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

舞王再临 09

432天:




前文戳tag自助。




娱乐圈paro,巨星迷弟×重出偶像,甜宠为主,HE保证。




放个BGM




------




两个人坐在店里分食完蛋糕,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机场的人流也少了许多,王俊凯跟在易烊千玺后面走出便利店,轻声问道:“千玺,你想去看电影吗?”




易烊千玺只想回公寓里睡觉,但是天大地大寿星最大,摸出手机点开订票软件:“你想看哪部?”




青年的桃花眼闪亮亮地看着他:“千玺,你看动漫的吗?”




“......”






坐在空旷的午夜影厅里,易烊千玺咬着爆米花,看着屏幕上那几个热血中二的卡通形象,开始思考王俊凯有没有谎报年龄。




青年倒是看得很认真,每到剧情转折的地方手就紧紧地攒成拳头,嘴巴也抿成一条线,全然入戏的模样。




易烊千玺觉得看对方的表情比看电影还来得有意思,就这样佐着被万千少女追捧的盛世美颜吃完了一整桶爆米花,王俊凯突然转过头,说:“千玺,我也想吃。”




最后一粒刚好被塞进千玺自己的嘴巴里,看了看空空如也的零食桶,一句“抱歉”还没说出来,青年就俯过身来。




“......”两人对视了一会,易烊千玺正要说点什么来岔开话题,王俊凯就又向前倾了一些,吻住了他的唇。






大概三分钟过后,青年才放开他,心满意足地弯着桃花眼,一副猫偷到腥回味无穷的样子。




易烊千玺整张脸轰一声烧起来,不敢再看王俊凯,自顾自捧着空桶发愣好一会,猛地站起身往外走。




电影还没放完,但王俊凯仍然追了上来,一面迈着大长腿一面在他身后问:“千玺,你生气了?”




易烊千玺喘了口气,停下来转过身,比他高的王俊凯低着头望着他,无辜又不知所措地眨巴着眼睛。




明明被占便宜的人是他,这家伙偏偏还摆出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更糟糕的是,他也因此没法说出任何怪罪的话语。






眼看着青年就要哭出来了,易烊千玺只得道:“我没生气。”




“你生气了。”




“……我没有。”




王俊凯瘪着嘴看了他一阵,说:“那就再亲一口?”




“......”






亲是自然没有亲的,但不知怎么又晕头转向地被青年拉去吃东西,几串烤肉下肚,原先的慌张也消散了一些。




“抱歉。”易烊千玺说:“不是你的问题,是我不习惯......跟人亲密接触。”




原本以为王俊凯会因此而沮丧,不料对方却“嗯嗯”地点着头,笑眯眯地望着他,易烊千玺满头雾水:“你高兴什么?”




青年把嘴里的肉咽了下去,眉眼弯弯道:“这是个好习惯。”




“......”




“千玺要继续保持哦,除了对我之外。”




“......”






好在店里也没多少客人,不然这样的话被粉丝之类的听到肯定要崩溃,易烊千玺把最后一串肉吃完,问:“为什么……除了你?”




王俊凯睁大桃花眼望着他。




就在这短暂的犹豫里,易烊千玺拿出钱包去收银台付了帐,而后对跟过来的大型猫道:“我要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家吧。”




王俊凯默默跟着他到了公交站,终于开口道:“因为喜欢你。”






这家伙对他的表白连起来都能绕地球三圈了……易烊千玺说:“就算是偶像和粉丝,也没有随便就亲嘴的道理吧?”




话音未落,王俊凯又凑过来,响亮地在他额头上啵了一口。




易烊千玺捂着脑门,想训斥又不知从何训起,青年那双波光潋滟的眼睛太有蛊惑力,他索性转过头不看对方。




毫无疑问王俊凯肯定是他所有粉丝里最好看的,不就一个kiss,当成粉丝福利也没什么不可以,何况对方是举手投足都能引起尖叫的大明星,从哪方面来讲,他都不吃亏。




可是既然只是个普通的福利,就不要亲得那么温柔。总是这样要撩不撩地越过暧昧的分界线,他并不知道要以何种态度去应对。






直到易烊千玺坐上公交,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少有的尴尬氛围在空气里扩散,易烊千玺无声地叹了口气。




搞不好他就这样失去世界上最后一个忠心耿耿的粉丝了——如果王俊凯曾经确实有把他当成偶像看待的话。




窗外的夜景安静地滑过,易烊千玺昏昏欲睡地垂着眼皮,脑海里某一处尘封的记忆又被掀开,像电影慢帧一样缓缓地在眼前播放。




是在热闹的包厢里,他喝得有点多了,起身去洗手间打算醒醒酒,穿过走廊的时候,却听到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






“怎么可能真的喜欢他啊。他那个人真的很没意思的好吗,说什么他都信,一点都不好玩。”




他僵立在原地,未散的酒精搞得脸上热辣辣的,像被谁狠狠扇了一个耳光,背上却又无端发凉。




“你们知道吗,前几天他还跟我讨论C区那边的房价,有没有搞错,住宿三年还不够,难道我还得一辈子和他住一起啊。”




在不怀好意的哄笑声里,易烊千玺没有再朝前走,而是回包厢拿了外套,找了借口告辞。






有了那样的铺垫,真正当着万众的面被对方理直气壮地背叛指责时,也没有觉得多么吃惊或意外,仅仅是有种很灰心的,筋疲力尽的感觉。




“那天我早就走了,只剩下Jackson在那里,对了,他平常就很喜欢看那些悬疑片的,谁知道是不是想模仿呢?”




站在镜头前的青年穿戴整洁,眼神真挚,一看就能够让人信服的模样。反观头发凌乱,衬衫上还沾着血迹的他,不管说什么,都只让人觉得是无意义的辩解。




公交在终点站停下来,易烊千玺下了车,被凉爽的秋风一吹,稍稍清醒了一些。






裤袋里的手机震了起来,他拿出来看了看屏幕上的号码,手指逐渐接近通话键,又在迈开脚步的下一秒,果断地按下挂断键。




手机持之以恒地振动着,易烊千玺干脆地拔掉了电池,回到公寓里洗洗睡了。




梦里是没有止境的混乱而血腥的场景,死者用无神的眼珠瞪着他,像是下一秒就要从暗红的鲜血中坐起,一步步朝他走来。




而后画面又切换到灯光明亮的舞台,年纪相仿的青年活力四射地舞动着胳膊笑着望着他,下一秒却又毫无预兆地将他推下了台,坠落的过程里只看到相机闪光灯发出的刺眼白光。






易烊千玺满头大汗地惊醒,床头灯投下微弱的亮光,他把电池装回到手机里,开了机点进通讯录。




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他的手指已经按下了那个能够倒背如流的号码。即便是大部分人都在休息的凌晨五点多,那端也几乎是瞬间就接通了:“千玺?”




熟悉的嗓音使得他重新冷静下来,想要说话,喉咙又哽住了,只听到王俊凯在那头问:“千玺,你怎么了?”




握住手机的手指一直在发颤,他勉力维持着冷静,说:“你能陪我聊会天吗?”




电话那头传来短暂的寂静,随后就响起了嘟嘟的忙音,再拨过去时,对方已经关机了。






易烊千玺握着手机,咬紧牙关,抬起另一只手遮住眼睛。




果然还是他太越界了。




深更半夜毫无理由地打电话给一个人,还要求对方陪自己聊天,不管怎么想,都很不可理喻吧。




他几乎能够确定王俊凯对他的热情已经被他今晚的冷淡和反复无常消耗得一干二净了。






可怖的画面一幕幕在脑海里闪过,易烊千玺将指甲深深掐进掌心里,试图以疼痛来驱散那种渗入骨髓的寒冷和窒息感。




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他下了床,摇摇晃晃地走到门边:“谁啊?”




“是我,千玺。”




开门就对上了王俊凯那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和由于跑动而变得通红的脸颊,分明入秋了,对方的额头和鼻尖却全是细细密密的汗珠,头发也狼狈地湿透了。






换上拖鞋后,王俊凯立刻道:“对不起,千玺。”




“......”




“我手机没电了,又怕你出事,之前问过经纪人你的住址,就忍不住过来了,打扰到你了,不好意思。”




青年握住易烊千玺冰冷的指尖,滚烫的热量源源不断地从对方身上传来,紧接着他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没能第一时间陪你聊天,对不起。”




TBC



评论

热度(1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