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

【言白】交易式婚姻 13

秋袭:

ABO生子注意


 


两人相安无事地度过了几个月,白起的身体也在李泽言无微不至的照顾下逐渐得到了恢复。


从表面上来看,他们就像是一对相敬如宾的伴侣,没有产生任何矛盾,过着人人羡慕的美满生活。


然而李泽言很清楚,白起的内心其实并没有真正接纳过他。


“白起,我们能不离婚吗?”


在一顿丰盛的晚餐后,他再度提出了这个问题,这次终于获得了白起的回应。


他端起手边的柠檬水喝了一口,直截了当地说道:“李泽言,我不想成为你退而求次的选择。”


“你不是。”


李泽言蹙了蹙眉,对白起的这个认知感到相当郁闷。他从未将白起当作任何人的替代品,自问也做不出这样毫无底线的事情。


白起以防备的姿态抱着双臂,嗓音中带着讽刺的笑意:“我怎么知道我不是?”


两人一言不发地对峙着,剑拔弩张的气氛令人有些紧张,仿佛他们又回到了刚开始分居的时候。


 


李泽言没有说话,只是重重地叹了一声。


说到底,白起还是不愿意相信他。那道横在两人之间的裂痕依旧存在,虽然不再疼痛,却永远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失。


“如果……”


白起刚吐出两个字,又将脱口而出的问题咽了回去。


他想问的是,如果悠然当初没有和许墨在一起,你还会继续追求她吗?你还会像现在这样,注意到我的存在吗?


他觉得这样的假设显得自己很卑劣,毕竟他无意将悠然拉扯到他们二人复杂的关系中来。


而且,无论李泽言的回答是“会”还是“不会”,对他来说无疑都是一记耳光,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


白起抿了抿唇,换了一种比较迂回的问法:“布丁不是悠然的专利吗?你为什么做给我吃?”


 


“布丁是souvenir菜单上的食物,向所有顾客出售,并不是任何人的专利。”


李泽言已经明白了问题的根源所在,认真地解释道:“我只是比较擅长做这个而已。”


他注意到白起向他投来的眼光,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


“布丁的销量一向在souvenir名列前茅。我以为……你会喜欢吃。”


李泽言这才知道,原来白起一直都非常介意这件事情,只是始终忍着没有说出口,一忍就是一年多。


这大概是白起第一次对他坦言压抑在心底的委屈。诚然,这种被质问的感觉并不好受,但他更希望白起能与自己坦诚相待。


白起早就知道李泽言是souvenir的老板,只是他从来都没去过那家餐厅吃饭。那餐厅的名字被一众美食爱好者传得神乎其神,令他产生了一种本能的抵触——


也许是叛逆的天性在作怪,越是被人们交口称赞、极力推荐的事物,他就越不想去尝试。


白起冷静下来,突然意识到自己如今翻旧账的行为很不理智。他摆出这样咄咄逼人的姿态,反倒显得自己十分在意这件事了。


“抱歉,是我失态了。想给谁做布丁是你的自由,与我无关。”


他刚说完,就立刻恢复了以往那种淡漠镇定的姿态,与方才那个语气不悦的白起判若两人。


 


“孩子的名字……你想好了吗?”李泽言见白起不愿再主动开口,只好自己想办法找话题。


白起望向躺在摇篮里独自玩耍的婴儿,淡淡答道:“白辰。”


李泽言挑了挑眉。“时辰的辰?”


“不,是星辰的辰。”白起微微勾起嘴角,“别想太多。”


他取这个名字,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足够耀眼,耀眼到能够遇见一个眼里只有他的人。


李泽言沉默了片刻,岔开话题道:“你……还没有去过我的餐厅吧?”


“懒得去,我怎么知道它会在哪天开门。”


白起摇了摇头,心不在焉地用湿毛巾擦拭着餐桌上的油污,看起来对这间颇负盛名的餐厅并没有什么兴趣。


李泽言从他手里接过毛巾,顺便将桌上的碗筷收拾好,脸上露出了笃定的神色。


“明天一定会开门的。”


 


次日中午,souvenir迎来了一位特殊的顾客。


站在餐厅外的老先生彬彬有礼地将白起迎了进去,然后拿出一份烫金的菜单递给了他,让他点餐。


“你们店主不是很任性的吗?我听说他只会根据自己当天的心情来决定菜单,从来不为客人提供点菜的机会。”


白起随意地翻了翻手里的菜单,感觉有些疑惑。


老先生缓缓为白起斟了一杯水果茶,举止温文尔雅。“您是店主夫人,待遇自然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


“谢谢。”白起看了那晶莹剔透的玻璃杯一眼,半开玩笑道:“或许在几年之后,你们的店主夫人就要换人了。”


老先生没有再接话,只是保持着礼貌的微笑,静静立在一侧。


 


白起坐在餐厅的窗边,斑驳的阳光透过窗户折射成了七彩的颜色,温柔地映在他的外套上。从他的这个角度抬头望去,恰好能瞥见厨房的一角,却看不见李泽言的身影。


店内装潢精致,干净整洁,格调高雅而大气,确实很符合那个人的品味。


白起随便点了几个比较常见的菜,便安静地坐在原位上耐心等候,并没有去厨房找李泽言的打算。


过了不久,一盘浓香四溢的芝士海鲜焗意粉就被端了上来。肥美的生蚝鲜嫩多汁,配上口感弹牙的虾仁和蟹柳,与芝士的味道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白起在家里吃惯了李泽言做的饭,如今握着叉子一尝,倒是没有特别惊艳的感觉。不过,这种在餐厅中享用美食的惬意感,毕竟是不一样的。


看着白起用完了餐后甜点,老先生便上前收拾好了餐桌,然后将一纸账单递给他。账单上没有任何标价,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把你对我的不满,全部都写下来。”


白起缄默不语,盯着那张账单看了良久,终于郑重地提起了笔。


 


距离白起产后的第一次发情期,大约还有一个月。


为了避免白起再次怀孕,李泽言借助某些特殊渠道,托人帮忙购买了不少避孕道具,并将它们放在了两人的卧室内。


白起无意间发现了一盒放在抽屉里的套子,对此颇觉意外。“这些东西……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我是商人,自然有自己的渠道。”李泽言没打算在白起面前掩饰这些,直接把真相告诉了他。


“虽然你不是公职人员,不会因此被开除……但是如果被查出来,肯定是要罚款的。”


白起皱了皱眉,在心中粗略地计算了一下,便得出了结果:“按照你的个人资产来算,估计要罚好几个亿。”


李泽言不以为意。“罚就罚。你觉得我很在乎钱?”


如果被罚几个亿,就能让白起永远免于遭受生产的痛苦,那倒真是挺值得的。


白起闻言,轻轻合上了抽屉,眼底闪烁着晦暗的情绪。


他并不想沦为生育机器,但也不希望李泽言为他做这些事。前段时间,他好不容易才和李泽言划清了界限,要是两人之间又开始纠缠不清,那就等于前功尽弃了。


再这样下去,他也说不准自己到底会不会慢慢沦陷。他的骄傲不允许自己低头,而他的情感却在不受控制地动摇。


——那是他最不愿意看到,却又无力阻止的局面。

评论

热度(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