烊千玺也突然受了惊吓。


“这就走了?不跟我们见见?”魏韶凡跟明翼了两个人晃悠悠走上来,刚训练完身上还带了些汗,恨不得把衣服脱光的散热造型和王俊凯简直大相径庭。“好些了么?”


王俊凯表面上没生气,心里还是把魏韶凡狠狠揍了一顿的,原本好好的初恋味道被撞得七零八落,还徒添了一股汗臭味。


“好的差不多,所以过来走走。”王俊凯回答,看着被隔了两个人的易烊千玺的身影,攒了攒拳头手心泛痒。


魏韶凡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没发现气氛的不对,拉着王俊凯讲着这几天学校和篮球队发生的事情。易烊千玺抱着胳膊静静地走在一边,垂着头嘴角轻轻地勾着,在王俊凯偶尔的一两句回答里,笑着抬头望他一眼。


 




王俊凯被易烊千玺望得都快不会走路了。


对于学生时代的他们来说,能偶然和喜欢的人放学同路,是一种无比珍贵的运气。从这里到车站的距离不算远,王俊凯估摸着魏韶凡把现在这段废话讲完就能走到了。


王俊凯戴的口罩是厚款,被高挺的鼻梁和硬朗的下巴在薄唇前拉成一个笔直的平面。易烊千玺刚刚轻轻浅浅的一个吻其实根本没有留下什么触觉,感官体验不及他轻弹鼻尖的十分之一,却是他此时此刻乃至以后一整个青春回忆起来最最热血沸腾的时候。昏暗路灯下穿着校服的易烊千玺,弯弯的眼睛,光滑明朗的脸,他们第一次额发相交,王俊凯能闻到他鼻间的气味。


这种气味不叫香气,也不能形容为好闻,只能称之为悸动。王俊凯走上车站站台的时候,魏韶凡和明翼折身勾肩搭背去了冷饮店,王俊凯有些脱力的靠在站牌上,偏过头看慢慢跟过来的易烊千玺,甜蜜的气氛早就被冲散,王俊凯想开口却只能动了动指尖。


易烊千玺走过来懒洋洋靠在站牌的柱子上,公交车满载着人一辆又一辆的驶过却没人去看。易烊千玺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你省队有消息了吗?”


“暑期还有集训,高二之后有个大赛,”王俊凯眨着眼睛思考,“可能会有球探过来。”


“那如果你进了省队,是不是就很少来学校了?”


王俊凯听了一愣,转头对上易烊千玺微弯的眼,这才笑了,“舍不得我啊?”


易烊千玺轻轻啧了一声,视线胡乱扫在了马路上。“其实这两天,没人帮我隔着走廊上的人,我还挺不习惯的。”


王俊凯爱听这句话,躲在口罩里笑了。


“对不起啊,感冒传给你。”易烊千玺觉得这件事说出口也难为情,声音不大都快散在风里了。


“你情我愿的,有什么对不起。”王俊凯终于再次找到了一点初恋的感觉,易烊千玺满脸写着抱歉的模样十分好看,他抬手呼噜了一把易烊千玺的脑袋,“我要是不生病,你准备什么时候露馅儿啊?”


易烊千玺装傻,“什么露馅儿?”


“想亲我?”


易烊千玺眯着眼睛抖了抖脖子,扬了扬下巴指着一辆停下的公交车便动身,“我走了。”


王俊凯扯了一把领口,也没准备再调侃。倾着上半身往前凑了凑,从口罩的缝隙里缓缓挤出来一句“好,拜拜。”


学校门口的车站总是人满为患,公交的前门口排出一条宽硕的长龙,易烊千玺站在人堆里慢慢挪动着,突然很想回头看一眼。


王俊凯被人潮推来搡去紧紧地皱着眉头,却在对上易烊千玺的视线时瞬间平复,目若辰星,还朝他挥了挥手。


 


你问他们十七八岁的喜欢是什么?


即使放学了,也不想放过你。


 


 




易烊千玺走了以后,王俊凯就被魏韶凡搂住了肩膀。魏韶凡咕咚咕咚吞下一口水,手指不轻不重地点了点王俊凯的胸口。“你们俩到底什么情况?太腻味了吧……”


王俊凯乐了,挥开他黏糊糊的胳膊,“谢谢你啊,你要是不插一脚能更腻。”


“?”魏韶凡满头问号。“什么……你别是因为许老师是班主任,不好找女朋友你就欺负……”


“闭嘴吧你。”王俊凯白了魏韶凡一眼,“我妈没说过不让我谈恋爱。”


“那你不找个女朋友?”魏韶凡吃惊。


王俊凯遮着半张脸,学着魏韶凡吃惊的样子反问道,“谁规定必须要找女朋友?”


魏韶凡反应挺快,被王俊凯这句话炸得不轻,反手就给了明翼一肘子,“卧槽易烊千玺知道吗?你怎么骗来的?哎不是你怎么没跟我们讲过你不喜欢女……”魏韶凡看了一眼周围人来人往,把这句话给咽下去了,直接带了个疑问词,“啊?”


“这有什么讲不讲的我认识他之前也不知道啊?”虽然给朋友解释这件事并没有那么难以启齿,但是想表现得坦荡大方还是有点难度,王俊凯这句话说得极快,口气还有点冲。听到魏韶凡说易烊千玺是他骗来的更是来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易烊千玺先亲的我!


“你凶什么,”魏韶凡看王俊凯难得这样觉得好笑,不知是病还未痊愈还是气火攻心,露出的脸颊泛着红。“我跟你说你帅是帅,但你校霸人设深入人心。”


“……”这回轮到王俊凯无语了,他垂下眼睛想了半天才找到措辞反驳,“我这感冒还是他传给我的,那按我的人设不是应该找人揍他一顿?”


魏韶凡不以为意地晃了晃脑袋,眼神里满是戏谑,“又用的这招啊?”


“啊?”王俊凯没反应过来。


“我发现你确实,一待在易烊千玺边上就跟猫似的,”魏韶凡摇摇头,“上次你跟吴圻打球那次回来你就是装猫。”


“……”王俊凯强行抚下了自己脑袋上的炸毛。


“认识这么久没见你病过,”魏韶凡喝完了饮料转身朝着远处一个开着盖儿的垃圾桶来了一记远投,哐当一声,正中目标。“故意感染吧?”


 




王俊凯和魏韶凡不顺路,自然不会坐上同一辆公交车。王俊凯抓着扶手一边跟着车身摇摆一边想着魏韶凡刚才那几句话。


魏韶凡和明翼对于他和易烊千玺之间事情的温和接受态度让他有些惊讶,然而更让他惊讶的是魏韶凡说出来的那些猜想,让他略微有些无处遁形。他表现得这么明显了?


 




如果这个问题被易烊千玺听见,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点头。


内向的人都细腻,慢热的人都害怕被辜负。易烊千玺能对王俊凯接纳,一定是迈过了自己心里的重重质问,才决定下来的。今晚的王俊凯大病初愈眼尾耷拉的模样和他之前的认知太不一样了,一想到变成这样的原因是自己,易烊千玺就控制不住地想亲近一下——即使王俊凯没有带着口罩。


他易烊千玺从来就不是胆小的人。


在他有把握的时候,他比谁都勇敢,比谁都坦荡。


 


 


黏糊着易烊千玺可能真的能增强记忆力,王俊凯自从那天以后变本加厉的挨着易烊千玺读语文背语文,但总之结果是喜人的,期末考试的时候王俊凯真的进步了十多分。


“咖啡就要完全属于我了!”王俊凯拿着卷子轻吼了一声,侧头看了易烊千玺一眼,“你好久没见咖啡了吧。”


“嗯,”易烊千玺笑着点点头,“说不定不记得我了。”


王俊凯说,“你再多去我家几次,它就忘不掉了。”


易烊千玺无奈道,“你这要是哄女孩子,一哄一个准啊。”


“可惜了,”王俊凯耸了耸肩膀,“除了我妈,我不哄女孩子。”


 




暑期的补课因为黏腻的天气更添了一份倦怠,高中的校园里少了一个年级变得清净半许,烈日下只剩他们和准高三一起乌拉乌拉地喊着口号跑操,七月底八月初放了一个小长假以后,补课又继续进行了。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个头高排在最后视野开阔,每每跑过校门口的侧路时,都忍不住看一眼已毕业高三的光荣榜。


金红相间,华丽地展示一场分别。


王俊凯视线总是停留在末尾几个体育生的分类里,前几个月还在一个队里打球的学长,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再一看名字后的录取学校,是体院的少之又少,王俊凯别开视线,看了一眼同样不太专注跑操的易烊千玺。


“看什么呢?”王俊凯问。


“看艺术类啊,还能看什么。”易烊千玺轻声回答,生怕惹恼了路边的年级主任。


王俊凯有些诧异,“艺术类?你要转艺术吗?”


最后一圈跑完,领头的班长收掉了班旗,整个队伍松散起来,易烊千玺收了跑步的势头,轻轻飘出一句,“大文大理其实挺没意思的。”


 


王俊凯其实挺佩服易烊千玺这一点,或者说他所羡慕和喜欢的,就是易烊千玺的这一点。


他能轻而易举的表现出他对一件事情的无趣,就像体育课喊他打篮球,就像记不全同班同学的名字,就像刚刚直接说大文大理没意思。而正是这样,他所感兴趣的东西,就被衬托得更加鲜活有趣,让人挪不开眼挪不开心思加了一层名为“特别”的滤镜,就像他喜欢画画,就像他喜欢咖啡,就像他喜欢王俊凯。可他偏偏又隐藏得很好,看上去怪神秘,王俊凯管不住自己,不偏不倚地走近他的心里,那么巧合又那么难得。


易烊千玺觉得自己可能是被王俊凯那股不管不顾的冲劲感染,也可能是被那天一个拥抱蛊惑,他仿佛抓住了什么绳索一样,突然有了方向。


“你也不想考大文大理吧?”易烊千玺笑着问了一句,也不等王俊凯的回答,“咱们一块儿造反了。”


 




 


易烊千玺知道他父母的心理,所以准备有了成绩再去和他们谈判。国际的设计大赛有不少安排在年末,易烊千玺一整个暑假都泡在王俊凯家上网课加练手,就是为了能拿奖项。他的成绩还是稳稳挂在前列,只不过晚上等王俊凯训练结束的时候,总是混进高一年级画室的队伍里。易烊千玺有时候画得不想走,王俊凯只好进教室坐在一边等他,引来一大片人的侧目,只不过都被王俊凯瞪了回去。


王俊凯也不打扰易烊千玺,坐在自己的篮球上安安静静地一晃一晃,视线扫过整个教室的画作再回到面前的这幅,还是忍不住感叹,“哎我觉得你不管画什么,丢在一堆画里我也能把你挑出来。”


易烊千玺挑眉,勾着唇忍不住高兴,“真的啊。”


“嗯。”王俊凯答应一声,视线落在易烊千玺握着笔的手指上,小声的聊起天来。“哎你听说了吗,咱们校服要改新的了。”


“新的?”易烊千玺意外地睁大了眼,“我觉得现在的挺好看。”


全国的高中生都有种特殊体质,大夏天也可以安然的套在秋季校服的外套里。王俊凯也是如此,只不过刚训练完还不想穿上,搭在臂弯里。王俊凯看易烊千玺画得差不多了,伸手把手上的外套递过去。“我看好多人在校服后面写字画东西的,你给我也画个吧。”


易烊千玺顿了笔,把王俊凯的校服外套铺开放在腿上,这个行为他原本有些觉得幼稚,但他看到王俊凯认真思考的脸的时候,还是笑着问,“画什么?”


王俊凯没看出易烊千玺眼底的宠溺,比划着让易烊千玺给他校服背后画了骑士的文字配色,内容自然是他的名字和“21”。


易烊千玺觉得简直中二得没眼看,却还是认认真真一笔一划的勾勒。“洗了就没了啊。”


“没了你再给我画啊。”王俊凯头都没抬,盯着自己的校服双眼闪烁。


易烊千玺气乐了,手上的笔正好蘸着浅色的颜料,直接点在了王俊凯的脸颊上,“凭什么洗没了就我画啊,不许洗。”


王俊凯瞪大了眼睛一边用手背勒了一把脸,连忙软嘴,“好好好不洗不洗……”


 




画室里的男生多半是球迷,看见易烊千玺画的校服后纷纷效仿,或者按照自己喜欢的配色瞎涂瞎画起来。所以画室放学的时候,所有人早就没了心思,收拾好画具关了空调就纷纷离开。易烊千玺不慌不忙成了最后一个,空调的冷气很快散去,教室内恢复了闷热的温度,王俊凯站起身去走廊拍了两下篮球,突然折回画室关了灯。


“哎?我还没清完呢。”易烊千玺蹲在地上涮笔,猛地眼前一黑让他忍不住皱眉,半天才适应了昏暗的视线。


王俊凯没说话,懒洋洋走到易烊千玺面前蹲下来,看他还睁着眼睛便把手伸进一旁盛者干净自来水的水桶里,拿出来的时候手指轻轻一弹,易烊千玺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睛。王俊凯马上轻握着易烊千玺的脖子,欺身吻了过去。


整个校园都很安静,偶尔有两声蝉鸣。画室弥漫着颜料的香气,但王俊凯的嗅觉很快全部被易烊千玺的鼻息占领。他轻啄了几下易烊千玺柔软的嘴唇,然后大拇指就不轻不重地碾过易烊千玺的喉结,成功让他微启唇瓣,王俊凯得以探尽柔软。


王俊凯的手湿漉漉,易烊千玺在呼吸急促后不甘示弱地也伸出沾了水的手握上王俊凯近在咫尺的脖颈,把他推开一公分的距离。


“突然发什么疯啊。”易烊千玺的眼尾和嘴一样湿漉漉,挤兑人的句子被他说得一塌糊涂。


王俊凯浅浅笑着,退开身子站起来,“我看温度变化这么大,想试试。”


“什么?”易烊千玺没懂。


“温差大,会变甜。”王俊凯也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没扭捏道,“你刚尝出来了吗?”


易烊千玺手里抱着水桶,心里翻了个白眼简直想把水桶盖在王俊凯脑袋上,耳朵却不可抑制地烧起来,扔了桶直接往外走。“没。”


王俊凯笑着追上去,“那再来一次……”


易烊千玺:……


 


 


好不容易回家写完作业躺下,易烊千玺一闭眼就能想起王俊凯在画室里吻他的场景,只好长叹一口气,认命的开始数羊。


几分钟以后,易烊千玺迷迷糊糊地被手机震醒,是王俊凯发来的消息——“晚安。”


易烊千玺一下子精神了,想把王俊凯揍一顿。


数好的羊全被王俊凯拐走了。


 


 


小剧场:


 


易烊千玺:大晚上发什么微信!不知道我睡不着吗!


王俊凯:(脸红红)我也睡不着啊!



评论

热度(1380)

  1. 贞贞姐性感的口腔溃疡恋爱的尾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