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

归念【完结章】

一个任性的Shiv宝:

#请勿上升真人#


#娱乐圈(?)巨星凯x总裁千破镜(?)重圆#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BGM→归念




第二十八章


不出意料,“王俊凯 被求婚”这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在演唱会结束当晚便冲上了微博热搜,各大搜多引擎实搜第一条都是王俊凯相关,“被求婚”后紧跟着的另外几条分别是“公开出柜”,“宣布退出娱乐圈”,“男朋友长相”,“身份成迷”等等。由于事发突然,国民群众向来喜欢关注这些没头没尾的娱乐事件,更何况是这样爆炸性的消息,高居不下的热情导致微博也跟着瘫痪了十几分钟。好在这次前来看演唱会的粉丝都是多年的老粉,与自己爱豆之间存在着某种近乎理智的默契,他们意会到了王俊凯不愿将这件事铺张,或者说是想要保护另外一半的心情,没有人将在演唱会上录下的视频传播到网上。唯一流传出来的也只是几张在遥遥山顶上拍的大屏幕上的图片,上面易烊千玺的脸很是失真,网友们盯着照片看了许久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在转发里不甘心地说道:“我觉得一般。”


 


作为一个整天家里蹲的失业青年,易烊千玺自然也看到了这些照片和底下的评论,他将屏幕凑到了眼前,把每张图好一阵放大又缩小后,啧啧道,“真是神了。”


 


“什么神了?”厨房里的王俊凯问道,他正在准备午饭,套着一件崭新的淡色围裙,两边的带子懒得系,故作潇洒地飘在身后。他从冰箱里拿出两个番茄,在水池里清洗了起来,色彩鲜明的蔬果衬得他手指上的戒指格外惹眼。易烊千玺偏过头,盯着他修长的身子看了好一会儿,唇侧的梨涡又深了一些。他起身走到王俊凯身后,帮他把围裙带子系了个结。


伸手搂住他的腰,易烊千玺将下巴搁在了他的肩膀上,歪着头问,“我帮你打蛋吧?”


 


得到王俊凯的许可后,他立马像要大展身手的孩童似的忙活了起来,将水池边的鸡蛋打到了碗里,几番搅拌后还不忘将碗递到专心切菜的对方面前:“你看,这样可以吗?”


 


王俊凯抬眼,正要随口夸奖几句,眼皮却是一跳,“为什么里面有鸡蛋壳?”


 


易烊千玺赶忙低下头清理起鸡蛋壳来,几次下来后,鸡蛋壳没挑干净,倒是把四分之一的鸡蛋液给挑出去了。王俊凯被他专心致志的模样逗笑了,接过了他手中的活,“你在美国到底是怎么过活来的?整天吃垃圾食品的话也没见你胖起来啊。”


 


“我不做这些复杂的,我的意大利面做的还可以。”对方嘴硬道。


 


王俊凯正想说“你觉得番茄炒蛋很复杂吗”但看他一脸的理直气壮,只好把话都吞了回去,露出一个“你开心就好”的微笑。


“你刚才看什么呢,笑得那么开心?”为了转移易烊千玺的注意力,让他不再执着于在厨房帮自己忙,王俊凯回到了之前话题。


 


“也没什么,”对方说着便又笑了起来,重新拿出手机想将之前那条微博给王俊凯看,“只是觉得很神奇明明什么都看不清……诶,被删了?”


 


“什么被删了?”


 


“几张拍我的很模糊的图……好几万转发来着,你们团队让删的?”易烊千玺又确认了几次,是真的被删了,他还没来得及保存呢。


 


“亲爱的,”要不是自己此时手上正忙活,王俊凯估计已经扶额了,“我现在也跟你一样失业在家,形单影只的,哪还有什么团队,就连我的好助理都被你家‘团队’拉去欧洲旅游了。”


 


易烊千玺捕捉到了他语气中的不满:“王源惹到你了?我怎么总觉得你不太喜欢他?”


 


“我要是喜欢他你才应该担心吧?”王俊凯抬手开起了油烟机,将准备好的菜倒进锅里爆炒,“也不算惹到,就是每次看到他心里就膈应。”


噼里啪啦的油声盖住了他的声音:“只要一想到他这十年都在你身边……我就嫉妒的要命。”


 


“你说什么?”易烊千玺显然没听清,问道。


 


王俊凯瞪了他一眼:“没什么,估计是你妈让人删的吧,前几天你睡觉前都要去逛一圈的那个论坛上扒你的贴子,十几万楼了不是也被删了吗?”


 


易烊千玺恍然大悟道:“你请她去演唱会,就是为了让她出面做这些?”


 


王俊凯轻笑一声,颇为自得地将锅里的菜盛了出来:“怎么可能,我是真心邀请的,让她见证顺便打个预防针之类的。”


 


“没想到你还挺记仇,”易烊千玺感慨道,拿出筷子拣了块金黄色的蛋到嘴里,被烫得哆嗦了一下,“好吃!”


 


王俊凯看着他脸上满足的表情,一边想着你也太容易满足了吧,一边张开了嘴示意爱人投喂。他砸吧着尝了几口,感觉自己还有进步空间。


 


易烊千玺今早起晚了没吃早饭,现在已经饿坏了。他垂着头,像只守着自家坚果不给他人掠夺的仓鼠,腮帮子一鼓一鼓的,时不时被烫得倒吸冷气。


“你这样我以后都不敢惹你了。”还不忘贫嘴。


 


王俊凯眼里噙着笑,俯下身凑到了他耳边,恶作剧般地伸出舌尖点了点他的耳垂,果不其然惹得对方一阵敏感的战栗。


“你惹我惹得还少吗?”他吹了口气,又轻飘飘地说道,“对了,我爸妈请你去家里吃饭。”


 


下一秒厨房里便响起了筷子掉在地上的清脆声响。


 


 


说到要带回去见家长的事情,王俊凯也是今早才被告知的,他的震惊程度不亚于易烊千玺。他早上睡眼惺忪地接了个电话,都没来得及看来电显示,那一头便传来自家老父亲的中气十足的爆吼:“你这个小兔崽子!!!”


 


王俊凯被这么一叫,立刻吓清醒了,为了防止吵醒睡在他身边的易烊千玺,他特地去到了卧室外,才颤巍巍地说了一句:“爸……”


 


不等他父亲开口,那边又传来了一个女声:“你吼那么大声是要吓死谁呢??儿子聋了你负责??起开起开,我来说——小凯啊?”


 


王俊凯额头上出现了数滴冷汗,“……妈。”


 


“你是真的觉得我和你爸不关心你们圈子里的事是不是,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不和我们说,你还打算瞒我们多久?”王家妈妈问。


 


这么多年下来,说王家父母对自家孩子有别常人的取向一无所知那一定假的,只是两边都觉得没必要戳破,心照不宣地维持着所谓的平衡。他们也像寻常父母一样会时不时地会劝他去相亲,直到有一次王俊凯实在被说烦了,和自己快要六十的父亲坐在一起喝酒时突然就流了一脸的泪,怎么都停不下来,把两人吓得不轻,后来他们就再也没提过他的终身大事,可以说王俊凯是用“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尊严换来了之后的岁月静好。


他自然也没想瞒多久,只是觉得到时候箭在弦上,哪怕他们会反对,也收不回来了。


 


王俊凯张了张嘴,脑子里一片空白:“爸,妈,真的很抱歉,我——”


 


“——是千玺吗?”他母亲的声音忽然温柔了些许。


 


“……”


 


“那个在舞台上,对你求婚的男孩子,”女人问,“是千玺吗?”


 


王俊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竟然还记得当年来家里吃饭的男生,一时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是他。”


 


“果然是,”他的母亲声音带笑,道,“你爸在网上看到照片,我俩就说呢,怎么越看越眼熟,那孩子也长大了啊。”


 


王俊凯亦笑,放松了不少,“是啊,毕竟都已经十年了。”


 


“是千玺的话,我和你爸也没什么意见了,那孩子我们是真的喜欢,比你讨喜多了,”王母又道,“只是……他为什么会看上你?”


 


王俊凯一个趔趄,泛热的眼眶瞬间被冷水浇灭,不可置信地“啊?”了一声。


 


“你小子也没什么特别拿的出手的优点啊,又任性又冲动的,脾气也不好。他那么优秀的人,到底看上了你哪——”


 


“——妈,在我挂电话前,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王俊凯咬牙切齿地打断道。


 


“噢,这几天带他回来吃顿饭吧,”说完又补充道,“别跟我说你忙,你都已经失业了。”


 


王俊凯看着自己已经处于忙音状态的手机,在心里悄咪咪地骂了句娘。


 


 


和此时纠结得不知道要穿什么的易烊千玺比起来,王俊凯就显得悠闲自在多了。他坐在一边,翘着二郎腿玩手机,头也不抬地毙掉了易烊千玺好几身着装后,对方怒了:“那你倒是说说我该穿什么?!”


他这才抬头,面前的易烊千玺身上穿着的是一件深灰色的修身西装,衬得肩膀和腰线说不出的清瘦好看,床上地上都平铺着几件刚刚换下来的款式差不多的正装外套。他叹了口气,走上前在衣柜里随便扒拉出一件高领毛衣,递给对方,“你又不是要跟我去登记,随便一点就好了。”


见他还在迟疑,王俊凯不怀好意地笑道,“你不会是想让我帮你换吧?”


说着便上前将他拉进了自己怀里。


 


易烊千玺板着脸,对着王俊凯的小腿就是一脚。


 


卡宴的车身对普通居民区的路道而言还是有些勉强,王俊凯伸着脖子瞅着外面停靠的车辆,小心避免着刮擦,看样子是已经熟门熟路了。他扫了一眼驾驶座上紧张得坐立难安的易烊千玺,无奈道:“你能别抱着水果篮了吗,不然后备箱是干嘛用的。”


 


易烊千玺将手里的篮子抱得的更紧了,“我怕里面的水果掉出来。”


他原先是想买点更加贵重的东西,毕竟是第一次以“未婚夫”的身份登门拜访,面子工程还是要做的,结果他拉着王俊凯在商场里逛了半天,对方这个不好那个不用的,最后还是在一家水果超市前停了脚步,说自己父母不喜欢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实用的,能吃的,当然是最好的。


易烊千玺不由地想到了自家那位穿金戴银的老妈,想想人和人之间的追求果然不太一样。


 


他跟在王俊凯身后,走上居民楼的楼道。这个小区已经是老居民区了,楼外的墙壁斑驳,透着一股苍老的味道。尽管离大年夜还有一段日子,楼道里的房门上大都已经贴上了春联和倒福,显眼的红色混杂在雾蒙蒙的色调里,竟像是破壳而出的朝阳,让昏暗的楼道也变得喜气洋洋了起来。这般眼熟的景象不禁让他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走上这道楼梯的时候,他也是这么忐忑,手里提着好不容易买到的水果,在心里一遍遍地排练见到王俊凯时该说的话。


那时的他因为太喜欢所以不敢再靠近,却也是因为太喜欢,无法对那人的靠近说出拒绝的话。


 


抬眸,他身前是王俊凯直挺的背影,宽阔的肩膀早已不是当年少年人的身形了。易烊千玺伸出手,牢牢地握住了他垂在身侧的手指。王俊凯侧过脸,眼里流露出的略带惊讶的笑意,在应声响起的灯光下点亮了易烊千玺脚下的路。


 


“叔叔阿姨一直都住在这儿?”又走上一层楼后,易烊千玺问。


 


“嗯,”王俊凯答,“我跟他们提过很多次要不要搬家,他俩就是不愿意,说这里周边人都太熟了,舍不得走。”


 


易烊千玺点了点头,他们二人在一户住家门前停了下来,尽管楼道老旧,门面倒是挺新的。易烊千玺按下了门铃,第一声门铃还未结束,门便开了。王家父母一齐站在门后,王妈妈系着围裙,除了头上藏不住的银丝外还是易烊千玺记忆里笑容可亲的模样,王父亦是,看得出岁月待这个温柔的家庭不薄。他们俩人看到站在门外的易烊千玺,眼睛皆是一亮,王母立刻接过了他手中的水果篮,王父则是扶着他的肩膀,将他迎进了门。这么看起来,易烊千玺比落在门口的王俊凯更像是他们难得回家的亲儿子。


 


“你说你来就来嘛,还带什么东西啊,”王妈妈笑得满面红光,抱着水果篮爱不释手,“正巧我和老王还在商量要不要出去买水果,真是应急了。”


 


“是我让他买这个的,”王俊凯换了拖鞋后走进来,递给一边有些被热情冲击得手足无措的千玺一个微笑,“你看,我就说他们会喜欢吧。”


 


“千玺长高了好多啊,”王父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比以前更帅气了。”


 


“千玺,喝水,刚泡得的热茶。”


 


“千玺,花生吃吗,你阿姨炒花生的手艺绝了。”


 


易烊千玺连连接过小碟的花生和茶杯,拘谨地道谢,“谢谢叔叔阿姨。”


 


王家俩口子相视一笑,不约而同道,“还叫叔叔阿姨呐?”


 


易烊千玺本就在寒冷的室外冻得发红的脸更红了,讷讷道,“谢,谢谢——”


 


“好了好了,您们俩能别逗他了吗,”王俊凯在饭厅站了半天,见自己爸妈一点都没想搭理自己的意思,只好可怜兮兮地亲力亲为去厨房倒了杯水,出来便见他们将易烊千玺围在角落里,只好插手道,“妈,你儿子都要饿死了,咱能边吃边聊么?我都闻到红烧肉的味儿了。”


 


王母回过头瞪了他一眼,那眼神让王俊凯感受到了强烈的嫌弃,“千玺,你饿了吗?”


转过脸后,她温柔地问。


 


易烊千玺除了点头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王妈妈领着他走到餐桌边,二老围着他坐了下来,王俊凯正要跟着入席,就被老妈飞了一记眼刀,“吃吃吃就知道吃,你先去把碗和筷子拿来!”


 


王俊凯正要发难,却见一直僵直着身子的易烊千玺正紧抿着唇角在憋笑,拼命上扬的眉眼怎么都掩饰不住。他见他这般肆意地开心着,只好呼出一口气,乖乖从厨房里拿出了碗筷,毕恭毕敬地摆在了餐桌上。


 


“千玺,你看看这些菜你喜不喜欢,不喜欢我和你王叔再做点其他的,”她一边给易烊千玺盛饭一边道,“我特地向小凯打听过,可他就说你喜欢吃家常菜,还有不爱吃辣,你看看,今天的菜我都没加辣。”


 


易烊千玺打量着饭桌上的六菜一汤,红烧肉糖醋里脊酱爆茄子高汤娃娃菜等云云,他向来不挑食,这些菜也的确正中了他的下怀。他在对方热切的眼神中夹了块茄子尝了尝,由衷赞叹道,“很好吃,阿姨真的当过厨师吧,以前说的时候您还不承认。”


 


王妈妈被夸得很是高兴,扶着半张脸笑个不停,“你喜欢就好。”


 


王俊凯把桌上的菜都尝了个遍,果真没一个有辣味的,就连平时的酸辣土豆丝都变成醋溜的了。他夹了块红烧肉到易烊千玺的碗里,忍不住埋怨道,“你儿子喜欢吃辣啊。”


 


“噢,你现在知道说话了,”王父慢条斯理地喝着汤,“之前我们不给你打电话,你是不是连自己要结婚的事情都不打算跟我们讲?”


 


王俊凯一口饭卡在了喉咙里,顿时咳嗽了起来。易烊千玺连忙起身到他身边,抬手拍他的背,对一边的王父道,“叔叔,您别怪小凯,求婚是我突然提的,是我疏忽没有先来拜访你们……”


 


王俊凯喘过气,抬手握住了易烊千玺的手指,让他回去继续吃饭,“没事,他们是在故意打击报复我呢。”


 


王父脸上挂着淡笑,安慰地拍了拍易烊千玺的肩膀,继而又眼神锐利地瞥了王俊凯一眼,让他只有埋头吃饭的份。


 


“我怎么总觉得你比以前更瘦了,小凯没有好好对你吗?”王妈妈上下打量着他,将桌上的菜如同狂风扫境一般往易烊千玺的碗里夹了个遍,“多吃点,多吃点,不够还有,我饭盒都给你们准备好了。”


 


易烊千玺盯着面前菜比山高的饭碗,一直僵硬的身子终于放松了下来,对着身边和颜悦色的女人颔首微笑,露出了乖巧的梨涡。王妈妈越看他越喜欢,不停地给他夹菜,于是吃了大半天易烊千玺面前的菜不仅没少,还比之前更多了。


 


“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王父问道,“待在国内的话,你们会不会……”


他顿了顿,像是在斟酌用词:“压力太大?”


 


王俊凯抬头看了一眼易烊千玺,对方意会,答道:“我们想先去世界各地到处看看,再决定以后想在哪里生活。”


 


“周游世界?”王母道,看向了正在盛汤的自家儿子,“说了这么多年,终于要去做了?”


 


王俊凯打哈哈道:“以前是真的工作忙,没时间嘛。”


 


“什么时候出发?”


 


“下周。”


 


“这么快?”王母的筷子一停,有些不舍地瞅着易烊千玺,“都不先在家里过年吗?”


 


王俊凯往嘴里送汤的手一抖,腹诽你亲生儿子我坐在这儿呢!


 


王父倒是不怎么惊讶,放下了碗筷,“也好,出去放松放松挺好的,你也很多年没有休息过了吧?”


 


“是啊,”王俊凯笑了笑,“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吃完饭,王妈妈实在拗不过易烊千玺,只好点头让他和自己一起在厨房间洗碗。王俊凯在里面溜达了一圈,拍拍易烊千玺让他好好干,便去到客厅陪他爸去了。


“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王母将洗好的碗递给了一边的易烊千玺,“明明你是客人。”


 


易烊千玺接过碗,拿抹布擦干:“是我自己一定要来帮忙的。这是我第一次,和妈妈一起洗碗。”


 


王妈妈一怔,将水开大了些,水珠溅到了她手上,温温凉凉的:“你要是喜欢,以后可以天天跑来跟我洗碗。”


她不禁打趣道。


 


“好,”易烊千玺满口答应,“到时候我一定会拉着小凯一起回来。”


许久没听见身边的人回话,易烊千玺侧过脸,发现对方不知何时竟红了眼眶,正局促地抬手擦着眼角。


他有些慌了,忙问:“阿,阿姨,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没有没有,”她泪眼朦胧地对他微笑道,“我就是太高兴了……我以前总是很担心,小凯会一直那样下去,你别看那孩子平时粗枝大叶的,但心里可能藏事了。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那次他得奖回来,和他爸一起喝醉了酒,突然就大哭了起来,我从没见他哭得那么伤心,我还以为是不是他的工作压力太大了。那孩子后来睡着了,我去帮他盖被子的时候听到他一直在说梦话……他说,我还能等到你吗?”


 


易烊千玺擦着碗的手一抖,险些没有拿稳。


 


“我们家王俊凯啊,粗心,任性,一头热,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优点的话,大概就是执着吧,”女人感慨道,“他念中学的时候说想去当练习生,就去了,那个公司离我们这儿要坐快两个小时的公交车,他每个周末都去,风雨无阻的。他那样认定了就不放手的人,现在说不要就不要了,想来也是因为你的关系吧……你一定对他很重要。我也不算是一个很开明的父母,儿子竟然喜欢男生我和他爸也曾无法接受过,可是到头来想想,我们做父母的,不就是希望孩子能开开心心的一辈子吗?只要他开心,只要他日后不要只能在喝醉酒了才敢哭出来,我们就很满足了。”


 


易烊千玺张了张口,半天才道:“阿姨……”


 


“所以幸好啊,让他等到了,”王母眼角还噙着泪,脸上却是笑着的,“谢谢你,千玺,谢谢你没有放弃他。以后,也要继续拜托你了。”


 


易烊千玺连连点头,心中酸楚不已,他想说其实该说谢谢的人是自己才对,是他该谢谢王俊凯,不论是十年前站在皑皑白雪里的王俊凯,还是如今出现在他病房外给予他全部信任和温暖的王俊凯,是他一心想要抓紧自己的手,怎么都不放开。


 


“所以你俩到底是怎么好上的?”擦干了泪,王母立刻换了话题,听语速这才是她憋了一天的疑问。


 


“……”


 


“你们俩是高中才认识的吧?”


 


“……不,其实我们——”


 


“——初中???那小兔子崽子竟然瞒着我们早恋??”


 


易烊千玺感觉自己好像越抹越黑,见碗也洗得差不多了,只好暂时借口离开了厨房。他来到饭厅里,头顶的灯光是并不刺眼的暖黄色,目光所及之处是王妈妈在洗碗池边忙碌的身影,旁边的客厅里是王父在王俊凯唠唠叨叨的劝说下终于肯戴上老花镜,研究新的遥控器上的按钮和旧的有什么不一样。


易烊千玺愣愣地站在原地,心中有什么东西在疯狂地滋生,渐渐毫无缝隙地包裹住了他跳动的心脏。


温柔的不像话。


 


“你傻站着干嘛呢?”王俊凯来到他身边,脑袋轻轻地撞了撞他的,


 


“我以前跟你说过吧,”易烊千玺慢慢道,“我很羡慕你。”


 


“嗯?羡慕我什么?”王俊凯歪了歪头,时隔太久,他已经忘了。


 


“你的家,是我想象里的家的样子。”易烊千玺轻声道。


 


王俊凯安静了片刻,他凝视着易烊千玺温和的侧脸,唇角上扬露出一抹微笑。


“你又在说什么傻话,”他握住那人的手,沉沉声线像是温绵不绝的潺潺溪流,“我不就是你的家吗?”


 


易烊千玺偏过头看他,眼中的笑意分明:“是啊,所以现在应该换成你羡慕我才对。”


 


“是是是,我可羡慕你了,”王俊凯抬手揉乱了他的头发,“快来吧,我爸吵着要和你喝几杯。”


 


他拉着易烊千玺进了客厅,易烊千玺原本以为王父只是想跟自己喝个啤酒联系一下感情,直到看到茶几上的二锅头才知道他老人家竟然来真的。他的酒量向来不怎么行,以前在国外被王源拉去酒吧蹦迪随便喝几口伏特加就在趴在座位上思考人生了,不过好在酒品可以,至少不会给同行的人带来不便。


易烊千玺正要硬着头皮去拿桌上的小酒杯,就被王俊凯拦下了,对方悠哉悠哉地拿起杯子道:“他不能喝这么烈的,我代他喝了吧。”


 


不等王父说什么,易烊千玺就夺过了王俊凯手中的杯子,他实在受够了对方把他当玻璃小人看的态度,二话不说一仰头,将杯子里酒全数喝下。


 


王父情不自禁地拍了拍手,感叹道,“我就说呢,我怎么这么喜欢这孩子!”


 


他话音刚落,易烊千玺只觉得天旋地转:“王俊凯……”


 


“怎么了?”


 


“……抱我。”说完,便倒在了对方的怀里。


 


他觉得眼皮很重,浑身都没有力气,并没有陷入昏睡。隐约间他感受到王俊凯小心翼翼地将他抱了起来,轻柔的动作像是在呵护珍贵的宝物,再是王妈妈让他把自己安顿在以前的房间里的声音。


身体重新找到了受力点,身下是绵软的床垫,易烊千玺费力地撑开了眼睛,迷迷糊糊地一把拉住了床边人的胳膊。


王俊凯正要出门倒水,被他这个动作猛地扯了回来,只好蹲在床边问:“你哪儿不舒服吗?”


 


易烊千玺摇了摇头,他的脑子昏昏沉沉的,行为完全不受控制,眼里蓦地泛起了水光:“别走……”


 


“我不走,”王俊凯无奈地笑道,伸手帮他拂去了额前的发丝,“我去给你倒杯水。”


 


易烊千玺摇了摇头,执拗道:“……别走。”


 


王俊凯被他磨得不行,只好坐到了床边,反手与他十指相扣:“你每次一喝酒就这样吗?”他饶有兴致地问,“那以后我们可以多喝一点。”


 


“小凯……”易烊千玺对他的话充耳不闻,顾自说道。


 


“嗯?”


 


“我真的,好喜欢你呀……”


 


王俊凯被他突然的告白搅得心中一动,半晌悠悠应道,“我也好喜欢你。”


 


“我找了你好久……我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找你才不会给你带去麻烦,只能偷偷地在公司的练习生资料里翻……你那上面贴的证件照,真的好丑啊……”易烊千玺有些委屈地说着,他睁着双迷蒙的眼,像是陷入了什么遥不可及的回忆里。


 


王俊凯的嘴角抽了抽,惩罚般地用力捏了捏对方的手。


 


“幸好,幸好还是被我找到了,”他抬手戳了戳那人的脸,“我找人查你报考的高中,也改了自己的志愿……我在班里见到你的时候,第一次觉得我也是被眷顾的,可是你那时候一下课就只知道睡觉,根本看不到我……”


 


王俊凯动容地低头吻了吻他的手背,轻声哄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向你道歉好不好?”


 


“我就想啊,你看不到我也没关系,我能天天看到你就很知足了,”易烊千玺继续道,脸上愉悦的表情变得苦涩了起来,“可是我不甘心啊……我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想要的是你,从来都只是你……”


 


“嗯,我知道。”王俊凯的哑着嗓子应道。


 


“小凯……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走的……”他抽泣了一声,醉意渲染了泛红的瞳孔,“我也想跟你道别啊,好想跟你道别……可是太痛苦了,没有尽头的等待……真的太痛苦了……这么痛苦的事情,我怎么舍得让你也来承受……你说不定,说不定还能遇到更——”


 


易烊千玺瞬间没了声音,只见王俊凯俯下身,在他唇上印下一个温柔又漫长的亲吻。


 


 


几日后。


北城机场。


 


一辆黑色的宾利已经停在路道边许久了,车窗上贴了层镀膜,路过的行人只能匆匆瞥一眼这车华贵的车型,无法窥探到里面的主人。杨宛清盯着窗外一波又一波的送机车辆,不时地眨了眨眼。


 


“你既然要送机,干嘛不直接问问他们几点的航班?”坐在她身边的男人道。


 


杨宛清头也不回地对伊安说道:“你说得这么容易,不是也跟来了?”


 


伊安立刻闭嘴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她在窗外不停扫视的眼神终于有了焦距,只见前方不远处的一辆出租车上下来了两个瘦高的年轻人,他们二人戴着一黑一白的情侣鸭舌帽,一个将车上的箱子都卸了下来,另一个则去推来了两辆行李车。两人默契地配合着,待行李都放上推车后,戴着白帽子的青年嬉笑着压下了黑帽青年的帽子,惹得对方差点一抬手将他的帽子掀翻。


总之是非常幼稚的玩闹就对了。


 


易烊千玺扶正了头上的黑色鸭舌帽,狠狠瞪了憋笑的王俊凯一眼,正要推着车往机场里走时兀地停下了上半身的动作。他回过头,一眼便看到了那辆停在路边的黑色宾利,疑惑中又有些不敢相信般地皱了皱眉头。


 


察觉到他的不对劲,王俊凯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半晌便明白了过来。他上前一把搂住了易烊千玺的肩膀,毫无顾忌地对着那辆宾利挥了挥手,易烊千玺愣了片刻后也笑着,对着那边做了一个“再见”的口型。待那辆车开走后,王俊凯撞着易烊千玺的肩膀,道:“我跟你说过了吗?”


 


“什么?”易烊千玺转身推起了行李车,向机场里面走去。


 


“你妈把你的嫁妆打给我了。”他身边的人淡淡道。


 


易烊千玺脚下的步子一顿。


 


“也不算是你的嫁妆吧,”王俊凯一本正经道,“毕竟和我赔得违约金数量一模一样,她也太抠了吧,还是觉得我这么多年就存了那么点钱?”


 


“就算你变成了穷光蛋,我也养得起你好吗?”易烊千玺不满道,“你妈还让我多照顾你来着,说你脑子一热只会干傻事。”


 


他们俩毫无意义地斗了会儿嘴,在机场里看到上方宽大的信息屏幕时易烊千玺才想起了正事:“我们第一站是去哪儿?”


 


“我不知道啊。”王俊凯摊手道。


 


“你不知道??”


 


“来机场再决定去哪里不是更刺激吗?”王俊凯跃跃欲试地说道,笑得像个大孩子。


 


“行吧,”易烊千玺好脾气地应道,“那你现在想先去哪儿。”


 


“……你想去哪儿?”对方思考了一会儿又把问题抛了回来,“西班牙?俄罗斯?意大利?土耳其?”


 


两个选择困难症互相瞪视了一番,未果。易烊千玺只好又一阵冥思苦想,耳边忽然响起那人曾在留言中说过的话——


 


我果然还是,想和你一起变老。


 


“这个季节的话,不如去挪威看极光吧?”他期待道,“你不是说一直想带我去看看的吗?”


 


王俊凯眼中短暂的惊讶一闪而过,紧接着便出现了悠长的笑意,其中肉眼可见的幸福意味一路蔓延到了眼底:“好。”


 


他对着易烊千玺伸出手,手指上的戒指有着近乎神圣的光晕。


 


 


>>> 


因为我比谁都明白


我不会


遇见更好的人


 


 


The End






写在后面的话:


真的有点不敢相信,归念完结了。


当时刚开坑的时候,真的只是想单纯地写一个屋檐下递雨伞的梗,能写到这么长我自己都有点惊讶。其实也算是我新的写作风格的尝试,写完觉得真的很有意思。


还是希望这是个温暖的故事吧。


最后,打滚求长评(つД`)・゚・





评论

热度(2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