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

【长得俊】本末倒置(三)

丁耳:

(一)(二)


私设


ooc HE


点梗来自@林 (相似用户太多我没找到你对不起)


金主柚X明星橘 59不逆


(三)


清晨,林彦俊醒来的时候,尤长靖已经醒来,他低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林彦俊在这一瞬的时间里,体味到了一种“脆弱”,这脆弱如此有感染力,林彦俊看着他本就白的皮肤在微光里变得几乎透明,总有一种尤长靖下一秒就要消失的错觉。


尤长靖在这时抬了眼眸,水雾弥漫的眼睛撞到林彦俊眼中,他浑身肌肉一紧,不知为何进入戒备的状态。科学研究说,对视超过五秒便是爱情开始的预兆,林彦俊和尤长靖自然坚持不到五秒,大概三秒之后,尤长靖移开了视线。


“早上好。”尤长靖哑着声音说完,又不说话了。


“我在想,”林彦俊试图去看清尤长靖眼中的情绪,那些模糊的,有些不完整的情绪。“你是不是对我不满意,要退货了。”


“你觉得呢?”尤长靖似乎有点惊讶他会这样讲,笑的时候带着一点无奈的意味。


“我对我自己还是有自信的,”林彦俊说完,看见尤长靖的笑容扩大,“但我只是很好奇,你在怕什么?”林彦俊一眼就看穿,尤长靖在怕,但他在怕什么呢?


尤长靖的神情告诉他,猜对了。


“你不用跟我讲,没关系,我只是好奇而已。”林彦俊不想给他负担,“如果你愿意分享的话,可以和我讲。”尤长靖沉默着,他们在沉默里共度了半分钟。


这半分钟,似乎很让尤长靖不安,但林彦俊没有去打破这种沉默,他在等,在等尤长靖给他一个答案:是可以讲,还是不可以。


“你几点的通告啊?”尤长靖还是没有选择直接回答他,林彦俊看了一眼表。


“我还可以睡半个小时。”


“睡吧。”尤长靖先一步闭上了眼睛。


 


林彦俊再一次在公寓里和尤长靖见面,是两周之后的事情了。


洗过澡,林彦俊坐在书房窗台边的沙发上读剧本,尤长靖到的时候带了一身寒气,进门第一件事情依然是摘手表。林彦俊刚想和他说话,尤长靖这边接到一个电话。


“恩?好,我看一下。”走到书桌前开电脑,尤长靖神情很严肃。


林彦俊想了想,准备起身离开,尤长靖却给他使了个手势,口型告诉他不用走,于是抬了一半的身子又落下来,林彦俊有点不安,他不喜欢见证别人的隐私,不管是公事上的还是私事上的。


“OK,”尤长靖滑动鼠标,似乎在看图表,“恩,我在看。”他盯着屏幕几秒,再开口,“我记得上个季度的数据里面有提到这个部分,是被遗漏了吗?”他听了几秒之后,视线离开屏幕,转椅转了半圈,“细节上的问题不必急着现在追究,你注意到这一点,把原因找到来告诉我。”尤长靖指尖敲了敲桌面,“找原因不是我的工作,是你的。”语气温和,但这句话里充满了压制性。


林彦俊观察他,尤长靖五官如此圆润,每个线条都完整地圈回一个圆,笑起来唇形像一颗心,是这么多情善良的长相,但他冷淡的时候又那么有距离感。林彦俊歪着头,不自觉地去想,尤长靖是一个看似温柔实则强大的人。


尤长靖看到了林彦俊在看他,笑着摘了耳机,林彦俊没有挪开视线,尤长靖将白色的无线耳机摘下来,是冷白色缀在他粉白的皮肤上。


“这一页很好看哦?”尤长靖挂了电话,来到林彦俊身边,林彦俊才意识到自己盯着他看了很久,低下头去觉得丢人到家,又不好表现出来。“也没什么嘛。”尤长靖也来看林彦俊手里的剧本,呼吸不是太热,还有点微微的凉气。


林彦俊是实在坐不住了,自己也太丢人了,他把剧本放在一边,起身要走,没想到尤长靖抱住了他。


“哎呀,不要走嘛,”尤长靖抱着他的腰,蹭了蹭林彦俊后背,转到他眼前的方向来,“我觉得那一页很好看。”认真地看着林彦俊的眼睛,尤长靖笑着这样讲。林彦俊也不知道是因为羞愧,还是别的原因,心跳猛地加快,敲击的心跳节奏点让他格外紧张。


是在撒娇吗?林彦俊有点惊讶,尤长靖是在和自己撒娇吗?


“撒娇也没用的。”林彦俊这样说,尤长靖笑开,下巴蹭到他脖颈的位置。


“没用的吗?”尤长靖眨巴眨巴眼睛,委屈地瘪瘪嘴,“居然没用的吗?”


林彦俊的心情,许是恼羞成怒,加上心痒难耐,在这样的结合下,他低头,含住了尤长靖的嘴唇,略为凶狠地吻了起来。


接下来的事情,是顺理成章的合约条款了。


 


这关系如此循序渐进一个月,林彦俊发现尤长靖其实是一个活泼的人,他话不少,而且很喜欢调戏自己,这点林彦俊早就发现了,却在最近觉得尤长靖是越来越过分了。


让林彦俊有些苦恼的是,他在尤长靖面前,总是不知道如何“自在”:他总是紧张,总是觉得拘束,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不再游刃有余。但奇怪的是,林彦俊又不讨厌见到尤长靖,他甚至隐隐期待着见到他,不只是发生身体上的关系而已,和他说话,聊天,甚至只是互相看着,都让林彦俊觉得很值得期待。


比如说,在林彦俊最新的剧集开拍之后,尤长靖来探过一次班。


尤长靖以“投资方”的身份来,是主要和导演、制片人交谈的,他们几个聚在镜头监视器前,仔细看着林彦俊和女主角的对手戏,也是林彦俊杀青前的最后一场戏。


林彦俊演的角色,是男二号,在整个剧集中有比较重要的串剧情的作用。现在这场戏是在剧集后期,他发现了女主角协同其他人对自己家庭的伤害,怀揣对女主角的友情和些许爱情,他找到女主角对峙,在对方强硬的态度下感到备受伤害,准备黑化。这场戏的情绪渐变很是复杂,对白也很多,林彦俊纵然准备了很久,也心怀忐忑。


搭档演员很有经验,在处理角色上游刃有余,林彦俊很快被带入角色和场景,开始了和她剑拔弩张的对峙。不知道为何,林彦俊将女主角的性格和所作所为,带入了尤长靖,他目视对手戏演员的眼睛,将那里面的不安和强势一并收进心里,那份心痛、愤怒、和强烈的侵略欲让他的表演格外真实。


这场戏结束之后,场内很安静,剩下导演说“OK”的声音。


林彦俊收回目光,被爆发了一半又不得不放下的情绪震荡得有一点喘,女前辈拍了拍他的手臂表示赞赏,林彦俊和她微笑示意。两个本性高傲和清冷的人,也不会有过多交流,林彦俊长出一口气之后,慢慢地将视线投到尤长靖身上。


那人站在原地,正看着他。


林彦俊突然很紧张,这像是学生交作业一样的紧张,又不只是这样的紧张。林彦俊还来不及考虑明白是怎样的情绪,便看见尤长靖的口型,他慢慢地说“做得很好”。


林彦俊低下头笑了,他无法抑制心里的喜悦,冒了泡泡咕嘟咕嘟,这份喜悦让他手脚发麻。尤长靖那天走得很早,没来得及等到林彦俊杀青,但他留了蛋糕和字条,很详细地赞赏了林彦俊的表现。


林彦俊将字条收下,先是放在了口袋里,想了想又拿出来,放在了外套胸口内侧的口袋里。这份珍重和仪式感,让林彦俊觉得有点惊慌,身体在他大脑之前做了一个选择,而这个选择让他害怕,他坐上车,又把字条拿出来,收在了随身的包里。


他抱着这个包,坐在后座上,突然很想尤长靖。


 


关系正式进入两个月的时候,林彦俊和Evie吵了一架。


他当晚到尤长靖的公寓的时候,还带着气,尤长靖进门似乎是感受到了,比起以往和他不停说话的作风,尤长靖那晚格外沉默,也格外温和。


林彦俊是不想在尤长靖面前耍脾气的,但他有些控制不了。尤长靖那种包容感,指引着他放肆地表达自己的情绪,林彦俊坐在沙发上,反复纠结要不要和尤长靖讲今天为什么和Evie吵架,在尤长靖给他递水果的时候,终于开口了。


“我今天和Evie吵了一架。”林彦俊把橘子放在茶几上,没有吃,“我调整一下就好了。”


“为什么吵架?”尤长靖轻声问他,林彦俊低着头,看地板上的花纹。


“因为观念不同吧,”林彦俊慢慢地说,他措辞很是小心,因为Evie是尤长靖的员工,这两层关系之间,林彦俊要权衡一下,怎么描述,“我明白,有一些妥协是很有必要的,我也愿意去妥协,只要这个妥协是值得的,都可以。但是,我不喜欢去做的事情,她要我去做,我又看不到价值,我就要反抗,我觉得这没有问题。”


“恩,”尤长靖轻声附和,“然后呢?”


“然后就吵起来了,她觉得我太过于幼稚和天真,她说在这个圈子里,最不需要被保护的,就是这种天真。”林彦俊摊开手掌,“我不觉得我这是天真,我只想保留一点我自己,属于我自己的东西,不可以吗?”


尤长靖没有说话,林彦俊不知道他是不是同意,语言词句的重量落回空气里,一跳一跳地。林彦俊终于去看尤长靖,发现尤长靖也在看他,尤长靖眼神里有审视也有宽和,林彦俊像是被一双手托起来,从寒冷的深潭里,慢慢地托起来。


“可以,”尤长靖很喜欢这样,用手去轻轻抚摸林彦俊侧脸,林彦俊不自觉地低头,跟着尤长靖的动作蹭了蹭,“我喜欢你的天真,”七个字连成一串撞到林彦俊心口,他整个人都要融化了,“这件事交给我。”尤长靖点了点林彦俊的酒窝,“你是我的王牌,懂吗?”


林彦俊点了点头,看着尤长靖上扬的嘴角,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好喜欢他。这种喜欢,要把林彦俊淹没了,它暖洋洋地溢满林彦俊全身,他想要舒展四肢,抱紧眼前的人,在他脖颈处蹭一蹭,再亲亲他。


于是他就这样做了,像撒娇的猫,额头先递过去,倚靠着尤长靖的脖颈皮肤,蹭了几蹭,然后示好地亲吻他。但林彦俊在尤长靖面前,很难一直“温柔”,用不了多久,他就要开始撒野。被融化在情绪里的力气,还是要还给尤长靖,林彦俊喜欢听他在床笫间难以自控的声音,他喜欢箍着自己的猎物感觉到那人逐渐消失力气,变成柔软的藤蔓缠在他身上。


就这一刻,林彦俊能感觉到,尤长靖是属于他的。


也就这一刻而已。


 


喜欢到变得失控,是从一场宴会开始的。


午时酒娱乐的年会,是林彦俊在娱乐圈目前为止参与到的最大的宴会,非公开的场合,似乎穿什么也无所谓,但在林彦俊这样的态度被整个妆发和经纪团队指摘一顿之后,他才明白这样的场合比公开的宴会更重要。


林彦俊整装待发,紧张得难以言表。


在尤长靖和Evie的共同努力下,林彦俊目前正在稳步累积作品,准备爆发当中,在场的人里,注意他的也不算少数。进了宴会场,他就意识到,自己这一身红丝绒的西装,是多么引人注目,服装团队挑选这件衣服,果然有他们的用意。


取了一杯酒,林彦俊喝了一口来让自己冷静一点,酒精顺着血液到达神经,能消减他过于兴奋和紧张的情绪。林彦俊环视一圈会场,从熟悉的人开始攀谈。他非常不擅长主动和人打交道,但林彦俊现在似乎比以前好了一点点。


他不由自主地去模仿尤长靖的言行,将紧张和尴尬都放在微笑的背后,林彦俊知道自己不擅长打开话题,便干脆做一个认真的倾听者,他选择用自己专注的眼神做武器,把紧张到有点抖的嘴唇藏在酒杯里面,在聊天者语言节奏的间隙点头,时不时给一句回应。


这样的方法,似乎很是起效,林彦俊被熟悉一点的人那里介绍到从未见过的陌生人身边,用相似的方式,去和他们拉近距离。


“表现不错嘛,”卫生间里遇到尤长靖,那人居然来拍他屁股,林彦俊皱了皱眉,尤长靖立刻凑过来和他笑,“哎呀,放松一点,你今天表现很好哦。”借着酒力,尤长靖比平时还要大胆,踮起脚来亲吻他侧脸,“是学习能力很强的小朋友了。”林彦俊别过脸去,擦干手上的水渍。


“你喝太多了吧?”闻到尤长靖身上的酒气,林彦俊轻轻抱住他的腰,低声抱怨。


“诶,你不可以嫌弃我。”尤长靖吧唧一口亲在他嘴唇上,带着各种酒精混合的味道,林彦俊一愣,尤长靖已经逃离他怀抱,“我去认真工作了,”打开门之后,尤长靖和他做了个鬼脸,“你也要认真工作哦。”


林彦俊被他逗笑了,怎么会有人这么可爱啊?


但“可爱”不是只对着他,林彦俊在这场宴会里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尤长靖游刃有余地行走在众人中间,和长辈后辈聊天玩笑,借着一些放松的机会更加放开自己,林彦俊不知道这是他的策略还是酒精下的真情流露,但看着他和自己之间拥挤的人群,林彦俊突然有点不太舒服起来。


夜晚睡着的尤长靖,缩在他怀里,震颤的睫毛上还挂着脆弱的泪滴,林彦俊吻去那一点眼泪,尤长靖轻轻哼一声,缩得更紧。


他真的很好,林彦俊亲吻尤长靖额头,这样想,他除了不爱我之外,什么都好。


----------


本来想虐的,但写完我也不知道这算什么。


59绝对不逆,真的。

评论

热度(865)

  1. 梅阑落丁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