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

演技派

好好:

.娱乐圈破镜重圆


.影帝X导演


.长篇


.禁上升




一.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不合


二.你别来 我无恙


三.孤独终老 纯属自找


四. 好想抱抱你


五.你是不是喜欢我 


六.对不起 我爱你


七.追爱阵线联盟




八.你越是这样 我越怕你




《演技派》开机仪式上的群访视频刚被放上网络就激起了千层浪,短短半小时点击量过了百万不说,转发和评论也是一路猛增。陆安榭翻了几家媒体的公众号,看到转评几乎全是好评和期待,不论是易导回国拍戏,还是杜一帆和王俊凯强强联手,大众目前持有的态度都还算乐观。只是有一点陆安榭隐约有些担忧,随着这部戏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她的艺人和易导那边的关系难免会被人盯上。她一向不过多干涉王俊凯的私生活,上次问过他是否要把人追回来也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她心里倒是有底了,但就怕等到事情藏不住的那一天,媒体和粉丝会翻脸回踩恶言相向。她不愿意让王俊凯遭受那样的对待,所以她这两天一直在想,她是不是可以去劝劝王俊凯,从现在开始多和易烊千玺互动,这样循序渐进也算是给大众打了预防针。王俊凯听后考虑了很久,最终还是拒绝了她的提议,他不愿真心被拿来揣测炒作,更何况,他深知易烊千玺厌恶什么,所以他不想也不能冒险。陆安榭闻言便不再劝他,经纪人在电话里一再嘱咐他万事小心,挂了电话才叹出一口憋了许久的气。


 


王俊凯没想到陆安榭前几天的那通电话并不是杞人忧天。这天他刚下了戏准备约易烊千玺一起吃饭,他还怕易烊千玺不答应,事先跟全剧组打了招呼,让晚上没事的人一起去,最后真正到场的除了场务一群人,主创这边也就只去了王俊凯和易烊千玺,还有自称是编外人员的罗嘉懿,杜一帆和顾西慈都因有事而不能赴约,本来易烊千玺也是不打算去的,但架不住舌灿莲花的罗嘉懿左说右劝,硬是把易烊千玺塞进了王俊凯的车里。易烊千玺看着罗少爷晃着车钥匙吹着口哨往剧组的同事车里钻就脑袋疼,等王俊凯把车开出去一段路,易烊千玺才靠着车窗直视前方,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你和罗嘉懿关系倒是好。”


 


王俊凯稳稳地握着方向盘,闻言便笑了,嘴上少不了夸罗少爷几句,“跟他聊天很开心,他人挺好的。”他注意力都放在盯路况上了,因此并没看到他说完后易烊千玺立马朝他抛去的那个若有所思的眼神。


 


“你们认识也好多年了吧?”王俊凯接着说,他本意是想多跟易烊千玺说说话,没成想他三句不离罗嘉懿的好,反倒惹得易烊千玺更加沉默。等他反应过来后,他在心里暗骂自己蠢,纵使罗少爷有千般万般好,他也不能当着易烊千玺的面一直称赞个没完。他沉浸在罗少爷愿意撮合他和易烊千玺的喜悦中,全然忘了他旁边就坐着自己心心念念想要在一起的人。


 


“我……”王俊凯偏头小心地打量了一眼易烊千玺,后者面容沉静,缄口不言,王俊凯在心里又骂了自己无数遍,才迟疑着解释,“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为你身边有这样一个朋友感到开心。”


 


易烊千玺压下心头那股让人不能深究原因的不快和不爽,他依旧不动声色,等快到吃饭的地方时,他才说:“作为公众人物,你说话做事最好三思。今天你旁边坐的是我,明天你旁边要是站着哪个有心人,就你刚才口口声声夸罗嘉懿那番话,足够让人在上面大做文章了。”


 


这话怎么听怎么有意思。王俊凯自然能听出他这是不高兴了,连忙顺着他的话作乖巧状,“易导教训的是,我以后再也不随便夸人了。”顿了会儿,他又小声补了一句,“除了你。”


 


易烊千玺被他最后那三个字搞得面上一热,还没开口反驳就听王俊凯说:“到了。”王俊凯眼疾手快凑过去给他解了安全带,眼神刚接触到愠怒的易烊千玺,他又坐直了身子举双手讨饶,“对不起我没忍住……”他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年轻一样对自己喜欢的人笑得明媚招摇,“你先上去吧,我去停个车。”


 


易烊千玺几乎是逃一般下了车,他现在再想起开机仪式那天他跟王俊凯说要彼此放下以前那些纷扰好好做合作伙伴等诸如此类的话根本纯属扯淡,在他们之间进退有度游刃有余的王俊凯太危险了,任谁都无法抗拒一个会对你笑对你耐心对你温言软语的王俊凯吧,更何况是他易烊千玺。他自知对王俊凯他做不到形同陌路,他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的本心却由不得他遮掩躲藏——他对王俊凯余情未了,不过就是分手那一幕太锥心,如今他便不敢再轻易将自己的心抛出去拿给人看。


 


罗嘉懿比易烊千玺到的还早,一见这人心事重重就知道那位王影帝怕是又招惹大导演了。罗嘉懿招呼易烊千玺去窗边,捧着一张八卦脸就问:“王俊凯又撩拨你了?”


 


易烊千玺恶狠狠地瞪他一眼,压低了声音反问:“你和王俊凯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他三句不离你,你一张嘴就是他,我看你们俩挺搭。”


 


“哎我冤枉啊!”罗嘉懿嘴里喊冤表情却一点都不像是蒙冤的样子,“大影帝心有所属,大导演口是心非,里里外外有我什么事啊——”他往门口瞟过去,漫不经心道,“王俊凯怎么还不上来啊!我们这帮人都要饿死了,他不来我们都不敢点菜。”


 


“吃你的吧。”易烊千玺也觉得奇怪,按说这会儿王俊凯应该停好车上来了,他也往门口看了一眼,还是没见着王俊凯的踪影,易烊千玺朝剧组坐的那桌走,顺便招来了服务员点单。罗嘉懿看着他将同事照顾得妥帖周到,嘴里嘟囔了一句,“真贤妻。”


 


易烊千玺不知道,王俊凯之所以让他先上去,是因为在他们快到餐厅的时候,王俊凯发现他们被人跟了,而且跟着他们的人,还是王俊凯认识的。


 


等易烊千玺上去后,王俊凯拧了钥匙熄了火却没下车,不一会儿从后面那辆车上下来一个人,他走到王俊凯车旁,欠了欠身子叫王俊凯:“王先生。”王俊凯一条胳膊搭在车窗,看着对方低着头毕恭毕敬,他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开口时寒意尽显,“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的?”


 


对方犹豫了几秒,对上王俊凯阴沉的脸色,只得硬着头皮回答:“刚才。”


 


“我爸还是我妈?”王俊凯讥笑一声,偶然瞥到手腕上的表,他不等对方回答便不耐烦地说,“回去告诉我爸——或者我妈,我今晚回家。”他拉开门下车,伸手指了指对方,“还有,先替我带句话,再让我发现他们派人跟着我,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王俊凯快步朝餐厅走,心绪跟步伐一样不能平稳,他从家里搬出来两年,本以为他爸妈早就放弃了过问他的感情他的性向,没想到他还是想的太乐观了。他也是后来才知道,当年易烊千玺和他分手,他爸妈竟然也在其中掺了一脚,对此他和他爸妈心平气和地谈过,当然也不可开交地闹过,他从家里搬出去那会儿正值他和爸妈关系僵硬的时期。这几年围在他身边莺莺燕燕并不少,好事八卦周刊隔三差五就会爆一条他和某某小生或是小花暧昧不清,但他爸妈一直没管过他,现在却突然又找人盯着他,王俊凯只能想到一个解释——他爸妈不是不放心他,而是不放心他和易烊千玺。


 


无论如何,这次任何人都不能阻止他把易烊千玺追回来,他在心里暗自鼓劲。他走进餐厅,看见易烊千玺正和剧组的同事举杯同饮,他眉目平和,嘴角放松,王俊凯想了又想,这个人曾经离开过他,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现在这人回来了,那他就不可能再把人放走。易烊千玺的人和心,只能是他王俊凯的。


 


剧组的同事开玩笑,说王俊凯做东却迟迟不见人影,好在易导前后照顾着大家,不然都没人敢动筷,王俊凯歉意地冲在座的各位笑了又笑,端起玻璃杯就要自罚三杯酒。同事本来也只想逗逗王影帝,没想到对方这么实在,愣是个个瞠目结舌看着人空腹闷了三杯酒。王俊凯喝完后把杯子放在桌上,说出的话却丝毫不含糊:“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要靠大家多多照顾了,希望《演技派》在各位的努力下能顺利拍摄。”


 


众人这才像回过神来,不过却莫名地齐齐把目光转向了易烊千玺,按道理来说,王俊凯刚才那番话更应该由易烊千玺开口,毕竟王俊凯只是主演之一,易烊千玺才是统筹整个剧组的导演。易烊千玺从王俊凯给自己倒酒的时候就不发一言,这会儿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有人当导演被主演这一出弄得不高兴了,刚开口打了个圆场,就听见易烊千玺说:“几年不见,王影帝倒是练就了一身在饭桌上巧舌如簧的本事,空腹闷酒的滋味好受吗,嗯?”


 


众人这下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了,谁都能看出来易导心情不好,可再细看细想,易导那话怎么听都不像是气王俊凯喧宾夺主,而更像是气王俊凯一上桌就喝酒的行为,可是易导为什么要为此生气呢?饭桌上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个个百思不得其解。


 


好在有罗嘉懿这个嘴巴闲不下来的主,他看够了热闹,自觉自发地跟人嘻嘻哈哈带动气氛,同时在易烊千玺不注意的时候努力给王俊凯使眼色,王俊凯无声地笑了笑,微不可闻地点头让他放心。


 


没有什么比易烊千玺还关心他更让他心花怒放的了。他在喝第一杯酒的时候就偶然看见了易烊千玺的表情蓦的一沉,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又不敢确定,本来他的确是想放下酒杯的,可他刚才对众人说出了一番漂亮话,加上自己要为晚到道歉赔礼,这才连着喝了三杯。果然听到易烊千玺的冷言冷语,王俊凯在那一瞬间几乎要喜上眉梢,易烊千玺还记得他曾经由于嗜酒搞垮了胃,当年和一群朋友胡闹的时候硬是被易烊千玺半逼半求地戒去了大半酒瘾,后来有易烊千玺在的场合他基本都不会碰酒,遇上有人敬他灌他也基本都是易烊千玺在挡,这几年他身边没了易烊千玺,却也不知算习惯还是对酒真的无感了,他偶尔喝酒,很少喝醉,连陆安榭在内的人也只会在他喝酒的时候对他说几句“少喝点”,却没有人像易烊千玺这样,会因为他空腹喝酒生气,即使是不动声色地生气。


 


即使能感觉到易烊千玺的关心,王俊凯也不敢再没轻没重把人惹恼了,他低头大口吃了好些饭菜,再抬头的时候,就见易烊千玺独自站在窗口抽烟。


 


饭桌上一群人跟罗嘉懿聊得正欢,王俊凯先去前台结了账,然后走到易烊千玺身边,他朝易烊千玺伸手,“给我一根烟。”


 


易烊千玺隔着一层烟雾盯着他,王俊凯脸上挂着怎么都藏不住的笑意,那双仿佛能看穿一切的眼睛此刻正牢牢地锁住他的视线,易烊千玺从那双眼珠里看到自己的影子,他的一颗心在胸腔里一上一下来来回回,他又吸了口烟,从口袋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递给王俊凯。


 


王俊凯点烟的时候,听到易烊千玺轻声问:“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笑?”他放下打火机不解地看着易烊千玺,后者没有看他,说话的声音更轻了,“我口口声声说着要让你,要让我们做普通同事,可你看着我说出做不到的样子,是不是很好笑?”


 


王俊凯本能地察觉到不妙,他真挚地摇了摇头,“没有,我没有觉得好笑,一点都不好笑。”


 


也不知道易烊千玺听进去没有,他自顾自地说着:“看着我像个透明人一样笨拙地在你面前表演,我会因为你和罗嘉懿走得近不满,会因为你空腹喝酒担心,你随便说一句话就能让我不知所措,这样的我,说不好笑我自己都不信。”


 


“千玺,我没有——”王俊凯把嘴里叼着的烟握在手里,他不知道易烊千玺为什么会突然不对劲,他只能试图让易烊千玺相信他所言所行不过是出于他的真心,或许用错了方法或许走了岔路,但他绝对绝对没有恶意。“千玺,从你回来那天起,我就从没想过要试探你。于你而言,只要你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王俊凯用身家性命发誓,我一定穷尽毕生弥补我的过错并十倍百倍地对你好;于我而言,只要我还爱你,那么我就会竭尽所能站到你身边。刚才那几杯酒确实是我想给大家赔礼道歉的,我也确实想替你,替我自己维持好剧组关系,如果让你担心了,不开心了,我道歉。”他一直盯着易烊千玺的侧脸,一字一句地说,“对不起,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易烊千玺最看不得的就是他这副示弱的样子,此时此刻的王俊凯让他不得不清醒地认识到这人是真的变了,他不再高高在上,不再趾高气扬,他在易烊千玺面前变得维诺小心,他总是在一切能表露真心的场合毫不掩饰地坦言他还爱易烊千玺,可他不知道易烊千玺在怕。


 


“王俊凯,我很怕你。”易烊千玺觉得越掩饰越累,索性沉了心将心中所想逐字道出,“我很想自欺欺人告诉我自己也告诉你,我们是真的过去了,事实上那天开机仪式之前我跟你说出那番话,背过身我就在心里嘲笑自己,真的过去了吗?如果真的过去了,那现在的我就不会再为你的一举一动上心,你只是我戏里的男演员,除此之外我们再无其他关系,可你也看到了,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像对待普通同事那样对待你,做不到你向我表白向我发誓而我无动于衷,可是王俊凯,你越是这样,我越怕你。”


 


王俊凯呼吸一窒,如果说他之前不知道易烊千玺在怕,而现在,当易烊千玺亲口说出“他怕”这样的话来,王俊凯却是立马就明白了他在怕什么——这个人,曾经和他一样,也是骄傲高贵的,他曾经连人带心把自己送给王俊凯,他年少时在感情方面的白纸经历让他在遇上王俊凯之后对感情的态度忠贞不渝一心一意,他以为付出等于回报,可王俊凯却让他失望甚至绝望了。如今王俊凯一味地想让他回来,全然忽略了他应该先修复好这人心口那道疤,那道由他亲手划下的疤。


 


王俊凯又想到了自己的爸妈。如果易烊千玺怕他,那他就先做到让易烊千玺不怕;如果易烊千玺怕长辈施压,那他就先去解决后顾之忧;如果易烊千玺怕有朝一日被公众口诛笔伐,那他一定要在那之前将易烊千玺保护得密不透风。总之从此之后,这个世界上不能再有让易烊千玺害怕的人和事,也不能再有任何能伤害易烊千玺的人和事,他会让易烊千玺知道,他王俊凯身上或许毛病缺点一大堆,可有一点,只要是他认准的,他一定会义无反顾,不惧任何。


 


“千玺,”王俊凯叫他的名字还是那么柔软,他回头看,吃饭的一帮人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离场,偌大的包厢就剩下他和易烊千玺两人,他柔声却坚定地对易烊千玺说,“你说我自私也好,霸道也好,蛮不讲理不可理喻怎样都好,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让你走了。”他手里的烟已经被捏碎了,他扔了烟,往前一步轻轻拥住易烊千玺,“你别怕我,你只要在原地等我就好。”


 


他回了两年未回的家,他看着他的爸爸王启瑞和妈妈白思文双双端坐在沙发上等着他,他叫他们一声,继而再开口,就是不容反驳的笃定和固执,“爸,妈,当年的事我不想再提,那时候我也混账,充当了一个隐形的刽子手和很多人,包括你们,一起逼走了我最爱的人,现在他回来了,如果你们不想认我这个儿子,不想让我再回这个家,那你们就尽管派人盯着我,然后在你们认为为我好的时候再逼他一次。”他仿佛看到他的妈妈白思文眼底有了些许雾气,他忍着心中的酸涩,说完了他要说的话,“如果不想我们反目成仇,就请你们早日收手。”他缓缓地低下头,以一个退让和恳求的姿势,“我这辈子,非易烊千玺不可,我不允许任何人将他从我身边推开。”


 


“王俊凯!”王启瑞气得嘴唇直抖,他抄起手边的玻璃杯就要砸自己的儿子,“你两年不回家,一回家就这么跟你的父母说话吗!”


 


王俊凯不躲不闪,不卑不亢,“爸,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们真的还想要我这个儿子,就不要动易烊千玺,否则——”


 


“小凯!”白思文急切地制止他要说的话,她知道她这个儿子说得出就做得到,自从他知道当年易家那个孩子狠了心分手也有他父母的参与,自那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回过家,白思文知道这两年他不肯回家的原因,他恨他自己,也怨他的父母。


 


王俊凯冲白思文缓缓地笑了一下,到底是没把“否则”什么说完,但白思文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倔强,甚至是阴鸷,白思文不禁想到很多年前那个在弄坏了父亲的字画后会跑来抱着她撒娇的儿子,再看眼前这个为了所爱之人向父母“宣战”的人,她无力地闭了闭眼,如若叹息般,幽声道,“你长大了……”


 


王俊凯心里也不太好受,可如果他今天不来向爸妈挑明,明天指不定他爸妈会怎么对付易烊千玺,他好不容易才让易烊千玺愿意跟他说真话,所以决不能冒险让他再缩回去。


 


“爸,妈,我今年三十岁了。”王俊凯慢慢地跪坐在父母面前,他吸了吸鼻子,控制着自己的声音,“我有我放不下的执念,有我想要守着的人,有我想过的生活,如果你们怕我自毁前途,那我明确地告诉你们,和易烊千玺相比,我的前途我的事业都不重要;如果你们怕我败坏家门,那我可以和你们——”


 


“混账东西!”王启瑞抬脚踹了他一脚,白思文连忙去拉,她抱着王俊凯的肩膀放声大哭,“小凯,我们是你爸爸妈妈啊!无论怎样我们都是你的爸爸妈妈啊!我们怎么可能不想让你好过啊儿子……”


 


王俊凯搂住她拍了拍,然后从地上站起来,他走之前,垂着头再一次决然地对父母说:“易烊千玺是我的底线。”


 


出了家门,他仰头望天,城市的天空已经很久都看不到星星了,只有一轮孤月寂静清寥地远远悬在天边,他摸出手机想给易烊千玺打电话,思索再三还是发了条微信过去,只有四个字。


 


——我很想你




TBC




————————


好久不见?其实也没有很久吧总觉得我见天儿就在lof蹦跶…


这章虐吗?不虐吧


虐就…多看几遍前段时间写的那一段瞎几把扯淡的刮胡子吧


距离最虐的小高潮也不远了


不要觉得导演字字诛心 只有敢把实话说出来问题才能得到解决嘛


再说还有影帝扛着呢 怕啥!


《演技派》写到现在 我得实话实说 我起码有两章都仿佛被剥了皮 一想到至少还要再被剥一次我就…我就觉得!珍惜眼前人是他妈的多么重要啊!


不说了 下次见


我的!评论!呢!



评论

热度(1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