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

【长得俊】七巧板(一)

丁耳:

*先婚后爱 强强联合 腹黑X2


*OOC HE


*各种BUG一大堆,忍不了请提醒我改正


*家族弃子林彦俊X落魄少爷尤长靖



*这章真的很干了……


【第一块: 互相信任】




第二天,气候降温,尤长靖换了一件淡蓝色的毛线衫,接近棉布质感,今天要让林彦俊相信他,衣服自然要柔和一点。


尤长靖和林彦俊约在一个冷门的小店,店主下午两点钟开门,晚上八点钟关店,这极其不同的作息导致店内客人稀缺,但这家店供货一流,食材上等,恨不得杯子都从法国空运,这一点合了尤长靖的口味,他算是常客。


林彦俊进门的时候,尤长靖发现他也穿了一件毛衫,薄得很,显得他身板有点瘦,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尤长靖就发现了,林彦俊其实算是精瘦。林彦俊走到他这边来,尤长靖笑得恶劣,似乎是自嘲,但也像是嘲笑林彦俊,林彦俊黑脸,叫他不要笑了。


“你没有给我打电话。”林彦俊说得很认真,带一点小孩子脾气。


“什么打电话?”尤长靖被他质问得莫名其妙。


“我给你留了电话,在床边。”林彦俊似乎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他神色窘迫,“我以为你会给我打电话。”


尤长靖不得不咋舌,这个林彦俊,难道还是纯情派?一晚上的情缘,还要留电话?不是吧,尤长靖打量林彦俊,这个人明明长了一张游戏人间的脸,踏入酒吧到搭讪的流程都流利自信,现在演什么纯情?


“我没看到,”尤长靖说的是实话,他早上起来就赶回家,可没有时间看房里还留了什么小字条,“我走得太急了。”


“其实,本来是个意外的,”林彦俊认真地解释,“我和其他人一起去,我不习惯那个地方,想要找个理由走,”他语气坦诚,尤长靖不得不重新认识他,“我想着说,去找一个人搭讪,可以借机离开。”


“还可以营造一个不务正业的形象,”尤长靖接话,林彦俊神色有些惊讶,“林彦俊,你在韬光养晦啊。”尤长靖感觉林彦俊说话半真半假,估计临时找借口是真,但不习惯那个场景是假。


“也不是,”林彦俊摇了摇头,“大家都是那样子的,我也要配合一下,没什么别的原因。”尤长靖觉得有别的原因,现在还不打算戳破,“我平时不经常去酒吧的,这点你可以放心。”


“打住,”尤长靖感觉到这个话题的变化,笑着制止他,“我不是来审问你的,你放松一点。”


林彦俊安静地坐在那里,乖巧如一只小狼狗在等尤长靖扔球。


尤长靖突然间意识到了林彦俊的奇妙吸引力,这种莫名古板认真的性格,很勾引尤长靖性格里的淘气细胞,闹他应该很有趣。


“那你找了借口离开之后,怎么没走啊?”尤长靖问他,林彦俊被他问笑了,隔着桌子凑近。


“你说呢?”林彦俊眨了一边眼睛,那样子勾得尤长靖心慌,“我看我不用担心新婚夜的尴尬了。”


尤长靖的脚在桌下踢了他一下,林彦俊低头笑着,享受尤长靖的窘迫。尤长靖脚落了地面,脚跟磕在地上,蹭了两下。


 


“说正经的,”尤长靖清了清嗓子,“下周婚礼了,你什么打算?”


“什么意思?”林彦俊神色困惑,尤长靖给他点的冷萃咖啡,他一口没喝。


“换吧,”尤长靖推给他自己面前的焦糖玛奇朵,“我喝你这个,”末了补充一句,“我那个我没动。”


林彦俊神色犹疑,将那杯甜饮举起来,喝了一小口,看样子还算满意。


“你不会没有任何打算吧?”尤长靖打量他,“你们林家刀光剑影,你上面三个哥哥,下面两个弟弟,除了一个亲妹妹之外被左右夹击,现在管一家半死不活的资金管理公司,吃力不讨好,你该不会一直都想这样吧?”


林彦俊神色突然犀利,问他,“你怎么知道?”


“查咯,”尤长靖晃了晃自己杯子里的冷萃,“老爷子看样子冷落你,心里估计还是最喜欢你,资金公司不好管,但case不多好出彩,重点是,你那些兄弟的脏东西,你这里都看得到,这是最大的资源了吧。”尤长靖小声说着,林彦俊神色变得越来越冷。


“你这么喜欢妄加揣测吗?”林彦俊唇角还留着一点奶泡,他拿着纸巾擦掉,再抬头看了一眼尤长靖,“你从尤家出来,我以为你是要自暴自弃,看来还不是,是你在尤家折腾得还不够,要来林家添一把火?”


“不要把我说得好像混世魔王嘛,”尤长靖嗤笑,“我们要结婚啊,你们家情况复杂谁不知道?尤家破败能攀上你们家,我没有一点了解,进去送死吗?”向后靠一下,尤长靖放松了姿势,盯着林彦俊的眼睛,“我只是想知道,你对自己是什么打算,对我们又是什么打算。我怕你觉得,我是那种自暴自弃,和你分庭抗礼的类型,才要提前认识你。”尤长靖敲了敲桌子,“我独自打拼这么多年下来,不接受‘自暴自弃’这件事,我也不会去任何地方做空花瓶,我们的婚姻,要有最大的利益才好。”


 


外国人说了这一大堆,语调奇特,林彦俊再开口,觉得自己本来就不算完美的普通话被带跑了。尤长靖不是个简单的角色,这一点林彦俊倒是刚知道,本来只抱着好好和人家交流,尽量好好过日子的想法来认识,没想到找到了一个野心勃勃的战友。


原来除了心动,还有好奇,林彦俊觉得奇妙,便安静下来,调整情绪。他不擅长在感情里表达自己,所以难免开场窘迫,但若是论博弈和争斗,他自认不输任何人。


林彦俊喝着咖啡,在那种甜香里犹豫了几秒钟,怎么说,说多少,都是学问。


“我知道你对我家肯定有很多了解了,”尤长靖主动开口,态度很正式,“但我觉得从我这里讲,似乎更有诚意一点,”尤长靖坐正,直视林彦俊的眼睛,“我爷爷的三哥哥,应该就是你们家老爷子认识的那位,是南洋华人中最有名的一个,他生意很大,他代表的是尤家的本家,基地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尤长靖耸耸肩,继续,“但我们家,和尤家本家没什么联系了,是旁支里不太出挑的。这边的尤家人能力不足,但是本家是不会管的,他们走投无路,就找到我。”


林彦俊不语,这和他查到的内容基本一致,但从尤长靖本人口中讲出来,似乎又多了一点沉重。


“我必须要说,”林彦俊放下咖啡杯,长出一口气,“我是没有期待会听到你这样讲的,”对面的尤长靖,和第一次见的那个人天差地别,“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我带你去看新家,我们到那边讲。”


“什么新家?”尤长靖跟着他站起来,但还是懵懵的,估计是慷慨激昂讲了一番之后,突然冷静下来的后遗症吧。


“我们结婚之后会住的新家。”林彦俊想了想,回头去,伸出手来,尤长靖看了他的手一眼,又看了看附近,犹豫着小步走过来,顿了顿,扯住林彦俊的小拇指。


“那个……在哪啊。”尤长靖清了清嗓子,不看林彦俊,转而去看门外的景色。


“在新别墅区那边,”林彦俊被他拉着手指,是比牵手再晦涩暧昧一点,林彦俊突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走了几步才又想起来,放慢了速度,和尤长靖并肩,“那里是我大哥的产业。”他压低了声音,尤长靖听罢在他手指上的力度加大了一些。


“我看我需要纸笔,来画一张你们家的关系图。”尤长靖叹了一口气,跟着他上车。


“那我也要一张你家的关系图了。”林彦俊发动引擎,开离商业区。


 


尤长靖看到新家的第一直觉,就知道林彦俊若有野心,也不是空想,他在林家的身份的确特殊:老爷子给他置办的家产,是这个新别墅区最黄金的地段,今年年底通了地铁,下个月商场开门之后,这座房子坐地起价。再看看附近的装饰和房屋,虽然是city house多座一排,但这个房子巧妙地在正中间被公共花园隔开,背后靠着一片绿植,才是泳池和球场,这样一来这间房子成了独门独栋,小花园面积也比别的房子大。尤长靖走进去,越发觉得老爷子用心良苦,院落里厨房的落地门窗出去,和主卧的窗台之间形成一个微妙的直角,车库在院落角落,这样一来空出一大块空地,扩建可以做成阳光屋,走一个灰色地带,便能直接加几十平方米的面积。


尤长靖心里的算盘打起来,结果是不出明年,这房子价格可以翻番。


或许还不止。


尤长靖跟着林彦俊参观到书房,林彦俊这人品味上佳,在书房里做了一面玻璃墙做书写运算用,上面还空着。林彦俊拿起一支笔来,画出了家族关系图。


“哇,我是不是要备好爆米花。”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尤长靖兴趣颇高。


“如你所见,”林彦俊开讲,“我有三个哥哥,两个弟弟,我父亲有四位妻子。”林彦俊圈了几个圆,“第一任夫人和第三任夫人都已经病逝,第二任夫人便是我的继母,第四任是我的母亲。”林彦俊指向小辈,“大哥是大夫人的儿子,他算是独立出去,不做家族生意,我们关系良好,暂且不谈;二哥是继母的儿子,是个草包,我们从他下手,”林彦俊在这个人身上重点打了个星号,“三哥情况比较特殊,他身体不算太好,所以他手里的生意是坐地生财,父亲应该不会想要任何人动;我是家里老五,还有一个姐姐,嫁给一名法官,过得很幸福,嫁妆带走也是不能动的;六弟大学刚刚毕业,野心很大,他手里有一个新的创业公司做金融整合,但我看他的目的是要收回家里的营销零售产业,给他的金融公司套壳。”


“套壳?”尤长靖听到这里打了个冷战,“套了壳岂不是要把你们家做成皮包公司,那员工怎么办?”尤长靖摇摇头,“这太危险了,一旦泡沫,你们全家都要喝西北风。”


“所以他是个问题,”林彦俊在六弟身上也打了星号,“七弟年纪太小还在上学,暂且不算他,二哥、六弟、七弟是一母同胞,二哥是草包,六弟不是,所以他们要打,就要一起打。”


“哇,你们家,还真是有趣啊,”尤长靖晃着脚丫,拖鞋挂在脚趾上,“那他们的配偶伴侣呢?怎么说?”


“这个部分,”林彦俊笑了一下,“你估计过几天就能见到了。”


“哇,”尤长靖缩了缩脖子,“我好害怕。”


“那是谁在那里说,‘我不会在任何地方做空花瓶’,信誓旦旦,口气大得很嘞。”林彦俊扣好笔盖,清脆一声响之后,放下笔走过来,尤长靖倚靠在椅背上,脚腕晃得更快。


“那我现在可以后悔吗?”尤长靖小声问他,这种突然间软化下来的态度是身体快过脑子,尤长靖意识到,自己在服软的时候,就是喜欢的情绪开始冒头。


“恐怕来不及了。”林彦俊靠过来,手扣在椅子的扶手上,算是把尤长靖圈在原地,不能动了。


 


“你要亲我吗?”尤长靖胆大直率的一句话,让林彦俊突然红透了脸,这什么跟什么?林彦俊真不是一个擅长处理这些事情的人,他总是太容易当真和紧张。


耍帅失败,林彦俊差点仰后厥过去,他站起来,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干咳一声之后说:“我送,咳,我送你回去。”


“你不要亲我的吗?”尤长靖跟在他身后,走路一蹦一蹦地,“我喜欢你亲我诶,”软绵绵的声音应该在肆意挑衅,林彦俊走在前面脑神经直跳,“我们其实那天……”林彦俊忍不了了,转过身去,尤长靖正好撞上他胸口。


尤长靖闭嘴了,咬着嘴唇看他,林彦俊却不想在这个时候真的被激将法击中去做什么。这是一场拉锯战,在有人先说出“爱”而认输之前,他们都不能退缩。


他们沉默着,林彦俊在尤长靖几乎要开口的时候才开口。


“等到你爱上我的那一天。”林彦俊说得很笃定,以一个很冷静的姿势转回身,去开门。


开门的时候手都在抖,想台词太难了。


 


尤长靖憋着笑,肩膀一抖一抖,林彦俊这句话真的冲击力好大,不是正面的那种。看林彦俊自觉英姿飒爽的背影,尤长靖心想:看来是个自以为很帅很聪明的笨蛋,说不去酒吧可能是真的。


但真的有点难搞啊,尤长靖叹了口气。


好吧,看谁先认输。


------


先介绍一下背景和家庭吧,我还在纠结他们的人设……


可能是高能力、高智商、腹黑互撩竞争二人组?


周更作品,七章完结,下周见。

评论

热度(1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