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

第七年的信 (6)

红豆小姨妈:


  • 现实延伸 


  • 半架空/半娱乐圈,重逢 


  • 请勿上升真人







Chapter 6




 


BGM


 
 




《战帛》的开机发布会提前在12月中旬举行,导演携剧组主创人员一齐到场,未拍先红的阵势和精良优质的主创阵容自然是引来了众多媒体和记者的关注。


 


今天整个主创团队的着装十分统一,都是黑色系,皮衣夹克或者深色长大衣,《战帛》本身就是一部以男性为主的电影,剧中的几个灵魂人物都有着鲜明的个性,制片方在选角的时候不仅要考虑到演员的演技,还要看他们的骨子里是否透着男人与生俱来的硬气和血性。


 


如今已经二十七八岁的王俊凯,早已褪去了稚气,举手投足间都有着成熟的男性魅力,这几年他陆续拍过两三部抗战题材的电影和电视剧,也因此获过许多奖项,可因为出道的时候年龄太小,即便他变化再大,某些标签还是会贴在他身上,想要彻底打破这些标签,他需要接拍更多能冲破人们对他的顽固观点的,代表性的转型作品。所以在两年前陈敬生把想导这部戏的意愿告诉他,并问他愿不愿意接陆戕这个角色的时候,王俊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在介绍完到场的所有演员以及角色之后,大家调调侃侃十几分钟,各家媒体争相提问。人气使然,王俊凯无疑是全场的核心焦点,收到的提问是所有演员中最多的,但他每次都很巧妙的把记者的提问转移到其他演员的身上,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无一尴尬,轻松自如。


 


《战帛》这部电影跟大部分电影是倒着来的,一般电影基本上是先公布演员,再告诉人们演员所饰演的角色,《战帛》却恰恰相反。而很快就有心细的记者发现,之前所爆出来的角色中,还有一两个角色的演员并未到场,或者说,官方从未公布演员人选。


 


“我想请问一下陈导,之前我们在网上看到自称是内部人员的人爆料说,《战帛》还有一位重量级演员参演,但官方却迟迟不公布,我记得在今年下半年曝光电影角色的时候,的确不止今天所公布的所有角色,请问是制片方刻意隐瞒,还是角色被删了?”一位站在中间的女记者抢到了话语权,语速很快的问道。


 


“重量级演员?”陈敬生接过贺松老师的话筒,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女记者,“姑娘你哪儿看的爆料啊?人哥们儿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你这五个字就把人给整壮实了。”


 


台上台下齐刷刷的笑了出来,女记者也不好意思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儿。


 


“角色肯定是没有删的,虽然戏份不多,但十分重要。不公布自然有不公布的原因,现在卖个关子,到时候才会有惊喜。”玩笑过后,陈导正面回答了女记者的提问,又把话题踢给王俊凯:“我唯一能透露的是,他跟我们俊凯一样,是帅气年轻的小鲜肉。”


 


王俊凯在大家的笑声中自然的接过突然抛过来的话题,摇头笑道:“小鲜肉已经是过去式,我现在都快成老腊肉了。”


 


此言一出,台下的粉丝立马替她们的偶像反驳她们的偶像,你才二十多岁,哪里老啊,跟十七八岁的时候没有差别!


 


“你们太假了。”王俊凯咂嘴。


 


“俊凯你要这么说的话,我这把岁数的人连老腊肉的行列都挤不进去了。”贺松老师也调皮的加入话题,“熏过火了。”


 


“哈哈哈哈。”发布会的气氛愈加轻松起来,王俊凯连忙谦卑的起身朝贺松老师歉意的鞠了一躬,贺松老师笑呵呵的摆手,台上的演员们都十分融洽。


 


 


易烊千玺看到这里,扭扭有些僵硬的脖子,合上了笔记本。


 


发布会都过去了两天,直到王俊凯说今天下午会过来一趟,易烊千玺才想起来要看。上午和王源短暂视讯了会儿,得知他给自己放了小半年的假带着父母出国旅游,虽说有一颗想立马飞奔回来看自己的心,但他自诩是孝子,不能抛下父母,只得叫易烊千玺老实的等他回来。易烊千玺窝在沙发上看了一部电影,再看发布会视频的时候,眼睛已经很涩了,加之昨晚洗澡的时候突然停电,总觉得脑袋有些重,视频还没有看完就按下了红叉。


 


 


喉咙干干的,喝温开水也喝不出什么味道,易烊千玺到厨房翻了一圈,发现自己并没有想吃东西的欲望。冰箱里剩下的半杯辣椒酱,他蹲下身,直接用手指直接舀了一口含进嘴里,甜辣爽口的滋味瞬间刺激了他的味蕾,感觉终于能尝出些味道了,这才关上冰箱。


 


起身的时候一阵轻微的眩晕,眼前发黑了半瞬,易烊千玺估摸着,八成是昨晚被冻着了。家里的感冒药正好还剩一包,外头寒风凛凛的,易烊千玺也不打算出门买药,就把最后一包感冒药给泡好喝了下去。


 


再过几天电影就要开拍了,王俊凯下午来找他应该是聊这事儿。客厅的暖气比较舒服,易烊千玺这状态也不适合想事情,索性就躺倒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王俊凯过来。


 


过了四十多分钟,易烊千玺觉得电视里头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有频率,越来越小,他的眼皮也开始变重,握着遥控器的手一松,遥控器落在米色的绒毛地毯上,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


 


 


这一觉易烊千玺睡得很深,恍若置身于黑沉沉的水沼中,一直坠一直坠……


 


再一睁眼,视野中逐渐有了晕晕的光线,他沉重的掀开眼皮,发现屋外的天已经黑了。易烊千玺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待清醒时,才意识到自己躺在卧室的床上,被子盖得好好的。


 


他从被子里抽出一支手臂,视线稍移,他的床边坐着个人,正在看手中握着的那沓拇指厚薄的剧本。


 


王俊凯……


 


卧室的灯光柔和得像是有了催眠效果,这样的光度显然不适合看文字,但王俊凯看得很认真。


 


王俊凯现在的感觉跟这几次见到的他不大一样,黑色的连帽卫衣简简单单,头发上也没弄发胶,刘海顺贴的搭在眉梢上,低头看书的侧脸像有和煦的阳光沐浴,好像偏过头,就会朝易烊千玺露出可爱的虎牙,暖暖的微笑。


 


易烊千玺没有弄出声响,静静的端详着,他突然有种错觉,眼前的这个人,是十七岁的王俊凯。


 


这样的视线无法不惹人注目,王俊凯眸光微动,抬起了头。易烊千玺丝毫没有察觉,倒是王俊凯微微愣了一瞬,合上剧本,“醒了?”


 


兴许是睡太久脑子还昏沉的故,十几秒过去易烊千玺都只是呆呆的看着他,精神有些恍惚。他不说话,喉咙里冒着火,涩得很,晕晕乎乎的想掀开被子下床找水喝。


 


王俊凯脸色骤黯,撂下剧本,凝眉道:“你要做什么?”


 


“我想——”


 


“易烊千玺。”手腕被狠狠握住,阴沉复杂的目光盯着他,“我不会让你走的,你想也别想。”


 


喉咙干涩得一咽就痛,难以发声,易烊千玺撑着床,哑道:“我想喝点水……”


 


王俊凯顿了片刻,把手松开了。


 


他刚才在想什么?是看剧本太过认真入了戏,还是因为……内心里真正惧怕的东西。


 


——他竟然以为易烊千玺要走。


——他竟然还是这么不清醒。


 


 “床头有。”王俊凯定了定神,说:“低烧,37度8。这种天穿件单衣就躺沙发上睡了,你怎么想的?” 


 


床头柜上的体温计旁,摆着易烊千玺昨晚睡醒时喝过的凉水,他端起来喝了两口,发现被人换成了温开水。


  


脑袋比白天的时候更重了些,但喝过水后喉咙已经不再那么干涩了,易烊千玺开口问道:“你来多久了?”


 


“几个小时,足够欣赏某人的昏睡能力。”


 


易烊千玺握着杯子,不知如何接话。


 


“我们每天在寒风里四处跑的人都没有感冒。”王俊凯讥诮道,“你倒是娇贵,舒舒服服的待在家里也能发起烧来。”


 


“……王俊凯。”易烊千玺头疼的揉着太阳穴,“你是打算每次见到我,都要这样冷言冷语吗?”不能向对平常人一样说话?


 


“那你就别做些让人——”后半句差点刹住,王俊凯冷着脸改口,“让人看见你拖着个病怏怏的身体进组,还以为陈导多不人道。”


 


易烊千玺想说些什么,可醒后只觉得四肢有些发软,接着一个大嗓门儿就从卧室外头越飘越近,“小白粥来啦!”


 


喻子扬端着一碗粥,屁颠屁颠的跑了进来,发现屋内气氛有些说不上的怪异,他用余光偷偷瞄了眼脸色不大好的王俊凯,就笑着对易烊千玺说:“千玺哥你醒啦,来来,喝碗白粥好吃药!”


 


“谢谢。”易烊千玺抱歉的笑了笑,“我现在喝不太下。”


 


“随便吃两口吧,空腹吃药不好的。”喻子扬像是要急忙找个人求证自己所言极是一般的看向王俊凯,“老大你说我是不是特别有常识!”


 


王俊凯往喻子扬身上扫了一眼,便转身走出卧室,“爱喝不喝,哪那么多废话。”


 


待他离开后,喻子扬瘪瘪嘴,叹了口气,悄悄对易烊千玺做口型,“口是心非。”


 


易烊千玺失笑,若搁在几年前,他当然愿意相信这是王俊凯的口是心非,但现在他们的关系……并不可能。


 


喻子扬放下碗,“你知道你怎么睡到卧室来的嘛?”


 


易烊千玺刚要猜,喻子扬又贼贼的笑了,“我们老大抱你的来哟。”他故意拉长音大喊道:“还是公——主——哎哟!”


 


后脑勺猝不及防的被一个又硬又软的东西砸中,喻子扬回头,王俊凯已经黑着脸折了回来,“到车里去。”


 


喻子扬抱着肿了个小包的脑袋,心想反正自己也得逞了,立马换上秒怂脸,溜之大吉。


 


易烊千玺有些想笑,不管喻子扬说的是真的还是玩笑话,他心里都有些说不上来滋味儿。一方面是因为心里的被搅动起来的情绪,另一方面是,他觉得这些年王俊凯的身边能有一个这样的人陪着,真心替他感到幸运。


 


待到房里只剩自己和王俊凯的时候,易烊千玺又想起喻子扬最后说的话,忽而觉得脸有些烫了。他转移开注意力,坐起来,捡起掉在床边,刚才王俊凯扔到喻子扬头上的东西。


 


是一份合同。


 


“还记得我说要你先挂在我工作室名下的话吧?”王俊凯说,“在最后一页签个名,我就走了。”


 


易烊千玺抬眸,望着他点点头,只简单的看了前一页的内容,便直接翻到最后,在乙方签名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日期,递给王俊凯。


 


“你不看看?”王俊凯问。


 


“不看了。”易烊千玺笑着摇头,“你应该也不会按我的要求改吧?”


 


王俊凯没伸出手,只是注视着他。


 


易烊千玺的唇偏薄,时常喜欢抿着。他的脸色算不上苍白,但看得出在生病。明明是一副精神不大好的样子,棉被下的身体单薄又消瘦,但却一点儿不让人觉得羸弱。


 


这点他跟以前一样,就算生病受伤,就算再苦再累,也从不会让人看到他脆弱的样子,因为他本身就不是脆弱的人,他拥有足够的坚强,所以身上才总是透着一股又刚又倔的韧劲儿。


 


性格使然,与时间无关。


 


这正是以前,王俊凯最欣赏也是最心疼他的一点。


 


“要是人人都跟你一样聪明,我的确会轻松很多。”王俊凯接过合同,“这周我会先进组,前期的拍摄主要在横店,等到一月初就会有人来接你。”


 


“好。”易烊千玺应道。


 


“我先走了。”王俊凯紧了紧手中的合同,离开房间。


 


“今天——”走了几步听见卧室里的人叫住自己,王俊凯回头,看见易烊千玺浅淡的笑颜,和他单薄的身子一起隐在昏暗的灯光里,“谢谢。”


 


视线还有些模糊,易烊千玺看不清王俊凯的表情,只觉得站在客厅的身影有些黯,边上空荡荡的,竟让人觉得那身影有几分落寞。


 


又是错觉么……


 


良久,易烊千玺才见他把头转了回去,轻轻说了声:“不用。”


 


然后关门声响起,人已经离开了。


 


 


 


*


 


 


恍个神儿的时间,车已经开到大马路上了,王俊凯突然叫喻子扬停车。


 


“怎么了?”今天充当司机的喻子扬问。


 


王俊凯看了眼车内的电子表,时间才刚过夜里七点不久。他沉默了一会儿,解开安全带,说:“你再买些感冒药给易烊千玺送去。”


 


“啊?”喻子扬怀疑自己听力出现异常,“中药西药我都已经给他买了好几种了啊。”


 


“那去看看他吃了没有。”王俊凯说着就下了车,“免得到时候他拖着这个理由迟迟不进组。”


 


“……”喻子扬无语凝噎。


 


死鸭子嘴硬者,王俊凯是也。


 


 


*


 


 


跟喻子扬交待好,叫他看完易烊千玺就可以直接下班了之后,王俊凯在街边拦了一辆的士。


 


还没想好去哪,便叫司机随便开,到时候停哪算哪。


 


王俊凯将脑袋抵在车窗上,窗外往后疾驰而过的街景让他看出了神,车开了十分钟他还是怔怔的,也不说话。


 


司机没认出他,大概是觉得这小伙儿有心事,便把车内正在播的交通电台给关了,然后插入了一张歌碟,说:“我老婆给我刻的,她每次心情不好都爱听这些歌。”


 


主持人喋喋不休的声音换成了柔和的音乐,简单的吉他弹奏,随性慵懒、忧而不伤的女音将歌曲所要传达的心意缓缓道来。曾有人评价说,她的歌连痛苦都是清澈的。


 


 


王俊凯的眼神闪烁了下,便笑道,“师傅,这种类型的歌听了心里会更难过的。”


 


“难过就哭嘛,小伙子不要把自己绷得那么紧,哭完之后咱还是爷们儿一个。”司机说着,把音量调大,跟着歌小声哼了起来,“爱~是折磨人的东西,却又不舍得这样放弃……”


 


王俊凯听到他有些跑调的歌声,没忍住笑。他将头靠到椅背上,半阖着眼,让这首歌把他的思绪带回了很多年以前。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怎么会夜深还没睡意,每个念头都关于你,我想你,想你,好想你。”


 


 


彼时王俊凯才十五六岁,长期繁忙的工作和熬夜学习,偶尔还是会低血糖,有一次刚做完一档节目,他已经头晕到不行,脸色更是难看,上车后整个人都无力的靠在易烊千玺身上。易烊千玺王帮俊凯揉着太阳穴,手上还有淡淡风油精的味道,王俊凯闻着这个味道,紧皱的眉心逐渐舒散开来。


 


这是或许一个开端吧,王俊凯从此愈发的喜欢靠在易烊千玺身上,不管身体舒服还是不舒服。在公司或是酒店,只要是能躺着的地方,他也喜欢把头枕在易烊千玺的身上。


 


一开始易烊千玺很郁闷他这种行为,被一颗毛绒绒的脑袋压着总归不舒服,但后来也莫名其妙就随王俊凯去了。


 


王俊凯记得自己那段时间特喜欢黏着易烊千玺,跟易烊千玺在一起就很开心,自己也不止一次和易烊千玺说过喜欢和他待在一起。


 


易烊千玺毕竟比王俊凯小一岁,有些事比王俊凯更懵懂,他以为那种喜欢纯粹是对队友和小伙伴的喜爱,自己是,王俊凯也是,谁晓得那样的喜欢是另一种,独特的,但也同样纯粹的爱。


 


 


“爱是折磨人的东西,却又舍不得这样放弃,不停揣测你的心里,可有我姓名。”


 


 


「千玺,你给我揉揉太阳穴吧。」洗完澡闹够了,王俊凯又赖在易烊千玺身上不想动。


 


易烊千玺推了推他的脑袋,「你刚还生龙活虎的,别给我装柔弱。」


 


「闹过头了啊……好晕……」耍赖第一招。


 


「滚滚滚」


  


「想吐……」耍赖第二招。


 


「那你叫王源儿揉去。」


 


「你揉的话我会好得快一点。」耍赖第三招。 
 


「……那揉十下就去睡觉。」


 


王俊凯乖乖的闭上眼,满足的笑了。温暖的指腹在太阳穴上轻轻的揉了起来,易烊千玺的声音也是轻柔柔的,听着很舒服,「一……二……三……十下了,王俊凯,你该去睡觉了。」


 


耍赖皮的宗旨就是不要脸,王俊凯起身拿过一个抱枕,又迅速的躺回易烊千玺的胸前,拿抱枕捂在自己的耳朵上,笑着说:「哥先睡了啊!」


 


王俊凯在别人总有一副大哥的样子,在易烊千玺面前却总是会露出很孩子气的一面。


 


「大哥你几岁啊,你这样我怎么睡?」易烊千玺很头疼。


 


某人装睡的鼾声实在是有些太过了,易烊千玺没忍住笑了出来。过了很久,他小声说:「今天的王俊凯是奶油味儿的。」


 


「啥子意思?」被枕头埋住的人并没有睡着,问道。


 


易烊千玺低头,在王俊凯耳边轻轻说了几个字。


 


薄红从王俊凯的脸颊上晕了出来,他猛地翻身把易烊千玺压在身下,手捂住他的嘴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少年们闹啊闹啊,也忘记是在哪个日子,将自己小小的心,和澄澈的初吻都交付给了彼此。


 


在夕阳余晖铺满练习室的傍晚,两人坐在地上喝着饮料,王俊凯想起自己总是叫易烊千玺帮自己揉太阳穴,忽然就怪不好意思的跟他说了声,「谢谢。」


 


谁知易烊千玺将肩上的毛巾取下朝王俊凯砸过去,却是认真的对他说,「对别人表达感谢是一种礼貌,但你我之间不需要。我对你好就是应该的,至少在我这里,王俊凯永远不需要跟易烊千玺说谢谢。」


  


 看到王俊凯懵逼的表情,易烊千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所以说啊,等哪天我不喜欢你了,你再跟我用谢谢这个词儿吧!」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怎会不经意就叹息。有种不完整的心情,我爱你,爱你,爱着你。”


 


 


歌声还没有结束,笑声已经越来越浅,回忆也跟着渐行渐远。王俊凯闭上眼,一滴泪顺着眼角滑至鬓内,嘴角弯起了苦涩的弧度。


 


到今天才真切的明白‘言者无心,听者有意’的意思。


 


大到那人为他做过的每一件事儿,小到那人无心说过的那些玩笑话,都是从心口长出来的一块疤。


 


好不了,忘不掉。


 


当真的人注定是输家,这场无声的战役,王俊凯输得伤痕累累。


 


  


***           ***           ***


 


 


在环线上转悠来转悠去,转到了故宫后门附近的街道。


 


王俊凯本没注意车开到了哪,直到他看见了故宫对着的那片山,愣神了好一阵子,才叫司机在路旁停下。


 


下了车,王俊凯将连帽翻起来戴上,低头在街上慢慢走着。


 


这季节寒气重,连出来散步的人没有平时多,但因为附近是故宫,所以人流量并不算很少。


 


王俊凯很讨厌自己在某些时候理性总被感性所支配,他深知自己不该在这里下车,可他却叫师傅停下。他也明白自己不该去任何与易烊千玺有共同回忆的地方,可 脚步已经不受控制的走到大门口了。


 


“七点半过后不售票哦。”


 


景山公园售票口守着的是一位年轻小姑娘,玩着手机心不在焉,在听到王俊凯说‘那好吧’的时候,唰的一下就抬起了头盯着他,然后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眸,“你、你你你……王俊凯?!”


 


“小点声。”王俊凯连忙用食指比在唇前,压低声音说。


 


“噢,噢噢噢!”这姑娘反射弧略长,噢了四下才有些怯生生又满怀惊喜和期待的问,“你可以给我签个名儿吗?”


 


好像生怕王俊凯会拒绝似的,他立马又说:“我帮你留门到九点!”


 


 


-


 


 


王俊凯今天运气不错,碰上了个喜欢自己的路人粉,正巧还是替母亲上班,胆子也挺大,他本来觉得让那孩子帮忙留门到九点会有不妥,但看到她豪迈大方的摆手后,自己也就没再客气了。


  


沿着小路往上走,偶尔还是会碰见一些下山的人,自从在北京定居后,这还是他第一次来景山公园,进来后发现里面还是印象中的样子,没太大变化。


 


爬上万春亭,一些摄影爱好者已经收拾好摄影器材准备离开了。山上天寒地冻,夜里八点还留在这儿的人实在是寥寥可数,山上的灯光反正也比不上白天亮堂,王俊凯把连帽往后拨了下去,后脑勺立刻就感觉到寒风袭来,冷得人瞬间清醒不少。


  


走到地上刻有中轴线的中心点,正面望过去,只有后门和角楼亮着灯的故宫好像沉睡在冬夜里。在这中轴线的铁皮上头,他和易烊千玺曾拍过一张两双球鞋踩在上头的照片,王俊凯拿出手机,对着自己的鞋子拍了一张。


 


没开闪光灯,灰蒙蒙的,看不清楚。


 


忽然觉得自己这行为很傻,王俊凯笑了笑,又把照片删了。


 


“嘿!你不会是王俊凯吧?”


 


王俊凯闻声回头,身后正在弄三脚架的男人正咧着嘴,笑眯眯的看着他。


 


这人约莫比自己年长好几岁,三十四五的样子,倒是没想到自己会在这儿被人认出,王俊凯压着嗓子,“我跟他像吧?上回在世贸天阶,那星探也是这么说的。”
 


那人先是有些惊讶,然后盯着王俊凯的脸左瞅右瞅,皱着眉吐出一句:“你嘛哈儿嗦!”


 


王俊凯听到熟悉的口音有些惊奇,朝那人走近几步,问:“你是重庆人?”


 


“你是我就是咯。”那人耸耸肩。


 


“你喊我的时候,一点儿都听不出重庆口音。”王俊凯走到他身旁。


 


 


那人估计是个摄影新手,折腾了半天,三脚架终于装好了,笑着说:“在北京待了十几年,要还有那么重的重庆口音,也只能说明家乡的影响太深远了。”


 


“还不下山?”王俊凯笑道,“快关门了。”


 


“我特意这个点儿上来的。”那人解释,“我要拍故宫上空的日出。”


 


王俊凯望向四周不论是有灯还是没灯,都像是披了层磨砂玻璃纸的景色,说:“不是霾就是雾,明天可不像会出太阳的日子。”


 


“阴天还是晴天,等着就行了。”那人丝毫不在意,把相机按在三脚架上,对王俊凯咔擦了一张,然后回看刚才拍的照片,赞叹道:“明星就是明星啊,没化妆,也没给你喊开始,随随便便一拍都挺帅的。”


 


王俊凯开玩笑道,“不是粉丝,拍了我可要收费的。”。


 


“我老婆喜欢你,我也算是半个粉丝吧,这张就当你回馈家乡粉丝,送给她做纪念可以行不?”直来直去的性格,加上老乡的属性,王俊凯拒绝不起来。


 


“你对你老婆还挺好。”王俊凯笑笑,想着还是不要在这干扰人拍照了,便打算下山,转身时祝福他道:“希望明天是个大晴天,别让你遗憾,白跑一趟。”


 


“不白跑。”那人看着镜头,对着故宫的后门又拍了一张,“既然来了就不要去想明天是什么天气,选今天还是选明天都是自己做的选择,没什么好遗憾和后悔的。”


 


王俊凯站定,停顿了片刻后回眸,笑着反驳他:“总会有选错的时候,犯了明明可以避免的错误,当然会后悔。”


 


“再来一次你又怎么能确定它一定是正确的选择?”那人又把相机取下,缓缓抬头,指着夜空,“太捉摸不定了,天气预报都不可信,晴天偏要说成阴天,说好的下雪结果出了大太阳。”


 

他看着王俊凯,又笑了出来,“天气也总喜欢反着干啊,跟心口不一的人一样。”


 
 


 
 


Tbc


 
 

评论

热度(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