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

小尾巴

奶盐苏打泡:

* 总裁x中学生


* 年上/年龄差


 


 




1  “我家小朋友放学了。”


 


“计财处提交的公司资金管理办法有利于加强公司资金管理,提高资金使用......”


 


会议时间已经比预计时长超出了二十多分钟,小八注意到他的老板林彦俊在这二十分钟里一共看了13次手表,并一脸阴沉的对财务主管使了八百次眼色,示意他重复的话就不必再说了。


可财务主管似乎是觉得这是自家老板投来赞许的目光,于是讲的更加卖力,好像要把自己所有的诚心都给表出来。


 


“停。”


会议超时半小时的时候,林彦俊总算出言打断了。


 


“今天到这里,周一早上十点你单独到我办公室,我给你一上午报告时间,必须把时间说满。”林彦俊一边说着一边对秘书小八扬了扬下巴,小八会意,很快就把桌上摊开的文件都整理了起来。


“大家都辛苦了,就这样,散会。”说着,林彦俊已经站起了身,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出了会议室。


 


“现在几点。”刚在会议室里林彦俊还要保留着身为总裁必备的“从容不迫”的人设,只是快步走出来,结果门一关上就忍不住的小跑了起来。


 


小八跟在林彦俊身后跑,一边抱着一堆文件夹,一边艰难的看着表:“六点过十分。”


 


一听到这个时间,林彦俊马上就加快了步伐,有些不顾形象的跑向电梯,不等小八腾出手就自己按了电梯。


 


 


小八知道的,他的老板是个泰山崩于前,也依旧面不改色的人,平时的私人情绪也从不带入工作里,作为年轻有为的富一代,林彦俊对于大小事宜都要亲自审核,可谓是青年企业家中的典范。


不过,这一切在一年前开始慢慢变了。


 


林彦俊好像开始活的接地气了一些,经常会让助理去买一些充满生活情趣的东西,比如,鲜花,小盆栽,还有情侣马克杯。


他还偶尔会在小八汇报生意的时候走神,目光放空,或是突然傻笑,而且就连每周例会都经常会像今天这样被强行停止。


 


这些都是一年前的林彦俊不会有的。


 


老板的私生活小八是无权也无意义知道的,但是作为他本人,他还是不禁十分好奇,究竟是什么,改变了他的老板。


 


所以在某次周五的例会结束,他和林彦俊一起等电梯时,斗胆问出了那个问题。


 


“老板。”小八小声的开口。


 


“还有什么事?”林彦俊在回信息,无暇看他的样子。


 


小八一咬牙,抱着觉得自己跟了老板这麽久,稍微问一句私人点的问题也没关系吧的念头,终于问出那个困惑他已久的问题。


 


“老板,你每周五为啥都这么着急下班?”


 


正巧这时候电梯到了,林彦俊看也没看小八一眼,径直走进了电梯,不过伴随他如风一般脚步和一句轻描淡写的秀恩爱。


 


“因为要去接我家小朋友放学。”


 


 


 


 


2  “咖啡,巧克力,还是我?”


 


林彦俊到达尤长靖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距离尤长靖放学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林彦俊被晚高峰堵得没脾气,看着离校门不到两公里了,果断的对司机说了句“开去校门口等我。”后就开门下车了,然后穿着一身高级定制的西装在人行道奔跑起来。


 


尤长靖是住读,每周只有周末能和林彦俊见面,所以这样一出校门没见到林彦俊的情形还真是第一次。


不过他心里清楚,林彦俊那么大一个公司,要处理的事情肯定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多,不能每次周末都围着自己转。况且他都等过自己那么多次了,自己等他也是正常的。


 


于是尤长靖给林彦俊发了个微信,怕他还在忙不方便听语音,就打了一行文字。


 


“我在学校正对面的那家奶茶店等你”


 


尤长靖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林彦俊的回复也就放下了手机,开始写作业。


 


林彦俊推开奶茶店的门气喘吁吁进来的一瞬间尤长靖就抬头看到他了。


他的西装外套已经被他拿在手里,上身是布料看着就很舒服的白色衬衫,配合下身黑色笔直的西裤,显得他腿特别长,特别的好看。


 


两个人对视的一瞬间就同时笑了起来。


 


“我到校门口才看到你的微信,赶着过来就没来得及回复。”


林彦俊走到尤长靖身边,一刻也不想错过的盯着已经一周没见的宝贝。


 


尤长靖一边收拾桌上的作业本一边抬头看他笑:“没事,你怎么满头大汗的?”


 


“太堵了,跑过来的。”林彦俊毫不掩饰的回答道。


 


尤长靖猜也是,这个时间正堵车,林彦俊公司那边又在市中心,要开车过来最少也要到八点去了。


也不知道林彦俊这是跑了多远的路,想到这里尤长靖心头就是一暖。


 


林彦俊牵着尤长靖的手忍不住就想把人带回家了,尤长靖的动作却在收好书包后停了下来。他看着前台卖奶茶的姐姐说:“姐姐,我买的巧克力可以给我了。”


 


店长姐姐点头,拿出一杯温着的巧克力递给尤长靖,尤长靖对姐姐道过谢以后转头就把那杯散发着甜腻香气的热巧递给了林彦俊。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到,就要店长姐姐帮我保温着。”


尤长靖不像林彦俊,年纪小脸皮薄,做这些暖心的事也不好意思看着林彦俊。他的眼睛向下看,长长的睫毛都铺在眼睑处。


 


林彦俊其实是个很嗜甜的人,尤其爱巧克力。


只不过鲜为人知罢了。


 


他接过尤长靖递来的热巧,还没喝,一丝暖甜的味道就已经涌上了心尖。


 


林彦俊牵着尤长靖的手不自觉又握紧了些,他强忍着在尤长靖学校对面这样大庭广众的环境下就亲亲他的冲动,拉着他往外走。


 


“我们回家。”林彦俊的心已经如手里的那杯热巧一样,融的一塌糊涂了。


 


“好。”尤长靖跟在他后面,甜甜的回答道。


 


 


 


 


3  “不止是高中、大学,你的一辈子我都要管。”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总裁,一个是普普通通的高中生,这两个人怎么看也不像随意就能搭在一起的。


 


事情的源头还是要从两年前说起。


 


那时候的林彦俊生意已经赚了很多钱了,公司规模也在逐渐扩大。在这样的时候,我们的林总想到的不是享乐,而是做慈善。


 


除了捐款和补助以外,林彦俊在走访一家孤儿院临走的时候,问老院长还有什么需要的时候,老院长面色有些为难的跟林彦俊说。


 


“您给的帮助已经很足了,按理说我不该再提什么要求的,可是实在有件事,我心里放心不下。”


 


老院长说的时候也是面露难色,一句话叹了三口气。林彦俊不禁疑惑,想说帮人帮到底,到底是什么事情先听听也无妨。


 


“您直说就是。”于是林彦俊这么回答道。


 


老院长又叹了一口气:“是这样的。我刚接手孤儿院时候遇到的第一个孩子,按理来说他今年就要去念高中了,可是孤儿院的硬性规定是只供他们到义务教育结束,高中是不管费用的,所以那孩子今年就要出去打工谋生了。”


 


“前几天那孩子单独来找我,红着眼睛告诉我他还想念书,他的成绩也确实一直是名列前茅的,我觉得......他就这么不能读书了真的挺可惜的。况且现在社会的形势,一个初中毕业生很难有出路,我见他是真的想念书,就拿了自己的一些积蓄替他交了第一学期的学费。”


 


老院长小心的看了眼林彦俊,怕他没耐心听下去,在看到林彦俊脸上认真并无不耐烦地表情之后才又继续说:“但您也知道,我们这种半自愿的工作工资真的很微薄,我能资助他一学期,两学期,但要想等他念完高中三年的话,也实在有点吃力,我也还得给自己留点棺材本......”


 


“那孩子从小就很听话,很聪明,是块读书的料,又是我接手以后第一个接触的孩子,所以我在这里用私心求一下林先生,如果您愿意的话,可否资助这个孩子念完高中?”


 


老院长见过做慈善的企业家不少,但大多都是为了社会形象作秀,并不真心地关心慈善事业,可林彦俊给他的感觉不同,他看向院里那些孩子时候的眼神都是带了情感的,所以才对他说出了自己的这一份私心,却也没把握他会不会答应。


 


 


林彦俊像是思忖了一会儿才说道:“就念完高中吗?大学呢?”


 


老院长听到他的反问愣了一下,差点没反应过来林彦俊这是答应了。他激动地点点头:“高中就行了,大学的话,看看这孩子考不考得上吧。”


 


林彦俊没怎么考虑就点头答应了。


他不缺那些钱,如果那个爱读书的孩子能因此得到帮助那他为什么不伸出援手呢。


 


片刻后,院长很高兴的把尤长靖带到了林彦俊面前。


 


那是林彦俊和尤长靖第一次见面。


林彦俊记得尤长靖身上穿着一件孤儿院批发的廉价T恤,气质却没有就此被淹没掉,或许是他皮肤白的原因,加上五官长得好看,看了就很招人喜欢。


 


林彦俊记得尤长靖那时候的表情,生涩的,有些害羞的不敢太看着自己,但是嘴里全都是最真诚的感谢,还说自己以后一定会把钱都还给他,用什么报答他都可以。


 


林彦俊受不住这样隆重的感谢场面,连忙扶着尤长靖说。


 


“我帮助你你感谢我是应该的,但是不要就此把你自己的前程都与我挂上关系了,你是为你自己而活的。”


 


 


后来尤长靖告诉林彦俊,或许自己的第一次动心,就是在林彦俊讲这句话的时候吧。


 


而后来的林彦俊后悔不已,他后悔为什么当时想不开给尤长靖转去了当地最好的一所寄宿学校,害得自己每周只能见他两天,周末还只有看着他写作业复习的份。


 


 


 


 


4  “我不急,等你成年。”


 


林彦俊,由于年纪轻轻就创业成功,故商场人称“小林总”,又经常和年长的前辈做生意打交道,林彦俊总觉得自己是真的还年轻,却忘了自己很快也要过27岁生日了。


 


作为一个即将27岁的正常男人,他免不了一些“需求”。


 


可是摆在他面前的现实是,他的男朋友还只是个高三的学生,今年17,并未成年。


 


很多次他将尤长靖压在身下揉揉吻吻之后都会克制住自己吃干抹净的欲望,理性和需求的天平在每次两边疯狂摆动后还是倾向了理性的一边。


 


林彦俊看着身下因为害羞而拿手臂遮住了大半张脸的尤长靖露出一双湿漉漉的小鹿眼睛,那么澄澈,那么明亮,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他揉揉尤长靖柔软的额发,从他身上坐起来:“好了,去睡觉吧。”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又一次选择了克制,心中的感觉有些复杂。


 


总的来说是觉得很温暖的,林彦俊愿意为了他一次又一次的克制住自己的欲望,但是怎么总觉得隐隐有点失望呢......


 


不过这个他不会对林彦俊说出口就是了。


 


 


 


 


5  “世人说,彼此最亲密的恋人就像是对方长出来的小尾巴。”


 


熬过了难以见面的高中三年,尤长靖的高考也很顺利,如愿考上了首都最好的大学之一,不过这也意味着他和林彦俊挨过了高中三年的星期恋爱以后又要开始为期四年的异地恋。


 


林彦俊心里苦。


明明是自己“养”的人,却连个完整的在自己身边的日子都稀少。


 


异地恋真的很辛苦,尤长靖深谙此道,尤其他的男朋友还是个日理万机的总裁。


 


或许是以前高中的时候他忙着努力学习,才没有意识到,原来林彦俊是那么忙,经常开会,要么就是在出差,回家以后跟自己视频也是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尤长靖也有点郁闷,但更多的还是心疼。


 


毕业以后必须回X市工作,最好能在林彦俊的公司上班,不然这恋爱谈得也太苦了。


看着男友屏幕上的睡颜,尤长靖如此想到。


 


 


首都的秋天比尤长靖土生土长的地方冷太多了,于是他早早地就穿上了有点厚的风衣,再加上平时混在一堆理工男里,也不是太讲究形象,每天都是随便拉两件衣服就去上课了。


 


如果尤长靖知道林彦俊会“突击检查”的话,他一定会至少把头发梳顺了再出门。


 


尤长靖和人潮一起走出教室,一眼就看到坐在走廊的凳子上等着自己的林彦俊。


 


他差点以为自己是出现幻觉了,瞪大了眼睛仔细看了看,确实是他男友林彦俊没错,虽然没有穿西装,但还是充满仪式感的打上了领带,配着他身上这件竖条纹水蓝色的牛仔夹克真的好看极了,丝毫看不出是公司的总裁,就像个在校大学生。


 


林彦俊和尤长靖几乎同时在人潮里找到对方,相视一笑。


 


尤长靖挤着下课的同学们,带这些小跑的撞到林彦俊面前:“你怎么突然来了!”虽然才一个多月没见,但尤长靖总觉得是过了一年,所以语气里尽是惊喜。


 


林彦俊也是想他想的受不了了,趁着下午有空就临时买了机票过来,第二天一早就又要飞回去了,但他不想让尤长靖知道自己这么折腾,于是说:“刚好过来出差,就想着来看看你,明天就回去了。”


 


尤长靖刚听到时还有些失落,想着只有这么一会儿的相处时间心中就又难受起来,但一转念又觉得在一起的时间就好好珍惜吧,何必让自己带着坏心情和朝思暮想的人温存呢。


 


为了体现出争分夺秒,尤长靖当晚没回学校宿舍,而是和林彦俊一起睡在了酒店。


 


林彦俊一个月没见他了,亲他亲的难舍难分的时候又下意识的想起要克制,正欲分开,脑袋就被尤长靖按了回去。


 


上个月尤长靖生日的时候已经开学了,林彦俊本来是想去给他庆生的,但是有一个早就约好了的大生意,他犹豫着想推掉,却被尤长靖拦下了,告诉他工作重要,生日还有以后的每一年他们都能一起过。


于是当晚,林彦俊也只有隔着屏幕给尤长靖过了他的十八岁生日。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爬上了些红血丝的眼睛,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轻撩勾人的说到。


 


“我上个月就成年了。”


 


林彦俊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抱着尤长靖就直接往卧室走。


 


 


禁忌解除,成年快乐。


 


 


 


 


 


END


 


(或许会有番外,这篇总裁我可算舞出来了,小甜文而已,就不要上升了,大家晚安)



评论

热度(2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