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

【长得俊】致幻爱情 | 04

牧羊少女:

- AU / 某清冷总裁柚包养某斯文败类橘的俗套爱情故事 / OOC


- 这一章爆肝了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废话很多 哭了 下一章完结倒计时


- 虚构人物预警




——————————————————————




双人床的另一侧一片冰冷,这已经数不清是第几个睁开眼看不到尤长靖的清晨。


 


尤长靖在上海出了趟差回来后变得越发忙碌。


昨日传媒接下了省台的一档头部综艺制作,预备在下一年的第一季度台网联动,同步播出。那部综艺据说是从英国BCC电视台购入的独家版权,英方也正准备着派发下属团队来到中国,与昨日传媒共同参与制作。


尤长靖很少会和林彦俊主动聊起这些工作上的事情,这些都是林彦俊偶尔闲来无事,上网冲浪时顺带着查了查。


 


这些天尤长靖总是早出晚归,偶尔为了跟着团队一块加班整宿都没能回来,估计就是被这档子事儿绊住了脚。


最近的尤长靖就连做爱似乎都没了兴致,拖着疲惫的身躯刚进门,倒头就栽进了被窝里呼呼大睡了,让林彦俊为他又脱鞋又换衣服费了好大一番劲儿。


 


林彦俊想起自己十八岁那年的夏天,高考录取书快递到了家门口,看着文件袋上印着浑圆有力的“T大录取通知书”字样,林彦俊兴奋的想要亲口告诉尤长靖他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大学,便兴高采烈的直接奔向了昨日传媒。


 


结果喜报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一顿。


 


尤长靖的助理在一边拽着他的手小声叮嘱,说以后可千万不要在总裁工作的时候去打扰他。


 


被训过之后的林彦俊乖巧的坐在总裁办公室里的沙发前,托着腮盯着尤长靖认真工作的样子出神。


 


被玻璃幕墙环绕包围的二十九层总裁办公室,背靠着CBD高耸入云的钢筋建筑,那是北京少有的出现蓝天白云的一天。


 


林彦俊望着西装笔挺的尤长靖坐在大理石桌前,一双眼凛冽有神,突然从心底漫出一种沉归落雁,现世安稳的感受。


 


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


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这算是林彦俊第一次看到工作时的尤长靖,也是最后一次。


 


或许在心底潜藏着的变化就是从那天开始的。


 


工作上的事情尤长靖不主动提及,林彦俊没有理由知晓。


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去了解与尤长靖有关的一切。


 


上次两个人在饭店里兴致大起,第一次在外头激烈的来了那么一发,等到林彦俊整理好衣装人模人样的重新坐回餐桌前,那女孩面色铁青的质问他为什么去洗手间去了那么久。


 


林彦俊借着遇上了老朋友,多说了几句话的理由轻描淡写的搪塞了过去。


 


后来听尤长靖的话乖顺的换了手机号,安浅又在微信上找他,他总是说自己忙。


 


那女孩倒也知趣,被婉辞拒绝过几次后,也不再纠缠。


 


林彦俊知道自己越界了。


身体已经与那人处于负距离的同时,他开始大胆渴望自己的心也能。


 


林彦俊想要去触碰尤长靖的心。


 


他承认自己是不知满足的人,顺利攀登上了一座山峰,就开始向往着另一座更高的山。


 


在情事上的表现则要更胜一筹。


 


震耳欲聋的立体声在包厢里无缝环绕,聒噪不已。


也不知道是谁点了DJ舞曲,整个包厢都开始躁动起来。


 


林彦俊皱着眉头从沙发前站起身,走到包厢门前,开门溜了出去。


 


自高中起认识的那些社会青年们其中有个所谓的兄弟过生日,在KTV开了一间包厢,叫上了林彦俊一块参加。


想到今天晚上尤长靖又要留在公司不回来,林彦俊便顺口答应了。


 


烦躁的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烟,撕开包装抽出了一支,另一只手拿起打火机正要点燃。


 


脑子里却在一闪而过尤长靖不喜欢烟味后,又不加留恋的随手将烟和打火机全数丢进了垃圾桶里。


 


学会抽烟是在遇见尤长靖之前。


漂泊在外的孤独无处排解,跟着这些社会青年们,轻而易举的就学会了这样的陋习。


 


后来亲热的时候尤长靖敏锐的闻见了他身上的烟味,嫌弃完完全全写在了脸上。


他推了一把林彦俊,说:“身上有烟味就不要碰我了。”


 


自那时起,林彦俊很少再碰过烟草。


 


身体有些无力的靠着冰冷的墙壁,林彦俊仰起脖颈,嵌在天花板上的水晶灯令人头晕目眩。


 


那天尤长靖用染上娇媚的命令语气说的话还在耳边回荡。


尤长靖其实和他一样,也是占有欲很强的人。


 


他想要把林彦俊牢牢拴在自己身边,不许林彦俊和其他人谈恋爱,也不许林彦俊和他人有过多的深交。


 


他这么做又是什么意思呢?


 


林彦俊猜不透。


 


尤长靖长着一张明媚无害的脸,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所有情绪都轻易地表现在脸上。


笑起来的时候天真无邪,像个小孩。


 


陷入情潮里的尤长靖更是褪去了一切伪装的面具。


正是因为这样,林彦俊才会心甘情愿被他控制。


 


整理好心情,重新推开门进入包厢时,喧闹已经过去,大屏幕里正在放着一首抒情歌曲。


 


我怀念的。


 


尤长靖曾有一段时间用家里的音响循环播放着这首歌。


 


“……我怀念的,无话不说。


我怀念的,是一起做梦。


我怀念的,是争吵以后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


我记得那年生日,也记得那一首歌。


记得那片星空,最紧的右手,最暖的胸口。


谁记得……”


 


不知道孙燕姿的这首歌用情绪饱满的独特唱腔,让多少失恋的人沉溺在悲伤的世界里放声大哭。


就算是清冷如尤长靖,也不能免俗。


 


关于尤长靖的前任,林彦俊知道的不多。


那时候躺在床上的尤长靖抱着林彦俊,埋进温热的胸口濡湿一片。


 


十七岁的林彦俊不懂得应该如何安慰失恋的人,只能静默的抬起手,轻抚上尤长靖微微颤抖着的后背,动作笨拙又僵硬。


 


那人明明藏着那么多看不破的秘密。


而自己在尤长靖的眼里,一直以来都是透明人。


 


这不公平。


 


“林彦俊,该你了啊——”


 


身边的朋友叼着烟,用手肘碰了碰正处于神游状态的林彦俊,将人拉了回来,目光瞥向放在桌上的一沓扑克牌示意。


 


“比扑克牌大小,谁最小谁就要接受惩罚。”


 


又是这种无聊游戏。


惩罚才是重点,这些社会青年最喜欢看人出糗。


 


林彦俊无奈的晃了晃脑袋,从正面被压在底部,露出清一色背面图案的扑克牌里抽出了一张。


 


缓缓将正面翻过来,所有人的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林彦俊手里的牌面上。


 


是“A”。


 


围坐在一块的人群突然兴奋地鼓起掌爆发出一阵哄笑。


 


林彦俊将扑克牌甩在了桌上,一脸任人宰割的放弃模样,靠向沙发坐垫负起手,说:“说吧,什么惩罚?”


 


“我想到一个!”


染着亚麻色短发的女生从人群中露出脸,举起手坏笑的望着林彦俊。


 


林彦俊抬眸看向女生,觉得面生,大概是在座的哪位小兄弟带来的女朋友。


 


“打电话给微信通讯录里的第一个人,说一段土味情话。那个情话太肉麻了,我用手机打字给你吧。”


 


很快,林彦俊便收到了从人群里传递过来的手机。


 


屏幕亮起的备忘录上写着一段话。


 


林彦俊挑了挑眉,无人可知的情绪慢慢沉入心底。


 


林彦俊微信里的星标好友只有一个。


 


已经记不清是在哪一天,尤长靖百无聊赖的拿起林彦俊的手机乱按的把玩着,顺带着打开微信把自己设置成了星标。


 


“哇——林彦俊的星标是个男生吗?刺激哦——”


身边人好奇的凑过头去看,发现林彦俊的微信通讯录里排在第一位的人后,更加激动起来。


 


“他是我男朋友。”


林彦俊说话的时候云淡风轻,却又带着斩钉截铁的意味,引来在座所有人吃惊一般的更大骚动。


 


林彦俊从来没有对外人透露过自己的性取向。


可当他打开微信,尤长靖的头像映入眼帘的那一刻,想要戳穿自己的念头无比强烈。


 


感情无处藏匿,林彦俊现在可以完全确认,自己是喜欢他的。


 


可他呢?


 


正在播放的音乐被人按了暂停键,整个包厢里瞬间安静下来,局外人都在屏息凝神的等待着按下免提的嘟声被切断的那一刻。


 


“喂?”


 


在座的人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跟着倒吸一口气,又被人用嘘声的动作给憋了回去。


 


只是简单的一个音节,林彦俊却能听出其中浓浓的疲惫感。


 


“在干什么?”


林彦俊握着手机,嘴巴对着底部的收音孔轻轻地问着。


 


“刚结束案子的讨论,正准备在办公室躺会,倒是你,大半夜打电话给我做什么?”


尤长靖的鼻音有些重,语气轻软又缓慢,落在林彦俊的心尖上。


 


大概是真的很困了。


 


于是,林彦俊不再提及其他,直奔主题:“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电话那头的男人闻言,语气有些狐疑:“什么故事?”


 


林彦俊盯着手中另一个手机里备忘录上的一行字,说:“这故事很长,所以我长话短说……”


顿住的时候,他放下了手机,抬眸望了一圈密闭的黑暗空间,变换着的镭射灯灯光爬上墙壁,再掠过头顶,撒下五彩斑斓的光斑。


 


“我想你了。”


 


话音落下,电话那头是少有的沉默。


 


怔忪在原地的尤长靖来不及回应,就听见听筒传来突然爆发的笑声。


 


他好像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说:“林彦俊,你男朋友……”


后面的话被淹没在嘈杂的音浪里,再也听不清了。


 


电话没有被立刻挂断,没过多久,听筒里的喧嚣好像在渐行渐远。


 


“又跑出去和那帮人鬼混了?”


 


尤长靖握着电话靠在耳边,走到了二十九层的落地窗前。


对面的整座大楼被裹挟在了夜色中,依稀有好几处格子里透着星点的光。


 


“嗯……”


电话那边的男孩嘟囔着,尾音拉得老长。


 


尤长靖含着些许的怒意抱怨了一句:“真难管。”


 


电话里的两个人没有聊太多,最后林彦俊嘱咐着要他趁着还有时间赶紧休息,尤长靖应了一声好,那人便匆匆断了线。


 


重新倚回老板椅的尤长靖却发觉自己怎么也睡不着了。


 


只要闭上眼,满脑子都是林彦俊刚刚在电话里说的那句“我想你了”。


当时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尤长靖感觉到自己的心也跟着颤了一下。


 


尤长靖知道这只是那群人简单又无聊的游戏而已。


 


男朋友……


他是这么跟别人介绍自己的?


 


林彦俊,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无处安放的视线在触及大班桌上由助理在下午送进来的资料上停了下来。


那一沓资料是英方派过来参与制作的团队成员名单以及个人简介。


 


翻开的第一页是团队leader的名字和简介。


 


“Jerry Xu”。


 


尤长靖没想到,时隔三年,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再遇。


 


 


清晨。


会议室里的尤长靖一方早早落座,桌角摆放着的黑咖啡正在冒着徐徐热气,正对面的座位还是空着的。


 


“哟,这不是老朋友吗?”


一阵与严肃氛围格格不入的跳脱声音传来,长着一张亚洲面容的男人领着身后的几位白种人踩着锃亮的皮鞋走进了会议室,对着刚刚从座位前站起迎接的尤长靖满脸笑意。


 


“好久不见,许琛。”


 


来者是客,自然是笑脸迎接。


尤长靖礼貌性的伸出手,名叫许琛的男人却故意忽略,没打算接。


 


许琛是尤长靖的大学同学,也是尤长靖的前男友。


 


两个人在大学相知相爱,后来一同顺利进入了亚洲人极难通过选拔的英国著名电视台BCC工作。


在大学校园里,尤长靖的成绩每次比许琛厉害一些,这样的状态一直延续到了工作中,在电视台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尤长靖已经坐到了比许琛要高很多的位置,在英国的最后一年,成为了能够独当一面的producer。


 


由于双方自毕业后都在没日没夜的忙着事业,交心的时间越来越少,慢慢的开始不自觉的日渐疏离。


 


尤长靖撞破许琛出轨是在一次连续高强度工作后回到家中的疲惫深夜。


 


被撞破与他人奸情的许琛红着眼愤恨不平的告诉尤长靖,他不想待在BCC继续受到尤长靖的压制,并且已经找好了下家,是BCC的竞争对手。


 


那时尤长靖才发现原来许琛一直对他怀着不服和怨气。


 


后来的事情,就是尤长靖辞去了BCC的工作,离开了英国。


 


这几年除了刚开始几个月疗伤期,尤长靖并没有再留过意许琛的动态,感情早已随时间消减,于尤长靖而言,许琛现在已经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只是,尤长靖没想到,许琛居然又重新回到了BCC。


见到本人时,再怎么样也还是会膈应。


就像是突然吞下了一只苍蝇一样。


 


会议过程中,许琛提出建议,希望全部拍摄制作都由英方团队为主。


 


尤长靖没有反对,将带领着团队熬了好些日夜的策划案说清楚之后,只是说最终的成片必须得共同审核。


 


“合作愉快。”


会议结束,许琛起身走到尤长靖面前故作和善的伸出手,却又被尤长靖有意无意的偏过头同助理说话的间隙忽视了回去。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只见许琛放下手紧攥成拳,脸上依然笑眯眯的,心里不知道暗自骂了多少遍。


 


 


 


林彦俊背着单肩包刚刚走出T大校门,就被一位陌生人拦了下来。


 


“你认识许琛吗?”


 


那人只是简单问了一句,林彦俊就明白了由头。


 


许琛,林彦俊其实也只知道这个名字而已。


一个尤长靖早已经不会再提及的名字。


 


晚餐时间,咖啡厅里的人很少,许琛坐在林彦俊的对面,夹着烟吐出烟圈,端起面前的美式咖啡喝了一口:“想吃什么就点,我付钱。”


 


“真的吗?”


林彦俊拿着菜单,听到许琛的话双眼放光。


 


“那我就不客气了,服务员——”


 


服务生拿着点单器走到了林彦俊身边。


“这张菜单上的我全要了。”


 


然后,林彦俊听见许琛扶着椅子失笑。


“林彦俊同学,你的小金主居然没有被你这样吃穷吗?”


 


“你猜?”


林彦俊将菜单递给身边的服务生,对着许琛倾过身,一脸玩味。


 


这时,被烟雾缭绕的许琛从怀里拿出一盒烟,递给了林彦俊:“抽吗?”


林彦俊淡淡的看了一眼,不为所动:“他不喜欢。”


 


许琛抬起手,在烟灰缸里捻了捻烟蒂,摇着头一脸可惜的轻笑。


“那他喜欢你吗?”


 


“这种事情应该轮不到你管吧,许先生?”


 


林彦俊知道许琛突然找到他是为了什么。


许琛无非就是想告诉他,自己的出现,或许会让尤长靖对他的旧情复燃,把林彦俊抛弃,从而影响到他们的关系。


 


可是,他们两个本就是简单明了的包养与被包养关系。


尤长靖想要就继续维持,不想要随时都可以结束,又何来影响之说?


 


许琛继续笑着,掐灭了烟,随意丢进了烟灰缸里,正要说话,却被突然出现的第三人截了胡。


 


 


 


卡宴的车后座上,尤长靖和林彦俊肩并肩沉默的坐着,低气压充斥着整个车厢。


 


和英方对接好工作后,工作结束的早,看一眼时间正好林彦俊也快要下课了,尤长靖便要张叔驱车直接赶往T大顺道把林彦俊一块接回去,却在距离T大校门不远处的街口眼见走出校门的林彦俊跟着一个男人离开了。


那个人他今天见过,是许琛的助理。


 


一路跟着到了咖啡厅,尤长靖怎么也沉不住气,推开咖啡厅的大门把人拽了出来。


 


“林彦俊,你到底需要教几次才能听我的话?”


 


尤长靖偏过头望着窗外神色匆忙的行人,眼神空洞,释放怒火的口吻降至冰点。


 


自己到底在气什么呢?


是在气他逾越了界限吗?


 


他不该和别人称自己是男朋友,更不该见许琛。


因为他所处的位置是灰色的,他没有任何立场。


 


他越发觉得自己控制不了林彦俊了。


 


“尤长靖。”


林彦俊开口,唤起身边人的大名。


 


感知到尤长靖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林彦俊侧过身,抬手握住尤长靖的肩膀,将他的身体生掰了过来,面向自己。


 


“尤长靖,我爱上你了。”


林彦俊一字一句的咬着,像是要把这句话里的情绪传递的完整又清楚。


他知道自己做任何事情都瞒不过尤长靖,告诉其他人尤长靖是自己的男朋友是试探,和许琛见面也是想要试探。


可是,他现在不想再继续试探了。


 


尤长靖瞪大着一双惊慌的眸子,突然明白过来。


 


其实是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掌控过林彦俊。


 


 


 


尤长靖被林彦俊牢牢箍住身子压在车窗前无法逃脱,铺天盖地的热吻像末日的龙卷风,所过之处汹涌翻腾,卷起惊涛骇浪。


 


撬开牙关,滚烫的舌头长驱直入,烙上腔壁一路追逐,在封闭的车后座里发出阵阵水声。


 


突现一道闪电,紧接着而来的是天边的一声惊雷。


尤长靖呜咽着抬手抵上林彦俊的胸口,使出力气一把将人推开。


 


天色昏沉,暴雨初降,在窗前形成一道又一道的水幕,将窗外的街景溶成了单调的色块。


尤长靖垂着头大喘着粗气,目光游移不定,却怎么也不愿意正眼看林彦俊。


 


“我们……都冷静冷静吧。”


 


开口的时候,泪光在眼眶闪动,尤长靖强压着喉咙,却还是止不住颤抖的声线。


 


他本以为林彦俊的出现是来拯救他的,把他从空虚寂寞的世界里拯救出去。


 


到头来发现,林彦俊从来都不是他的救命稻草,而是让他足以沉溺深海的巨石。




-tbc-





评论

热度(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