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

【长得俊】暧昧(五)

小面包很好吃:

结果今天我还是挤时间出来写了一篇开始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了,我正经点


可能要开始虐了,然后应该虐不了太长时间


农农和小橘是同学


也要开始进入正轨阐述小橘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啦






请勿上升真人×








09.


https://shimo.im/docs/f1lOVK6krpwFWnA4














10.


“高中的语文老师说过,如果你爱一个人,不是下课给人家买买冰,不是短信发来发去,也不是周末一起出来唱唱歌聊聊天吃吃饭。而是做一个出色的人,以后的以后,可能还有别的人爱他,你要做的就是把别人比下去,你要变得优秀,要比其他人都优秀,你要相信爱情能改变现实。”








这一段话是林彦俊在某音乐网站的评论下看到的,或许是真的吧,尤长靖这个人虽然说是公司的新人,可是他站在台上唱歌的台风气场,都和专业歌手不差丝毫。他啊,从一开始根本就不需要被别人带着,他的尤老师很优秀。








“反正现在的感情都暧昧,你大可不必为难找般配.......”尤长靖的嗓子被上帝吻过吧,他的声音和空灵,有一种让别人说不出的感觉,很吸引人,情绪也很到位,或许他这一次上舞台之后就不需要林彦俊带了吧。








结果他还是选择了薛之谦的暧昧,弃之可惜,食而无味。








“趁年轻别害怕一个人睡......”尤长靖是眼角的泪水低落下来了,眼神不再盯着摄像机,坚定地看着林彦俊。林彦俊,我从来...从来都不是仅仅想要和你暧昧而已。








相爱没有证据,吃醋没有资格。既不成全你,也不放过你,全世界都以为你们在一起了,但只有你们自己知道没有,你以为你什么都得到了,但其实什么都没有,有那么几秒它真的像爱情,觉得两个人的关系不止这样,却又只能这样。








尤长靖原本以为和林彦俊做完之后,就拥有了他一般,可是人啊,真的十分贪婪,他不满足,只想要一个人拥有他,甚至是想要把他藏起来。








那一晚,是尤长靖第一次。








舞台表演结束之后,尤长靖并没有等林彦俊,直接就去了那天林彦俊去的那个酒吧。








酒吧里的灯光依旧刺眼,尤长靖脸上的妆还没有卸掉,五官在这些因素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立体。尤长靖坐在吧台,有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喊了一句他的名字。他抬起头看,是陆游。那天晚上看到在隔壁宿舍看到的那个男人,在林彦俊的背上,胸前留下印记的男人。








尤长靖没有理他。








陆游坐下来了,点了一杯威士忌:“长靖,你和林彦俊在一起了吗?”尤长靖很嫌弃地瞪了他一眼,用指腹拿起面前的一杯酒灌下:“不用你管。”








“其实长靖,说真的,我很羡慕你。”陆游拿起桌上的那杯威士忌也随之灌下,强忍着喉咙管内的灼烧的疼痛,眼角还泛着点泪水:“你说...我和林彦俊三年的感情了,我们在一起暧昧了三年了!”那双明亮的眼眸里的泪水积攒够了,委屈就全都流出来了:“我从来没有去过他家,生病了都不敢让他知道,怕他麻烦。我怕我哪一点做的不好他就不要我了。”








尤长靖望着眼前那个一直吐苦水的人,或许他来找他之前就已经喝醉了吧。陆游这个人表演课老师都说他情绪控制力很强,或许是真的接受不了这份压力之后,就垮了吧。








“林彦俊真的很喜欢你,你知道吗?”陆游抓住尤长靖的肩膀用力的摇晃:“他说,他可以为了你放弃所有暧昧,你懂嘛!”








他喜欢我,可能只是他这一段时间很喜欢我,可是这一点也不妨碍他喜欢别人啊。这一点尤长靖大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了,他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人,而去拒绝所有人的暧昧。








尤长靖没管陆游了,一个人拿着酒瓶,去旁边的桌子喝。一杯酒入肠,脑袋里闪过的全是林彦俊与其他人亲吻,与其他人做的场景。尤长靖千方百计的勾引林彦俊,不久前才与他的关系更近了一步,只要能和他在一起,什么都无所谓,可是现在真的无所谓了嘛?








尤长靖那诱人的双唇对准啤酒瓶的瓶口,随着喉结的上下滚动,酒一路滑到了胃里。难受,他不会喝酒,也很容易醉,在他又想拿起一瓶酒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酒瓶,是陈立农:“好啦,你别喝啦。”陈立农搀扶尤长靖坐下。








“喂?尤长靖?你家在哪儿?”陈立农拍动着尤长靖的肩膀。








“我要吃宵夜——”尤长靖喝醉之后,说话都软软的,趴在桌上很乖,也不随便乱动。








不知道他家在哪儿的陈立农只好把尤长靖搀扶去一家酒店,办好了入住手续之后,帮他脱衣服睡觉。








林彦俊在宿舍等了一晚上尤长靖他都还没有回来,但是有碍着面子没有给他打电话。直到半夜四点的时候他一个朋友,在酒店房间门口拍了一张尤长靖和陈立农进房间的照片给他。“啪!”手机被林彦俊摔到了地上。








原来林彦俊也有不冷静的时候了。








“彦俊哥,我刚刚在酒店房间门口看到林嫂了。”这是他朋友发的语音。








林彦俊抓起一件衣服就直接出了门,根据地址找到了那所酒店甚至是他现在就站在尤长靖他们开的房间门外。








林彦俊敲响了门,里面问了一句谁啊?就打开了门。林彦俊直接越过开门的那个人,冲进房间内,尤长靖很安心的睡着在床上。然后直接看着眼前那个只穿了条内裤的人:“陈立农?!”这个世界是真的很小啊。








尤长靖一晚上没回来,林彦俊等到四点就算了。直到被朋友发现尤长靖和别人开房,头上仿佛带了一顶巨大的绿色帽子,他知道他和尤长靖现在还称不上在一起,可是他真的接受不了这件事情带给自己的冲击力。








怎么又是陈立农。








林彦俊盯着眼前那个多年未见的人,走过去对他笑了一下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第二件事就是直接上去抡了一拳骂了一句王八蛋。








陈立农没有还手,就算林彦俊怎么打怎么骂他都没有还手,毕竟当年的那件事情,他无论做什么都无法弥补对林彦俊的伤害。








尤长靖睁开眼睛就看到林彦俊抡了陈立农一拳头,立马拦在了陈立农跟前,正当他闭着眼睛以为林彦俊要捶下来那一拳,结果迟迟未到,睁开眼对面前那个一点都不冷静的人吼道:“林彦俊你干什么!”








或许现在就站好了立场了吧,林彦俊真的心寒了,那么多年了,难得自己的心重新热起来之后,结果发现什么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尤长靖。”喉咙眼里堵住的那一句狠话都无法面对他说出口:“尤长靖。”还是无法说出口:“你玩的开心。”








林彦俊以前一直面对尤长靖都是有微笑有酒窝,有微笑的,直到这一天起,什么都不见了。这是尤长靖第一次明白为什么别人都说林彦俊很冷很凶了。








其实他有在害怕的,怕林彦俊再也不喜欢他了,再也不对着他微笑了,甚至他明白了一开始陆游口中的那一些话语了,他们可能就这样断了。








林彦俊,你看,你的海狮害



评论

热度(63)

  1. Monica小面包很好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