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

你不是他

浴霸太热:

/先婚后爱+破镜重圆+金主+替身


/He保证


 


 


“易烊千玺,不要脸!”


 


“你凭什么抢别人的资源!”


 


“你给我下来,不下来今天我就在这儿撞死你!”


 


又来了,记忆深处的那股子绝望一点点从幽深的黑洞窜出来,洞口有道白雾,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拨不开,只能麻木地听着从中传出的一声又一声谩骂,狰狞的表情从长相甜美的女生脸上展露出来,巨大的反差只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易烊千玺在梦中攥紧双手,一如他三年前所做的那般。他不能下车,不能生气,不能说一句话,就只为着所谓的他作为一个公众人物的形象,他必须忍气吞声,笑着承受这一切。


 


没有人能把他解救出来,司机在高速上手足无措寸步难行,助理与跟了一路的黑粉沟通半天也不见丁点成效。那些人只想要他下车,交出他新接下的资源,道不明所以的歉。


 


无力与恶寒将易烊千玺层层叠叠地包裹起来,他骨子里的骄傲在催促他拾起利器漂亮反击,可残存的理智又一遍遍提醒着他:这是你自己选的路,你必须走下去。


 


 


 


车子紧急刹车,发出“嗞”的一声刺耳巨响,嘈杂喧闹的四周一下子安静下来。易烊千玺循着那群赤着脸的女生的目光看去,一个着贴身西装、容貌俊美的青年正步履从容地向他走来。那一刻他的心里竟然只有一个想法:又有一个人要被迫蹚这滩浑水了。


 


青年微微弯着眉眼,轻轻敲了敲易烊千玺的车窗:“需要我帮忙吗?”


 


易烊千玺本能性地选择回答:“没事。”在高速路上被堵下来虽然是第一次,但他见过的偏激黑粉却不在少数。他几乎能够想出事情接下来的所有走向——来几个警察把这些人赶走,发个微博呼吁私生和黑粉不要做得太过,媒体跟风批评一下道德沦丧,最多半月,这事毁尸灭迹,又一波人追着他跑,循环往复,永不见天日。


 


都习惯了,他甚至连生气都做不到,就只觉得累,无边无际的累。


 


 


 


青年像是早就猜到他会怎么回答,起身从车后方绕到那群女生前,仗着自己的身高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四五个张牙舞爪的小姑娘,面色竟一下子就带上了讽刺与不屑。


 


“你们想死呢就自己去死,别在这人碍着别人的路,没人愿意围观你们的大戏。”刚才还温柔平静的人不知道怎么做到立马就神色凌厉,说话语调都带着七分寒意。


 


易烊千玺这才发现耍起狠来的青年确实有些气势,那群女生也有点被吓到,在口罩的遮掩下,支支吾吾说不出完整的话。


 


青年见没人说话,掏出手机面无表情地拍下那几个人的照片,随即拨打了个号码,说话腔调又换上了冷淡和强势:“把我给你发的这几个人找出来,明天的头条让这些人也上一上。”


 


易烊千玺还没反应过来,那几人已经落荒而逃,一边跑还一边对着他骂骂咧咧,颇有点不把他搞垮就绝不回头的壮志雄心。他苦笑了一下,冲着站在路边的青年挥挥手,轻声道了句“谢谢”。


 


青年不甚在意地点点头,刚才的狠劲消失得干干净净,只浅浅回他:“没事了,别担心。以后不用惯着这些人。”


 


那人的背影逐渐模糊在视线里,黑色豪车缓缓驶出道路,直至完全隐遁于日光之中。易烊千玺出了一身的汗,手上捧着的书本“啪”一下砸在他的脸上,他终于慢慢张开了眼。


 


 


 


这些日子他总是会梦到和王俊凯初见时的景象,那种苦涩中蕴含的丝丝甜蜜,哪怕是和王俊凯结婚两年后的现在,他也再没感觉到。大概是当年的惊鸿一瞥太过耀眼,以至于他至今仍念念不忘,总想从这场形式婚礼猎取更多。


 


晃神间,王俊凯推开浴室门走到了床边,柔声细语地问了一句:“醒了?”


 


易烊千玺看着那张总是带着假笑看不清真心的脸,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看书都看睡着了,这么累就早点睡吧。”


 


易烊千玺不知道王俊凯是真的觉得他是在看书,亦或是明白他其实是在等他却装作不知,但不管是哪一种情况,结果都是显而易见的——王俊凯不需要他等。很久以前他天天守在客厅时那人就说过,大家走个过场罢了,没有必要太过认真,这份越界的关心会让他觉得不安。


 


想到这儿,易烊千玺自嘲地笑笑,没有说话。


 


 


 


王俊凯背对着易烊千玺套上睡衣,状似无意地问道:“我一直想问你来着,你怎么做到每次都能把我的洗澡水放得那么准的?”
 


“我让你司机要把你送到家的时候就给我打个电话。”易烊千玺回答得坦坦荡荡,像是在说中午吃了些什么一般平淡无奇。这倒是让王俊凯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这段时间他总是没来由地会被易烊千玺的某一句话戳中,整个人有种进退不得的无措感。


 


最后他也只能岔开话题,道:“过几天沈氏要办个晚宴,你要去吗?”


 


易烊千玺语气依旧淡淡的:“我的经纪公司就是沈氏的,前几天他们有邀请我,但你要是不想让我和你一起的我就找个借口推了吧,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本来就不喜欢这种场合。”


 


王俊凯一句话被堵在喉咙,心里有些不好受,在脑子里回忆他什么时候给易烊千玺留下了个自己不愿意和他一起出现在公共场合的印象,但想到自己连他的经纪公司是哪一家都不知道,王俊凯又有些心虚,便甩了甩胳膊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没有那个意思,我们一起去吧,到时候我去片场接你。”


 


易烊千玺明显没反应过来,有些发愣,半晌才答:“好。”


 


 


 


王俊凯心里舒坦了一些,他轻手轻脚地爬上床,从后面揽住易烊千玺的腰。即使已经结婚两年,该做的事也都已经做过,可每次做这种亲昵的动作时他还是有些不适应,手脚笨得像是没长在他身上。倒是被揽住的人似是早就习惯,呼吸平稳着昏昏欲睡,丝毫没觉得这点触碰有什么甜蜜的。


 


王俊凯把易烊千玺翻了个身圈进自己怀里,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这一次易烊千玺总算是有了点反应,抬头不可思议地看了王俊凯一眼,耳根子稍稍嫣红起来。


 


王俊凯也后知后觉地觉得自己大概是有些魔怔了,但再放手的话又显得有些刻意,他便忍着心里莫名的痒意,保持着这个姿势睡去。


 


打在耳边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起来,易烊千玺却越发清醒。他没想到就因着王俊凯偶尔的一点怜悯,他的情绪便波动至此。他一向知道身边这人的习性,温柔与体贴都是来得快去得快,和爱情什么的没有半点关系,可就是这种若有似无的浸润才最为致命,让人不明不白地就深陷进去走不出来。


 


重重叹了口气,易烊千玺终于在王俊凯的怀抱里睡着。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王俊凯从和易烊千玺结婚以来便避免了任何能和他一起出现的可能,好在易烊千玺也喜欢安静,巴不得缩在壳里不用跳出来。细细算来的话,这次去参加沈氏的晚宴应该是他们第一次一同出现,易烊千玺以为自己早就不在乎这些,可心里隐隐的小期待又叫他无所遁形。


 


一整天的戏拍得都算是高效率,王俊凯到片场时,易烊千玺只剩最后一场戏要拍。远远看见熟悉的车子驶进片场,他有些紧张地跺跺脚,还没踏出门,导演已经在后面拿着喇叭催促他回去继续赶工。易烊千玺对着助理挥挥手,示意他招呼一下王俊凯,见助理了然一笑他才放心离开。


 


一听见“Action”,演员们立即投入状态,对面的女演员也是多年戏骨,易烊千玺入戏很快,然而刚想说台词时他便听见周围响起一阵骚动,他的思绪一下子被打乱,连导演也被吸引注意力,烦躁地皱着眉头,一脸不满的样子。


 


易烊千玺循声望去,果然是因为王俊凯的到来才让井然有序的片场炸了锅。周边人的窃窃私语他听到了几句,大多是说他很幸福,王俊凯居然亲自来探他的班。平心而论,结婚两年才被男友首次探班实在算不得什么值得炫耀的事,但易烊千玺自己心底居然也升起些名为荣幸的情绪来。


 


王俊凯远远对上他的视线,抬手指了指休息室,显然没有继续处在舆论中心乖乖供各位围观的打算。距离太远,易烊千玺看不大清王俊凯的表情,但他的情绪几乎是一瞬间就跌入冰点,连带着拍戏的热情都削减掉了大半。


 


王俊凯对于看他演戏,果然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


 


 


 


直到换好衣服离开片场时易烊千玺都有些浑浑噩噩,总觉得提不起劲来。片场工作的女生们也算是见过娱乐圈形形色色的美男,一对上王俊凯却都像是惊为天人似的,两只眼睛里的光亮得易烊千玺的脸都有些痛。当事人依旧事不关己的悠闲样,侧身给易烊千玺系好安全带后才启动车子慢悠悠地开出了视线中心。


 


被王俊凯贴过的地方有些发烫,易烊千玺整理了一下情绪,把那些本不该有的牢骚和不满全部埋到地底下,许久才郑重地说:“谢谢。”


 


王俊凯偏头看了看浑身上下都写着不自在的人,一时也没反应过来他是在谢什么,只是想到易烊千玺这两年里坐他车的次数寥寥无几,他的语气便不由自主地放缓,浅笑着应:“不用谢。”


 


易烊千玺知道两人一直没话聊,刚上车就掏出耳机听歌。他一上车就瞌睡多,想到睡觉还能避免尴尬,他也不再扭捏,就着舒缓的民谣沉沉睡去。


 


在红绿灯前停下,王俊凯透过余光看到副驾驶上的人已经睡着,便大着胆子朝他望去。易烊千玺的脸一直带着些攻击性,不笑的时候硬朗的线条无端给人一种疏离感,睡着时却又别有一番风韵,长长的刘海随随便便地打在额前,细碎的光影从车窗外照进来,散成斑点状落在他的脸上。他的眼尾微微下垂,平时的那份冷意便褪个干净,整个人像只小猫一样软绵绵的。


 


王俊凯有些说不上来的感受,他下意识地伸手拨开易烊千玺额前的头发,指尖触到滚烫的肌肤时他又如梦惊喜,慌慌张张地收回手,在后面车子接连的喇叭声中踩下油门。


 


 


 


到目的地时易烊千玺便自动醒来,他眯缝着双眼呆呆地看着金碧辉煌的酒店,整理了一下衣衫后就想推门下车,不料被王俊凯一把拉住手腕固定在座位上。


 


“等一下。”王俊凯窸窸窣窣地从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里面躺着两个简单别致的胸针,他拿出一个递给易烊千玺,“把这个戴上。”


 


易烊千玺有些发懵,总觉得自己没有睡醒,捧着胸针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动手。


 


王俊凯戴好自己的那一个后发现易烊千玺还是没有动作,干脆从他手里拈起那枚胸针,倾身别在了他的左胸口。车里距离近,易烊千玺看得很清楚,两款胸针,一个太阳一个月亮,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他着实不明白声称要保持距离的王俊凯有什么必要做到这一步。


 


王俊凯在他问出来之前先一步答疑:“宣布一下主权,不然等会儿你就被别人拐跑了。”


 


明知道是王俊凯一句毫不走心的玩笑话,易烊千玺还是心跳得厉害。


 


 


 


距离晚宴开始只剩下几分钟,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一走进大厅内就吸引了场内的大半目光。不熟悉他们的人只觉得这两人般配得紧,颜值身材气质都是一等一的登对;熟悉他们的人却都安静下来——他们两个这场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在圈内向来不是秘密,王俊凯那群生意场上的太子爷朋友甚至一度因为王俊凯对易烊千玺的冷漠态度排挤过他,这下见到两人一同出现,大部分人一时之间都没能缓过神来。


 


王俊凯见怪不怪,拉着易烊千玺和几位老熟人打了个招呼。易烊千玺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这么些年,该见过的场合一个没少见过,说话做事自然早就练出了独到的一番体面,没一会儿大家便将这一茬儿放在脑后,不再多想。


 


王俊凯毕竟是个生意人,觥筹交错间都能谈成几笔大买卖,易烊千玺插不上话,便端着酒杯径直去找圈内唯一的好友卓冉。


 


卓冉老早就想去找易烊千玺聊天,但见着他和王俊凯站在一起散发出的强大气场,愣是没敢挪步,此时见易烊千玺主动找过来立马开心得不行,嘴巴子完全合不上,唧唧呱呱说个不停。


 


 


 


“哟,千玺,小夫夫挺恩爱啊,还戴情侣胸针,闪瞎我的狗眼。”卓冉凑到易烊千玺身前,眼巴巴地看着那个他有钱买没命戴的装饰,酸酸地说。


 


易烊千玺脸上没什么开心的表情:“大概是买错了吧,我们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别灰心啊宝贝,你这么帅谁不喜欢你那是他瞎。”卓冉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却不见半分认真。


 


易烊千玺睨了卓冉一眼:“你再瞎叫以后鬼才帮你找女朋友。”


 


“别别别,你是哥。”卓冉立马服软,随即望了一眼周围,贼兮兮地凑到易烊千玺耳边悄声说:“你知不知道今天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干嘛的?不就是应酬嘛。”


 


“不是吧我的亲哥,这你都不知道!就这沈氏,说是董事长的独子得癌症了,人家内斗抢继承权呢,结果这老头可好,直接从国外接了个人回来,说是他小儿子,以后公司直接归他管。”


 


易烊千玺瞪大了眼睛:“私生子啊?”


 


“是啊,不过也没什么,他们这种钱多的人就喜欢窝里窝外都有草,大概有安全感吧。你看看人算得多准,现在窝外面的不是派上用场了吗。”卓冉一脸对腐朽|资本主义厌恶透顶的表情,看着实在欠扁。


 


易烊千玺嗤笑一声,抬手不痛不痒地打了下卓冉的肩膀,“你就背地里厉害下吧,好歹是咱老板,你再这么嘴碎什么时候被炒了有你哭的。”


 


卓冉嘿嘿笑着,转了个话题继续和他胡扯。


 


 


 


王俊凯在远处盯了易烊千玺好一会儿,越看心里越是烦闷。他印象中的易烊千玺似乎总是清冷的、温柔的、对着所有人都蒙着一层面纱的,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像个普通人的易烊千玺。


 


这样的普通,却只是对着那个男的一个人的。他看见易烊千玺对着那个白嫩嫩的男生笑,对着他生气皱眉,对着他没好气地打闹,即使那人凑在他胸前耳边他都像是毫不在意,乐呵呵地跟他谈天论地。


 


很难得,王俊凯居然有一丝挫败感。以前易烊千玺红着张脸给自己告白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可即使是这样,他也从来没有见过易烊千玺那么多表情,好像那些所谓的爱意一刹那都变得不真实起来,让他抓都来不及抓。


 


不着急给这份不快找借口,他放下杯子直接走到易烊千玺面前,动作快过理智,他一把牵起身边人的手,用挑衅的目光将卓冉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在卓冉意味不明的表情里拉着易烊千玺走到了大厅正中央。


 


易烊千玺有些不知所措地回头对着卓冉摆摆手,这一下更加激起了王俊凯的怒气,施加在易烊千玺手上的力道又大了几分。两人站定后,对上易烊千玺迷茫的神情王俊凯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做得有些过分,但他还是憋着没有解释,手也没有放开。


 


易烊千玺心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但还没来得及高兴,脑中一闪而过的那种猜测就被他压了下去,他脸上的惊喜也霎时消失不见。手心被宽大的手掌包裹着,他不愿意再去想太多,就静静地站着享受这一瞬间的美好误会。


 


 


 


董事长站在聚光灯下念着写满冠冕堂皇的词句的稿子,继承人易主这事除了易烊千玺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基本人人皆知。四周的低语此起彼伏,大多是在说想见一见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私生子到底是何方神圣,饶是易烊千玺这种不爱八卦的人也被激起了好奇心。


 


最后一句话终于说完,董事长华丽谢幕走下舞台,大家的目光紧接着就被从昏暗后台走出来的人全数引去,一头栗色头发、身形修长的青年就这样迎着数百道灼热的视线不急不缓地走上台。


 


灯光照到青年的那一刻,易烊千玺都有些惊艳,那人的面容就算是在娱乐圈也能算是名列前茅,弯弯的眉眼和挺拔的鼻梁给青年的俊脸添了些带着魅惑的阳光,无端就让人很想接近。


 


惊艳着的同时,易烊千玺似乎感觉到握着自己手的人整个僵住,一动不动。


 


青年开口说出第一句话“大家好我是沈凉”后,易烊千玺的手被猛地放开,手心的温热即刻散尽,他终于敢肯定,王俊凯确实有些不对劲,他听到一声声的呢喃从王俊凯嘴里蹦出来,而这一声声的呢喃只有两个字——沈凉。


 


Tbc.


 


 


 


 


 


 


几点想说:


写这个就是为了满足我的狗血魂,但狗血是狗血,不会渣贱,爱不爱都很决绝。(这次虐凯绝对舒爽,后期很甜,所以别再嚎为什么老是虐小💰了)


HE,后续千万别再问我,也不要劝我BE,我会疯的。


大概就几万字,不会太长,所以可能也许大概不会坑。


狗血真的比那些新奇的梗难写多了,写得我非常忐忑。更速看评论,我有八百年没见过长长多多的评论了。


 

评论

热度(2508)