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

潮起无疆

却杉:

海盗x海军


#强强


请勿上升




*应大家的要求把潮起放出,前文1w+,正式开始填坑啦。








01




贝拉戈弥塞是一座有些与世隔绝的岛屿,它沉默地漂浮在维尔萨大陆与柯米尔大陆交界的版块缝隙上,狭小的陆地面积和落后的贸易发展使得它鲜少体现出存在感,甚至在最正规的世界地图上,也没有标记出这座小小的岛屿。




但是王俊凯很喜欢这座美丽的小岛,这里是他的故乡。




他总是在艾琳婶婶轰炸厨房的时候偷溜到海浪汹涌的好望角,脱掉鞋袜大大咧咧地坐在有些硌得慌的陡峭岩石上,扬起脸迎接带着咸湿味道的、或温柔或猛烈的海风。




赶上海面平静些的时候,王俊凯便把身上的小褂往身后的海滩随手一扔,蹬掉脚上趿拉着的人字拖,只穿着花花绿绿的沙滩裤一个猛子扎进海里游个畅快。




夏天的贝拉戈弥塞阳光总是炙热,泡在冰凉的海水中时更是加倍的舒服,每每总让王俊凯想要快乐的轻叹。只是这种享受总是带了那么点提心吊胆的意味,毕竟艾琳婶婶总是担心他会一不留神被海浪吞噬。海洋是最包容万物的,但有时候也会想要留下一些本该离去的人。




王俊凯不怕艾琳婶婶的念念叨叨,但他不愿意看到艾琳婶婶悲伤的眼神。毕竟,这片海曾经带走了她最爱的人。




所以王俊凯从没告诉过别人他的梦想——




做一名英勇而洒脱的海盗,在无垠又广阔的大海上尽情的驰骋。




寻觅着神秘的宝藏,却也抛却着执着于财宝的贪婪;不畏惧猛烈的波涛,也迎上乌云翻涌的海浪咆哮;痛快地喝着甘甜而芬芳馥郁的朗姆酒,也大口吃着只着盐巴的鲨鱼肉;也许各自有着沉重而复杂的过往,却依旧对于海上的明天充满希望。




乘风破浪,潮起无疆。




只是王俊凯最终还是决定掩埋掉自己的梦想。艾琳婶婶对他的意义远远超过从未谋面的父母、超过他梦寐以求的海洋。作为彼此仅剩的唯一的亲人,他不可能选择丢下她。




灵活地攀爬上陡峭的岩石,王俊凯歪着头朝耳朵上拍了几下倒出灌进去的海水,又跺了跺脚甩掉身上的水珠,便套上自己依旧干燥的小褂和人字拖,快乐地哼着小调跑回家。




回去的路上,王俊凯愉快而热情地帮小镇上的奥塞尔叔叔搬了两箱果子酒、把腿脚不好的奎尼奶奶送回家,然后挥挥手继续一蹦一跳的往家走。




小镇上没有人不喜欢王俊凯,他总是带着阳光灿烂的笑容,小小的虎牙让这个少年看起来格外可爱,他清澈的眼睛里从来也不曾有迷茫和阴霾,永远干干净净,明镜一样剔透而明亮。有时候让人觉得他真是一个活的很轻松快乐又简简单单的人,但有时候当他一言不发的看着你的时候,即使什么也不说,他年轻而清透的眼底却仿佛能轻而易举的看穿你心底所有藏污纳垢、不为人知的想法。




也许这个看上去没心没肺又有些冲动热血的少年,反而是活的最通透的那一个。








02




“艾琳婶婶,我回来啦!”




离家还有好远便闻到了从烟囱里飘出来的烧焦的味道,王俊凯咽了咽吐沫,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推开了门。




穿着围裙的艾琳婶婶那头本该蓬松漂亮的红色卷发此刻却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大爆炸,过分卷曲而凌乱的凝成一团,乱糟糟地发尾上好像还能看到焦黑的痕迹。她一手握着锅铲,另一只手有些窘迫的拿湿毛巾擦着脸上的煤灰。




王俊凯快速地瞄了一眼桌上那盘刚出炉的黑乎乎的、疑似烤面包的东西,然后故作夸张的蹦了起来,笑嘻嘻地嚷嚷道:“哇,艾琳婶婶你的新发型真好看,是不是奥克塔大叔新研究出来的潮流呀?”




艾琳又好气又好笑的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锅铲,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郁闷地摘了围裙一屁股在餐桌边坐下来。“少贫嘴,还不是因为你今天生日,我想试着亲手给你做点什么……”下意识地嘟囔了几句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本想准备的“惊喜”早就露了馅,虽然及时住了口,却还是来不及了。




她懊恼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使劲揉了几下,随后看着王俊凯瞬间变得亮晶晶的眼睛不好意思地挪开了视线,不易察觉的红晕隐藏在东一块西一块的煤灰下,带着些沮丧和歉意的开口:“我本想给你做个生日蛋糕……可是我实在太笨手笨脚了,连这点事情也做不……”还没说完,就被冲过来的王俊凯一把抱住了。




少年的怀抱带着清新的大海的味道,还有些单薄的胸膛里年轻蓬勃的心脏欢快而有力的跳动着。艾琳埋在少年的怀里抬起头,久违的认真端详着他的模样。




他有着一双罕见的纯黑色的眼睛,长长的眼睫却遮不住眼神的清澈。久经阳光的皮肤被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却丝毫无损王俊凯的英俊,反而为他那对于男孩子来说有些过分精致的脸增添了些许男子气概。总是带着大大笑容的王俊凯看起来或许没心没肺的,艾琳却知道他掩藏在表象下的细腻与柔软。




他习惯了为身边的人带来快乐,却总是对自己所承受的所有一笑而过。




王俊凯是她所见过,最善良也最温柔的少年。




不知不觉间那个曾经豆芽般瘦弱的孩子已经长成了挺拔俊朗的小小男子汉。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王俊凯时那个有些腼腆羞涩的男孩子,个子在同龄人中也显得格外矮小,被她抱起来的时候,红晕从耳际直染到了脖子根。而现在,他已经可以用他的臂膀守护她了。




艾琳默不作声地看着王俊凯潮湿而带着海盐味道的黑发,知道自己是时候解开对他的束缚了。王俊凯这个傻孩子,即使衣服是干燥的,湿哒哒的头发也早已出卖了他。艾琳早就知道王俊凯总是偷偷溜到海边去游泳,他不知道自己曾经一次又一次的在不远处看着王俊凯对海平面露出向往的眼神,却总是下不了决心放手。




在她心里,王俊凯永远都是那个小小的、需要她保护的孩子,她舍不得让他走。




可是王俊凯终究还是要离开的。她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而耗费掉王俊凯的青春和梦想。他生来便是属于大海的,就像他的父亲一样。




她知道王俊凯一直顾忌着卡尔德隆的死去,怕他选择同样的未来会伤害到她。但是她知道,卡尔德隆从来都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直到死去,他都拥有着他所追求的、至高无上的自由。




那么她又有什么理由,去折断一个孩子的羽翼呢。




深呼吸了几次来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后,艾琳若无其事的笑着开口:“王俊凯,我有份生日礼物要送给你。”




少年松开她,漂亮的眼睛笑眯成了两条缝。“哇,是什么是什么?”




艾琳拍拍少年的脑袋,带着他穿过小镇,来到贝拉戈弥塞的港口。有些空荡的码头上,漂泊着一艘不大不小的旧帆船。




王俊凯怔怔地看着那艘船,过了好一会儿,才像是明白了什么般、转过头看着艾琳微笑的脸。




艾琳故作平淡的念念叨叨:“别嫌弃这船破……虽然有点旧,但用起来还是挺不错的。你第一次出海,还没有同伴,这个大小也算是合适了……而且别看它小,我可是把这些年攒的所有积蓄都用上了才买到的呢……”




她最终是没能再继续说下去。因为那个她亲手养大的、十几年来连眼眶都没红过的坚强少年,哭的像个孩子。




那一刻她知道自己做了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




她走上前,温柔的抱住他的小少年。




“去大海上追逐你的梦想吧。累了便回来,贝拉戈弥塞永远有你的家。”








03




霍尔赫拉斯群岛中央,海军总部。




哈克特上校自接到一个电话后便迅速召集自己的护卫队集合,急匆匆的赶到码头列队迎接。




他板着脸命令着自己的士兵站成两列,极力的掩饰着心脏狂跳的紧张感。




哈克特上校没法不紧张。能在三十五岁的年纪混到上校的位置,他自然是很明白人情世故的。尤其是在等级观念极强、纪律森严的海军总部,官大一级都是难以跨越的鸿沟。更何况,这次要他迎接的人,是堪称军部传奇的大人物——




易烊千玺,年仅二十八岁的海军中将。




不满三十岁的海军中将,这已经不仅仅能够用可怕来形容了。哈克特上校只要稍稍一想,便觉得头皮发麻。




易中将的威望在整个海军总部中的影响力是难以想象的,而他的冷漠和严苛也和他的功绩同样出名。这位中将的作风向来无可挑剔,不抽烟、不喝酒、不玩女人,身为军部最高级别的将领却和自己的士兵同样每天进行着高强度的体能训练,严于律己的同时也激发了部下们的血性,使得易中将所属的精锐部队令向来猖狂的海盗闻风丧胆。




哈克特上校下意识地检查着自己领口和袖口的扣子是否已经系好,身上的制服是否整洁。他并不奢求能够入了中将的眼,只求能够无功无过。




蓝白相间的海军旗帜很快出现在视野中。




易中将的“肯德尔号”是一艘通体白色的萨德维纳式前桅横帆双桅船。主桅顶端的位置,刻着一个漂亮的花体字母“J”。








04




率先从船上走下来的男人有着年轻英俊的面容。五官极为深刻,瘦削的脸庞有着凌厉又不乏精致的线条。笔挺的白色海军军装将他挺拔的身材修饰的恰到好处,暗金色的纽扣一丝不苟的扣到最顶端,只露出一点点白皙的颈部线条,笔直修长的双腿被包裹在黑色的长筒军靴里,透着令人口干舌燥的禁欲味道。




他抬手扶了扶军帽的帽檐,包裹在白色手套里的手指漂亮而纤长。




男人迈着长腿大步地走着,琥珀色的瞳仁里泛着冷漠的光。




他礼貌而冷淡地冲着难掩紧张的哈克特上校微微点头,随即带着自己的卫队径直走进了军部大楼。




“等下,长官——”




易中将停下脚步,转身小幅度的偏头做出聆听的姿势。




哈克特上校轻咳了几声,才搓着手结结巴巴的道:“梅布尔小姐正在等您,长官。”




男人漂亮的眉不耐地皱起来。


“让她等着。”




哈克特上校苦着脸看着易中将毫无迟疑便离开的背影。他知道易中将对他那位传说中的婚约者没什么好感——




但那毕竟是元首的女儿,谁也得罪不起啊。




他叹了口气,自己这活儿可真是吃力不讨好。








05




会议室内。




易烊千玺坐在首位,手中握着一份资料。他修长的手指在资料上方点了点。那里有着一张模糊不清的影像图片,隐约可见是一个英挺的少年身影。




“K.是从三年前突然出现的新兴势力。仅用了三年时间,K.就统领了整片塞尔维亚东部海域。”




“曾经让军部无计可施的海盗头目阿道夫,只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便对K.俯首称臣。”




他扫视了一圈沉默不语的部下,一字一顿的评价。




“天生的海盗。”




易烊千玺伸出手指在会议桌上轻轻地敲了两下,面无表情道:“如果不尽快抓住他,难免会成为军部的心腹大患。”




坐在易烊千玺右手边的海军大校塞缪尔忍不住插口道:“可是K.并没有固定的活动地点,我们甚至连他确切的长相都不知道——”




“他一定会来自投罗网。”易烊千玺微微眯起眼,漂亮的手腕支在下颚上,罕见的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K.的副船长韦恩正关在霍尔赫拉斯的海底监狱。”








06




装潢精致的海军总部最高规格接待厅内,身着样式繁复的红色巴洛克长裙的女人像最艳丽而热烈的玫瑰。




洛可可特有的穹顶型鲸骨圈撑起巨大的裙裾,精致的褶裥和漂亮的花边将她的身形衬得比寻常姑娘看起来要更修长几分,蓬松卷曲的金发随意又风情万种的散落在肩头,将那张精致的脸衬得愈发出众。




她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看起来格外轻松地往嘴里送着新鲜的葡萄。




易中将姗姗来迟地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她也不起身,只不过就着这个姿势掀了掀眼皮。




“抱歉,梅布尔小姐。”易烊千玺面无表情地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语气格外冷淡,丝毫听不出话里应该表现出来的歉意。“公事繁忙。”




“无妨。”梅布尔小姐没骨头似得倚在极尽奢华的沙发里,然而紧接着艳丽的红唇便轻描淡写地吐出令易烊千玺色变的调笑,“船长让我给您捎个话,中将先生。”




梅布尔的动作比易烊千玺刚好快上一步。她敏捷又优雅地跳上露台,冲面色铁青的易烊千玺妩媚地眨眨眼。毫无畏惧地跳下去之前,她娇笑着留下来自王俊凯嚣张的挑衅。




“我们船长说,您穿着制服时的样子比他见过的鲛人还要动人。总有一天,他会亲自把那身军装——”




“扒下来。”
















07




塞尔维亚东部海域,斯菲尔德群岛深处。




眉目深邃的黑发青年歪歪斜斜地靠在瞭望台上,海风拂过时撩起他额前半长的碎发,露出英俊逼人的面容。




男人懒洋洋地半眯着眼,略显狭长的眼尾暗藏凶光,唇角的弧度似笑非笑,带着薄茧的指尖无意识地摩挲着一张照片。他半敞着衣襟,领口随着翻涌的海浪泛着波澜,肌肉结实纹理细腻的胸膛肆无忌惮地散发着朗姆酒般浓烈的男人味儿。




海风与日晒为其留下了小麦色的馈赠。




照片上,同为黑发黑眼却一丝不苟面容严肃的青年身着干净整洁的白色军装。




男人盯着他看了半晌,随后把目光落在巨树之森深处燃着火光的地方。




即使隔着较远的距离,依然能清楚地听到汉子们醉醺醺地唱着古老的歌谣:








“唷吼 一起转航 扬起船旗




拉呀 小偷和乞丐,我们将永不死 




国王和他的手下们从皇后的床上偷偷抓起并将她束缚在她的骨子里 




我们拥有海洋和力量 我们该流浪何方 




唷吼 一起转航,扬起船旗




拉呀 小偷和乞丐 我们将永不死




有些人已安息 有些人仍活著 还有些人继续在海上航行 




他的钥匙插入箱子里 恶魔将会实现我们航海者的梦! 




钟声已从潮湿的墓地响起 你是否听到那阴森森的音调 




我们召唤所有人 让啼哭声得到报偿 




改变你的航行航往家中吧!




唷吼 一起转航 扬起船旗! ” *








凶名赫赫的海盗团体K.正在他们的老巢进行着醉生梦死的狂欢。




他们的头儿向来赏罚分明,不会干涉他们在岛上种种疯狂的行为。




海盗是没有明天的,所以他们奉行’及时行乐’,今朝有酒今朝醉,有钱就花,有女人就泡,痛苦留在过去,快乐也绝不拖到明天。




酒精麻痹着苦难的神经,金山银山毫不可惜地尽情挥霍,海风扬起时,千金散尽还复来。








08




身着短打妆容精致的女人扬了扬手中芳香馥郁的酒瓶,艳丽夺目的面容上泛着酒晕的薄红。




“船长,海军那帮垃圾最近疯狂地找我们的麻烦,”她嫌恶地撇了撇嘴,随后又有些兴奋地娇笑起来,“不过,您颇为欣赏的那个叫易烊千玺的男人倒是的确很有手段——”




她暧昧地冲瞭望台上看似漫不经心的男人眨了眨眼,“大概是被您那句话惹毛了,咯咯。”




如果她口中的易烊千玺在场,定会认出她就是那日假扮他的婚约者梅布尔小姐的人。凭借着一手出神入化的化妆术,轻轻松松便混入了海军总部最核心的军部大楼。




并在同一时间派人深入霍尔赫拉斯的海底监狱,不声不响便劫走了海军的重要人质,K.的副船长韦恩。




一个不容小觑的可怕女人。




不过经历过这一回,易烊千玺绝不会再容许海军总部出现同样的疏忽。




然而尤金妮亚心里却存着点儿不为人知的隐忧。她犹豫了半晌,试探着装作无意地提了一句:“虽说他算是海军总部近年来最为惊才绝艳的人物了……不过船长这么关注那位中将先生,该不会是真对他有点儿别的意思吧?”




海军和海盗毕竟是身份对立的天敌,稍有疏忽大意后果便会不堪设想。




一直不动声色的王俊凯闻言慢悠悠地掀了掀眼皮,嘴角边挂着吊儿郎当又放肆不羁的笑容。




“找个海军那边的头儿做你们的船长夫人,不好么。”




“……”




她竟分不清,船长到底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微显僵持的沉默过后,王俊凯敛了神色。




他稍显突兀地道:“你知道金伦加北部的尼福尔海姆吗?”




尤金妮亚愣了愣,显然没想到船长竟将话题转到了她始料未及的地方。然而她还是努力地思索了一会儿,试探着说:“极寒之地,传说中的雾之国?”




“是的,”王俊凯轻笑,“赫瓦格密尔泉水尽数流入尼福尔海姆,极寒之地从而形成目所不及的冰河山川。数万年过去,冰川深入海底不知其数,高耸入云的冰雪山河也不过冰山一角。然而正因此,稍有碎裂之时,金石之声震慑整个金伦加。”




尤金妮亚似懂非懂。




“您是说……?”




“你大概忽略了。金加仑的南部是截然相反的烈焰之地穆斯贝尔海姆,与尼福尔海姆仅一岸之隔。”




尤金妮亚不过疑惑了一会儿眼神便渐渐清明起来。




“掌管烈焰之地穆斯贝尔海姆的是好战的火焰巨魔史尔特尔……!”




王俊凯给了她一个赞许的眼神。




“没错。拥有炎之魔剑的火焰巨魔史尔特尔日日被冰川碎裂之声折磨,终日不得安宁。直到其手持巨剑,朝北方的尼福尔海姆之冰川一挥而下——”




尤金妮亚的眼睛腾地亮了起来。




松松垮垮地歪在瞭望台上的男人懒洋洋地摆摆手。




“那么现在,去给我们未来的船长夫人寄一封信吧。”




女人恭敬却难掩兴奋地俯身。




“是,船长。”








09




恪守己身少有变色的海军将领于黄昏时分愤怒地摔碎了一只茶杯。




易烊千玺冷肃的面容上此时却如同燃起了汹涌的火光,琥珀色的瞳仁泛着烈焰般惊心动魄的瑰色。他的呼吸急促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终是慢慢冷静下来。




胆子不小。




他烦躁地拉了拉系得一丝不苟的衬衫领口,将本来整整齐齐的军装制服扯得乱七八糟。




易烊千玺原本觉得那个人只用了短短三年便将K.发展到现在的规模,虽分属于不同的阵营,但客观来说,仍旧可以称得上一句惊才绝艳。他不认同海盗过于放肆不羁的处事方式,但他认为K.的头目算得上拥有胆识和智慧,算不得英雄,也配得上枭雄一说。




然而现在想到那个同为黑发黑眸的男人,他只能联想到另外两个字。




无耻!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那封信,纤长漂亮的手指无意识地在办公桌上有规律地敲击着。




砰。砰。砰。




易烊千玺怎么也不曾料到,那个凶名赫赫的海盗头子会这么不按常理出牌。他似乎远远不够了解这个人,至少那些搜集了整整三年、号称军部最完善的相关资料,全都是狗屁。




信写的很简练,内容却堪称惊世骇俗,叫人大为光火不可思议。




落款为“王俊凯”的寄信人就是海军总部用了三年都查不到的海盗头子。他就这么大大方方地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上面,难说不是海军总部在其相关身份信息上的一大突破,却让易烊千玺觉得讽刺地惊人。




那群办事不利只会抢夺功勋的部下,果然都是废物。




王俊凯在信里写的内容堪称匪夷所思。




他指名道姓地要与易烊千玺打一个赌。他要易烊千玺去他的船上待一年,期间不能传递任何消息给海军总部,也不能背叛他。若是一年期限内王俊凯能让易烊千玺爱上他,易烊千玺就再不能回海军总部,反而要与他一同成为海盗,做K.的船员。反之,若是易烊千玺没有爱上他,王俊凯便心甘情愿毫不反抗地叫易烊千玺把他抓回去,在霍尔赫拉斯的海底监狱关一辈子——




再不见天日。






易烊千玺觉得王俊凯简直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丝毫不认为这个赌约对王俊凯来说有什么好处,反而稍有不慎便要万劫不复。而对于易烊千玺来说,应下这个赌约却好像没有任何损失。仅仅一年的时间离开总部不算什么,更何况他还能深入K.的老巢,将他们所有的活动地点及船员身份等隐秘一网打尽。




他到底图什么?难道真以为自己能爱上他?




易烊千玺一点儿也不担心这个问题。王俊凯若是妄想打着这个算盘来削弱海军总部的势力,怕是太过异想天开。




这么多年来,易烊千玺从未对任何人动心过。




以后还不清楚,但那个人绝不会是王俊凯。




——绝无可能。










三日后,王俊凯收到了易烊千玺的回信。




信里只有一个字:“好。”














10




易烊千玺是独自一人出海的。他没有带副手,也不曾大动干戈的动用自己的“肯德尔号”、那艘象征着海军最高指挥官之一的萨德维纳式前桅横帆双桅船。




他只身深入K.所管辖的塞尔维亚东部海域,仅驾驶着一只在无尽汪洋中显得过于渺小的单桅帆船。




位高权重的青年,其航海技术却是毋庸置疑的。




他灵巧地避开露出獠牙的巨大漩涡,无惧黑夜间笼罩吞噬的可怖风暴,挥剑斩杀海域深处隐匿的狡猾海妖,破开无边巨浪,向着斯菲尔德群岛的迷雾阵扬起船帆。




肉眼所望不到尽头的弥天大雾将斯菲尔德群岛掩藏在一片朦胧里,海妖无从前行,冒险者也往往被迫止步于此。然而往年来不愿回返的航海者依然不计其数,尽皆受困于这看似永无散去之日的漫天迷雾中,从此消失于神秘的海上。




然而K.的老巢就安置在这终日弥漫的巨雾之中。




难怪海军这些年来对K.的行踪一无所获。易烊千玺冷静地驾驶着单桅帆船向着那片迷雾靠近,很快他便注意到有一艘挂着骷髅头标志的旧帆船停靠在迷雾边缘,似是已经等待很久了。




果然。当易烊千玺足够接近那艘大小相近的海盗船时,就看到船头上正坐着一个懒洋洋地、没骨头似的青年。




他过于修长的结实小腿随意地垂落在半空中悠闲地晃荡着,上半身松松垮垮地倚在桅杆上,只用肌肉线条美好且暗藏爆发力的左手撑在船板,而右手正抬起来,朝着易烊千玺的方向轻松地挥了两下。




易烊千玺抬头去端详他的长相,却是难得暗自赞许地点头。




青年有着一张全然不似海盗的面孔。




不知是否算是一种缘分,他与易烊千玺一般无二的黑发黑眸显然昭示着他也拥有极为罕见的亚裔血统。年轻英俊的脸上朝气蓬勃,微微潋滟的狭长眼眸却是不透光的,垂下眼睛看人的时候便违和却又理所当然的散发出一种隐隐的压迫感。挺直的鼻梁丝毫不输给面容立体的西方特征,青年的轮廓过于分明了,使得那份俊秀被无意间放大数倍,夺目到了咄咄逼人的境地。




他生的一副好面孔,总令人觉得肆意洒脱,笑起来时却竟似毫不设防。




没有抵触,也看不出戒备。




“中将先生,等你许久了。欢迎来到斯菲尔德,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的同伴了。”




易烊千玺挑眉,却并没有费劲纠正他口中关于’同伴’的说法。总归还有一年时间,反驳不急于一时。




到时候,他们自然会明了,自己究竟招惹了一匹怎样惹不得的狼。




青年俯下身,把手递给他,示意易烊千玺到自己的船上来。




易烊千玺微微一笑,把手搭了上去。




“有劳。”




青年手臂用劲,轻轻松松便把他拉上了船。




他笑笑,将一旁准备好的钩索甩开,于是易烊千玺来时所用的船就结结实实地与他们所在的这艘连在了一起。




青年拍拍手上的灰,毫无芥蒂似得冲易烊千玺笑道:“那么现在就带中将先生去见我们的船员。”




易烊千玺没有注意到,他说得不是去见’船长’,而是’船员’。








11




易烊千玺面上毫无波澜,心底却生出些许震动来。




他原以为以青年的年纪,应该不过是一名普通的船员,然而现在看来,这个猜想却有些不尽其然。




迷雾边缘距离踏上斯菲尔德群岛的陆地有着不远的距离,也并没有易烊千玺设想的那般轻松。虽说外面的海妖进不来,然而这片被迷雾笼罩的海域自身却依旧隐藏着危险重重。甚至基于受限的视野,迷雾之中反倒更为凶险,隐匿在暗处的戾气愈发捉摸不定。




然而青年较之易烊千玺的暗暗警惕则显得过于悠闲了。他一边操控着船只毫不停顿地前进,一边甚至快活地哼唱着不知名的小调。




易烊千玺甚至怀疑他的视线可以自由地穿过重重迷雾,毫无阻隔。




他难得有些困惑,盯着青年无声地思考着。




只是很快,青年的小调戛然而止。他露出了自易烊千玺见到他之后第一个有些严肃的面容,不过其中还隐藏着一丝不太明显的跃跃欲试。




“中将先生,我们可能遇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小小的麻烦。”




易烊千玺可不信他所说的麻烦真的很’小’。因为他眼见着面前的迷雾好像被什么可怕的东西驱散了一些,变得有些稀薄起来。与此同时,之前还蛰伏着的海浪徒然变得凶悍起来,一切都昭示着令人不安的危险即将来临。




易烊千玺紧盯着暗藏汹涌的海面,然后在一声巨响中倏然睁大了眼睛——




似蛇非蛇,似鳄非鳄的庞大生物从海中探出了狰狞的头颅。




“这是……”




易烊千玺记得自己似乎在某个关于海怪的记载中见过这种怪物,但一时之间无法立刻回忆起来,也就难以想到能够迅速击败它的弱点所在。




青年却已经向易烊千玺点出了怪物的名字:“利维坦。没想到这片海域中居然还隐匿着这般强大的海怪。”






圣经中曾记载着关于利维坦的详细介绍:






‘谁能开他的腮颊,他牙齿四围是可畏的。




他以坚固的鳞甲为可夸、紧紧合闭、封得严密。




这鳞甲一一相连、甚至气不得透入其间




都是互相联络、胶结不能分离。




他打喷嚏、就发出光来.他眼睛好像早晨的光线




从他口中发出烧着的火把、与飞迸的火星。




从他鼻孔冒出烟来、如烧开的锅、和点着的芦苇。




他的气点着煤炭、有火焰从他口中发出。




他颈项中存着劲力、在他面前的都恐吓蹦跳。




他的肉块互相联络、紧贴其身、不能摇动。




他的心结实如石头、如下磨石那样结实。




他一起来、勇士都惊恐。’








然而青年的黑发随着汹涌的海风而烈烈飞舞,英俊逼人的面容上却是全无畏惧的明亮。他手握出鞘的古朴巨剑,高高跃起时的身影一往无前。




易烊千玺看着青年毫无惧色的举起巨剑,带着蓬勃凶悍仿佛无穷无尽的力量朝着海中巨怪利维坦一挥而下。




他只觉得那双漂亮的漆黑瞳仁里燃烧着令灵魂战栗的熊熊烈焰,泯灭星辰皓月,曜日黯淡无光。




易烊千玺很久没有这种棋逢对手的感触了。他只觉得一股无形之火从他的心底顷刻间燎原,火光之盛席卷无边。




青年至今没有自我介绍过,然而易烊千玺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王俊凯。”




他用的是陈述句,而青年眼中随之燃起璀璨的光芒,肆意地笑声伴着巨剑落下时利维坦的哀嚎依旧清晰。




“哎。媳妇儿,你可算认出我了。”




易烊千玺的眼中全无惧色,却带着那么点儿恼怒。他的衣着一丝不苟,他的神情熠熠生辉。他手握的长剑还未出鞘,然而抑制不住微颤的双手展现出险些无可压制的冲天战意。




年轻的船长丝毫不怀疑中将的强大凶悍。




然而他却为之心动地不能自抑。此刻他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




了解他,战胜他,叫他战栗,让他臣服。








易烊千玺面无表情的盯着王俊凯,利维坦重重跌回海中时掀起的巨浪使得脚下的船只浮浮沉沉,却丝毫影响不了他。




仅仅一剑便将海之巨怪利维坦斩杀的青年正向着他一步步走来。




凶悍的男人衣物被海水浸透,毫无顾忌地敞着精壮的胸膛。他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浓烈的雄性荷尔蒙,他轻笑间的魅力与对敌时的凶悍一样致命。




然而下一秒,易烊千玺手中锋利的剑尖已抵在了王俊凯跳动的心脏。




“你说,我现在就杀了你,会怎么样?”




易烊千玺面容严肃,却微微偏头,竟是像在开玩笑。只可惜他眼眸沉静,显然是一句再认真不过的询问。




王俊凯却吊儿郎当的笑:“那可真是不胜荣幸。”




易烊千玺看了他半晌,把剑收了回去。




“走吧。”








12




再次启程时没再遇到过那样凶险的海怪。




他们一路顺风顺水的靠了岸,几百个形色各异的汉子已经在岸边恭候多时了。




王俊凯从船上一跃而下,爽朗地笑着把手递给易烊千玺,却被对方无视了。




易烊千玺动作利落地着陆,看上去不比王俊凯逊色半分。




只是很快他便维持不住脸上沉着的神情了。




只见汉子们默契地对视一眼,发出一声阵势逼人的响亮吼声——




“大嫂!”




易烊千玺瞬间脸色铁青。








TBC.




*海盗之歌出自电影《加勒比海盗》


*尼福尔海姆与穆斯贝尔海姆的传说出自北欧神话。




评论是更文的最高动力 ❤





评论

热度(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