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

【长得俊】林老板今天睡觉了吗(上)

阿然芒果味。:

狗血俗套包养梗
我也不知道能写多少
瞎××起名。
     
      
     
      
浴室里的流水声传进尤长靖的耳朵里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尤长靖的心脏。
    
       
尤长靖觉得现在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等着浴室里的大老板来吃了他。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两年却没什么动静的尤长靖终于还是走上了傍大佬这条路。
      
      
在尤长靖的意识里,包养小明星的大老板们都是肥头大耳上了一定年龄的糟老头儿。陆定昊听到了尤长靖这话还狠狠的敲了尤长靖的脑袋说他是暴发户看多了。
      
      
这两年来尤长靖的经纪人一直是陆定昊,而陆定昊手下也只有尤长靖一名艺人。刚出道那会儿便有大老板看中了尤长靖软嫩嫩的样子,想要有些私下的交易。尤长靖行得正坐的直死活不同意,所以从那以后的演艺道路就吃了瘪,分不到好资源,公司也有意无意的打压,总之是一路受阻。
       
      
最后被生活磨平了棱角的尤长靖终于在陆定昊的软磨硬泡下拿着房卡来到了和大老板约好酒店。
     
     
浴室外,格子衬衫的衣角已经快让尤长靖捏烂了,浴室里的大佬还是没有出现。陆定昊让他来的时候只说这个大佬是个势力比较广的投资人,叫林彦俊,其他什么也没提。尤长靖拿着房卡就来了。
      
      
自打进了这屋子大老板就一直在浴室里,两个人唯一的互动就是刚进门的时候大佬在浴室里喊着让他先找位置乖乖坐好。
     
      
不知怎么的,听到这声音尤长靖突然踏实下来。
     
      
沙发的一角已经快被尤长靖坐穿了,浴室里的水流声才停下来。浴室挂着水汽的门被推开,尤长靖的目光一瞬间就被吸引了去。
      
     
林彦俊的头发上还挂着水滴,不过林彦俊没有给它滴落的机会,立刻就用手中的毛巾擦拭起来。像是没看见沙发上的人一样,林彦俊径直走到了电脑面前开始敲击着键盘。
      
       
尤长靖只能看清林彦俊的侧脸,紧致的下颚线勾成诱惑无比的形状,嘴唇的颜色像是涂了口红。湿漉漉的头发还是有水滴滴下来,林彦俊的眉头一下紧皱了起来,表情严肃了许多。
      
      
本来在林彦俊手中的毛巾不知什么时候被甩进了尤长靖的手里。尤长靖拿着毛巾还没来得及开口,林彦俊便先一步发出了声音。
      
      
“帮我把头发擦干净。”
      
       
尤长靖慢悠悠的一点点蹭到了林彦俊身边,心脏跳动的声音充斥着耳膜。近距离观察这人,尤长靖已经深深地沉浸在林彦俊的侧脸里。手上的动作慢的快要停下了。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的啊!而且长的这么好看……好像睡了也不吃亏。
    
      
“看够了吗?看够了就快点擦干净。”
      
       
尤长靖加快了速度,力道却是一点没变。这头发柔软的不像话,一个用力都要扯断了吧。
       
        
擦干了头发林彦俊仍是忙着工作,丝毫没有要进卧室的意思。尤长靖本来忐忑不安的心也在键盘有规律的敲打声下平静了许多。
          
      
甚至还有些催眠的意思……
      
        
尤长靖是被拍醒的,嗯,拍的脸。迷迷糊糊间听到林彦俊说让自己洗澡睡觉,一定要洗干净点再过来。
      
        
听了最后一句话,尤长靖的心情一瞬间就跌落了谷底。洗干净再来?是嫌弃自己脏吗?这句话怎么听尤长靖都觉得林彦俊是个“身经百战”的老变态,一定睡过很多人!自己的第一次竟然就要送给这样的人!
       
        
被生活磨平了棱角的尤长靖也只能咬咬后嘈牙,气呼呼的走进浴室。当然,生气摔门这种事情他是怎么也不敢的。
        
        
五分钟后浴室门再次被打开,尤长靖穿着准备好的浴袍深呼了一口气,像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打开了卧室的门。
       
       
林彦俊已经躺下了,闭着眼睛也不知道睡没睡着。尤长靖小心翼翼的走到床边,没等反应过来就被床上伸来的手拽倒在床铺上,跌倒在柔软的被子里。
       
       
尤长靖盯着面前放大了几倍的脸,连呼吸都屏住了。他感觉到林彦俊的一条腿卡在他的腿缝间,不上不下,正是可以把自己的脸烧红的位置。
      
        
“第一次?”
            
       
“第一次你也嫌弃我不干净。”
      
         
林彦俊愣了愣,他没想到身下这人已经紧张成这个样子了竟然还有胆子怼他。不过自己还真没有嫌弃他不干净,刚刚让他洗干净一点其实也没有第二层含义。
       
        
林彦俊轻笑了一声,接着就开始挑逗的动作。捏紧了尤长靖的下巴就在耳根处轻啄起来,紧密的接触让林彦俊不能不感受到尤长靖颤抖着的身体。抬眸一瞧,尤长靖咬紧了下唇,眼皮也死死的咬和在一起,连睫毛都开始抖动。
       
        
本来抱着“就当和人民币睡了一晚上”的心情躺在了床上,可在林彦俊欺身而上的时尤长靖还是避免不了的紧张。不过尤长靖没想到的是,林彦俊只是轻吻了几下便从自己的身上离开,躺在了一旁的空位置上。一瞬间轻松下来的空气还让自己有些不习惯。
      
        
“睡觉吧。”
         
         
听了这话,尤长靖突然紧张起来,声音都多了几分颤抖。
      
        
“那个……其实我可以的……”
       
         
林彦俊像是读懂了尤长靖话里藏着的东西。
      
       
“你不用担心,答应你的资源会有的。”
       
         
一整个晚上,尤长靖不知抢走了几次被子,被冻醒的林彦俊一脸不爽的盯着还在熟睡的尤长靖。抢走了被子也不盖,就在怀里抱着,这是个什么操作?
     
      
林彦俊又一次伸出手拍醒了熟睡的尤长靖。不过这次可能是睡的比较深,醒的没有很彻底。
        
       
“你抱着被子,我盖什么?”
       
        
尤长靖傻笑了两声,又睡过去,不过怀里的被子已经盖在了林彦俊身上。后半夜尤长靖就再也没抢过被子,林彦俊也没有再醒过来。
        
         
第二天一早,被闹钟吵醒的林彦俊不得不睁开双眼。身旁的枕头早就没有了人影,可横在自己胸前的手臂提示着林彦俊,尤长靖的存在。
       
      
掀开了被子,尤长靖软趴趴的脑袋就趴在自己胸前,鼻子里呼出的热气有一下没一下的刺激着林彦俊的皮肤。
        
        
林彦俊叹了一口气,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床榻,尤长靖熟睡着还是没有醒。片刻后,关门声响起,尤长靖翻了个身将被子全部揽入怀里又睡了过去。
      
        
尤长靖是被陆定昊的电话吵醒的。
      
        
“诶呦我的祖宗!王导刚才给我打电话让你去试戏!林大老板办事速度太快了吧!”
      
           
尤长靖揉了揉头发,看了眼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一。床边早就没有了林彦俊的体温。
       
       
“可我们昨天什么也没做,就是睡觉了而已。”
         
          
陆定昊听尤长靖讲完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谁知道是不是这个林老板有什么疾病硬是找小明星装装面子。不过要真是这样,他也够惨的。
        
         
“但是他真的好帅啊,昨天要是真的被睡了我觉得也不吃亏。”
       
        
“能不能有点出息!”
        
         
林老板到底有什么疾病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王导明天要尤长靖去试的戏,也不是什么大制作,但是属于未播先火自带热度的剧。要知道这可是多少人挤破头都进不来的剧组啊。
        
         
试戏当天陆定昊带着尤长靖瞒着公司去了试戏的场地,这么好的机会要是让公司的人知道了指不定又顶包成谁过去试戏了。
       
        
几场戏试下来王导对尤长靖的印象还不错,临走前看着王导满意的笑容,陆定昊和尤长靖都觉得以后大吃大喝不用担心钱的小日子快要到了。当天晚上两个人就去下馆子吃了个舒坦。
         
          
实话讲林彦俊和朋友下车看到尤长靖和陆定昊搂着对方在大街上嘶吼着唱歌的时候,并不想承认这是自己包养的十八线小明星。
        
         
林彦俊和朋友打了声招呼便朝着那两个醉鬼走过去。尤长靖喝的多,见林彦俊来了整个人便扑在了林彦俊身上,林彦俊闻着尤长靖满身的酒气眉头又紧皱了起来。而尤长靖接着说的话让林彦俊有种冲动把他直接扔在大街上。
      
        
“林大老板您就是我爸爸!等我以后红了有钱了,我就来包养你!跟着尤哥走,吃香喝辣啥都有!”
         
          
“刚接了一部戏就开心成这个样子。”
       
        
林彦俊摇摇头,将身上的人塞到了自己的车里。陆定昊也上车后简单的跟司机吩咐了几句,便转回身扎进了人堆里。
        
         
“这就是我们林总裁包养的小团子?”
       
        
林彦俊照着说话那人的屁股就来了一脚。
      
      
“滚!”
          
          
          
          
一个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尤长靖进组也已经一个星期了。然而这段时间林彦俊却一直没有再联系尤长靖。起初尤长靖每次那天晚上说要包养林彦俊心就抖一抖,生怕林彦俊生气就此断了自己的资源。
       
       
不过现在已经在组里了,尤长靖也没有那么担心了。组里的人对他也算照顾,好像所有人都把他当成一个乖巧的弟弟来疼,渐渐的尤长靖似乎已经忘记了林彦俊的存在。
         
         
直到林彦俊的微信突然发过来说已经在来剧组的路上了。
        
          
那天下午导演突然通知休息,明天继续拍摄。所有人都沉浸在休息的兴奋里,只有尤长靖一个人猜到了也许是因为林彦俊的到来。
        
          
林彦俊的样子疲惫的很,洗过了澡就在尤长靖的床上睡下了。令尤长靖有些奇怪的是林彦俊这次竟然没有让自己洗干净,直接抱着自己就躺在了床榻上。尤长靖不敢有大动作,僵硬的缩在了林彦俊的怀里。
        
        
“你放松点,太硬了。”
        
         
尤长靖顺从的将身体放松下来。林彦俊蹭了几下找了个舒坦位置,手还在自己的赘肉上揉捏个不停。
        
        
林大老板这是买了个毛绒玩具抱着睡觉还是咋的?
           
         
没一会儿林彦俊平稳的气息就从耳后传来,累了几天的尤长靖也很快陷入了林彦俊的呼吸节奏。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林彦俊已经没了影子,剧组的人又开始忙前忙后准备接下来的拍摄。没人知道林彦俊的到来,不过制作人问自己要不要唱主题曲的举动却是在提醒着尤长靖,自己昨晚是在谁的怀里睡着。
     
     
      
     
    
   
大概可能今天还有一更。
大家中秋快乐。

评论

热度(1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